分享到:

核心蛋白聚糖DECORIN在肝纤维化形成机制中的作用

肝纤维化是多种慢性肝病共有的病理改变。近年来关于肝纤维化发生、发展的机制及其治疗己从整体、细胞和分子水平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资料表明肝细胞和肝星形细胞(hepatic stellate cell,HSC)是肝纤维化发生、发展中最重要的细胞,肝细胞损伤是肝纤维化的重要启动因素,肝星形细胞激活是肝纤维化发生的中心环节。肝纤维化是肝脏以胶原为主的细胞外基质合成和降解失衡的结果。许多病因可以造成肝损伤,我国以病毒性肝炎为主要原因,当前对原发病变仍无有效根治的措施,因此减轻和阻止纤维化反应是十分重要的治疗目标。Decorin主要由成纤维细胞合成,属于分泌型、小分子、富含亮氨酸蛋白多糖(small,leucine-rich proteoglycans,SLRPs)基因扩展家族成员之一,在调节细胞粘附、迁徙、增殖及胶原纤维形成中起重要作用。研究表明decorin在防止肾小球、肺等组织纤维化中起作用,decorin cDNA最近被用作一种新的基  (本文共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核心蛋白聚糖(decorin)真核表达载体的构建及其对肝癌细胞(HepG2)作用机制的实验研究

核心蛋白聚糖(decorin,DCN)属于分泌型、小分子、富含亮氨酸多糖基因扩展家族成员之一,主要存在于结缔组织中并且是一种与胶原纤维相关的蛋白多糖,研究发现它能抑制细胞增殖和抗纤维化,具有抗肿瘤的作用。目前国内外还没有decorin基因转染到肝癌细胞HepG2中以及研究decorin抗肝癌机制的报道,本实验采用体外基因重组技术构建了真核表达载体pcDNA3.1-decorin,并且转染到肝癌细胞HepG2中,探讨其对肝癌细胞的作用机理。本研究成功构建了真核表达载体pcDNA3.1-decorin,并转染到肝癌细胞HepG2中;结果发现decorin能够抑制肝癌细胞HepG2生长,FCM方法检测细胞周期发现pcDNA3.1-dec-HepG2组G0/G1期细胞比pcDNA3.1-HepG2组G0/G1期细胞明显升高、S期细胞显著降低,细胞生长停滞在G0/G1期; Caspase-3、Caspase-8活性检测发现pcDNA3.1...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医科大学
中国医科大学

TGFβ_1诱导纤维粘连蛋白表达促进肝纤维化的研究

目的在我国慢性乙型肝炎是引起肝纤维化及肝硬化的主要原因,是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疾病,但是其引起肝纤维化的机制仍不十分清楚。本项研究通过对68例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肝脏病理及血清转化生长因子β_1(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_1,TGFβ_1)、纤维粘连蛋白(fibronectin,FN)、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anine aminotransferase,ALT)检测结果的分析来探讨其相互关系;同时采用RT-PCR、Western blotting、胶体金标记免疫电镜技术研究TGFβ_1刺激下体外培养的WB鼠肝脏上皮细胞(WB rat liver epithelial cell)FN、FNmRNA、FN的cAMP表达变化以及WB鼠肝脏上皮细胞凋亡的发生情况,阐明TGFβ_1与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肝纤维化、肝星状细胞(hepatic stellate cell,HSC)以外的肝非实质细胞FN表达及凋亡发生的关系,...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结缔组织生长因子在实验性肝纤维化中的表达及其抗体在抗肝纤维化作用中的实验研究

肝纤维化、肝硬化是威胁人类健康的重大疾病,是各种慢性肝病共有的渐进性病理改变。其主要特征表现为以胶原为主要成分的细胞外基质(extra-cellularmatrix,ECM)各成分合成增多、降解相对不足而过量沉积。轻者称为纤维化,重者使肝小叶结构改建,假小叶及结节形成,称为肝硬化。活化的肝星形细胞(hepatic stellate cell, HSC或Ito细胞)、损伤的及再生的肝细胞、Kupffer细胞、窦内皮细胞、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等在炎症因素、毒素等刺激下产生的某些免疫介质或细胞因子,以自分泌或旁分泌方式作用于靶细胞受体发挥生物学效应,构成肝纤维化的主要细胞学基础。肝纤维化的形成过程不是静止的,而是不断变化的动态过程,近年的研究还表明,肝纤维化在一定情况下是可以逆转的,对逆转因素的研究将为进一步了解肝纤维化和肝硬化的发生机制提供重要线索。肝纤维化的形成是一个多因素、多细胞参与的复杂过程,其中细胞因子网络始终是人们的研...  (本文共1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一军医大学
第一军医大学

肝内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在肝纤维化形成中的信号转导机制研究

局部组织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RAAS)广泛地存在于各组织器官之中,对组织器官纤维化的形成具有促进作用。其效应分子血管紧张素Ⅱ(Ang Ⅱ)和醛固酮(Aldo)是重要的致炎因子,可促进细胞增殖和细胞外基质(ECM)的合成。近年研究发现:肝内RAAS与肝纤维化的形成关系密切,AngⅡ可激活肝星状细胞(HSC)并促进ECM的合成。肝内RAAS成为肝纤维化研究的新靶点。核转录因子KB(NF-κB)、激活蛋白1(AP-1)和EGR-1是与炎症和组织纤维化密切相关的核转录因子。它们可被各种致炎因子激活,调控与炎症和纤维化有关的基因如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环氧合酶-2(COX-2)、α1-Ⅰ型前胶原和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BB(PDGF-BB)等的转录。目前,AngⅡ和Aldo诱导HSC激活、增殖、转化和ECM合成的信号转导机制仍未明确,有关RAAS的效应分子对HSC核转录因子通路影响的研究报告较为鲜见。本研究试图在原有的工作基...  (本文共9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医科大学
河北医科大学

抗纤1号胶囊的制备及加硒抗肝纤维化作用机理的研究

“肝纤维化”(Liver fibrosis)是诸多慢性肝病发展至肝硬化过程中所共有的病理组织学改变。无论何种原因(如病毒、乙醇、寄生虫、铜铁沉积等)均可引起的慢性肝损伤,同时启动肝纤维化的过程,其共同的病理变化是以胶原为主的ECM各成分增多或/和降解相对不足,并过多沉积在肝内引起肝纤维化,如不能在此阶段中止肝纤维化的进程,病情进一步发展就会引起肝小叶改建、假小叶形成,成为肝硬化,引起门脉高压及肝功能衰竭等严重不良后果,或由肝硬化直接演变为肝癌。由此可以看出,肝纤维化是肝硬化发病不可逾越的必经阶段,阻断肝纤维化的发生和发展对防治肝硬化具有重要意义。著名肝病学家Hans Popper指出:“谁能阻止或减缓肝纤维化的发生、发展,谁就将治愈绝大多数慢性肝病。”因此,阻断与逆转肝纤维化已被作为治疗各种慢性肝病,防治肝硬化的一个新起点。由此可见,肝纤维化的形成与发展是极其复杂的过程。因此,人们十分重视肝纤维化的治疗研究。许多西药(如前列腺素...  (本文共12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医科大学
河北医科大学

抗纤Ⅰ号方剂和硒抗实验性大鼠肝纤维化的配伍机理、免疫调节及其分子机制的研究

肝纤维化(hepatic fibrosis)是一切慢性肝病的共同病理学基础,是形成肝硬化的必经病理阶段。肝硬化是我国乃至世界疾病谱中的常见病、多发病,严重危害着人类的健康。研究发现肝纤维化有逆转的可能,若在肝纤维化时期积极治疗,其预后将大大改观。然而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尚无理想的抗肝纤维化的药物。中药治疗肝纤维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治疗肝脏疾病方面具有独到的优势。正交设计是一种高效、快速、经济的多因素试验设计方法。研究发现中药具有良好的免疫调节作用,硒与机体免疫功能密切相关。为此,本研究拟采用正交设计分析中药复方抗纤Ⅰ号方剂的配伍机理,探讨抗纤Ⅰ号方剂和硒对实验性肝纤维化大鼠免疫功能的调节作用。肝纤维化的形成与发展是极其复杂的过程,对其分子机制的研究成为当今国际研究的热点。研究表明多种细胞因子参与肝纤维化的发生。其中,转化生长因子β1(TGF-β1)是目前所知的最强大的促胶原生成因子,在肝纤维化的起始和持续发展中起关键作用,因而成为...  (本文共1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