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禽流感病毒(H5N1)基因(h5n1a)在马铃薯中的转化与表达研究——附:乙肝表面抗原(HBsAg)基因转化的对比研究

本研究首次将禽流感病毒(H_5N_1)基因h5n1a导入马铃薯获得表达,并优化了转化系统,为商品化生产转基因植物疫苗提供科学依据。1、为了优化马铃薯(Solanum tuberosum L.)以块茎为受体的再生系统。着重对诱导分化和结薯培养基作了较系统的筛选。以MS为基本培养基,调整激素配比,得到M1、M2、M3、M4等4种培养基。比较试验结果以M4(MS+2.0mg/L BA+3.0mg/L ZT+0.5mg/LNAA+0.5mg/L GA_3)诱导块茎分化的效果最佳,丛芽分化频率达89.4%,分化时间提早约20天。同时筛选了诱导结薯的较优培养方法,获得使试管薯结薯数增加近1倍的壮苗和诱导结薯培养基组合(壮苗:1/2MS+0.5mg/L BA+0.5mg/L GA_3+3%Suc;诱导结薯:MS+2.0mg/LBA+3.0mg/L ZT+10%Suc),为获得高频转化奠定了基础。2、构建了4个植物表达双元载体。p1301BG含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免疫学杂志》2017年03期
中国免疫学杂志

禽流感病毒H5N1单克隆抗体的生物学特性鉴定

1本文受“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No.2014ZX10004002)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畜禽重大疫病防控与高效安全养殖综合技术研发”重点专项(No.2016YFD0500700)资助。2陕西省人民医院中心实验室,西安710068。禽流感病毒为正黏病毒科、流感病毒属A型流感病毒,具有较强传染性,主要在禽类中传播,容易引发大面积的鸡瘟疫病,给家禽养殖业等造成极大危害。然而,上世纪末发现禽流感病毒开始能直接感染人类,并造成流行,感染者表现为结膜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多器官功能衰竭、脑膜炎,甚至死亡[1]。截至目前,感染人类的禽流感病毒已超过十多种[2],其中,自2003年2月至2016年1月,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5N1已造成了全球846人感染,449人死亡[3];而仅仅2015年国内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就高达196人,死亡92人,死亡率高达47%[4]。近年来,虽然学者们提出了细胞因子风暴、补体过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比较医学杂志》2011年12期
中国比较医学杂志

气管插管法接种H5N1病毒感染恒河猴及系统组织病毒检测

。Endotracheal Intubation Inoculation of H5N1 Virus and Detectionof Virus in Organ Tissues in the Rhesus MacaquesLV qi,DENG Wei,BAO Lin-lin,XU Li-li,LI Feng-di,CHEN Ting,ZHAN Ling-jun,QIN Chuan(Institute of Laboratory Animal Science,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Comparative Medicine Centre,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age,Key Laboratory of Human Disease Comparative Medicine,Ministry of Health,Key Laboratory of Human...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协和医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

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样颗粒构建、优化与实验免疫研究

自2003年起,高致病性H5N1亚型流感病毒感染人的事件不断发生,并且衍生出新的基因谱系,其中,2.3.2.1和2.3.4谱系流行最为广泛。高致病性H5N1病毒存在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是被大家所公认的,需要对存在流行风险的多个谱系禽流感病毒进行疫苗的研究。目前广泛应用的灭活疫苗只能针对同谱系病毒感染提供免疫保护,利用杆状病毒表达系统生产的无感染性的病毒样颗粒疫苗,因生产成本低、无生物安全风险等优势受到广泛关注,特别是因其具有诱导细胞免疫能力可能针对同型的异源病毒提供免疫保护,而可能用于变异频繁的流感病毒疫苗研究。本研究的目的是应用昆虫杆状病毒表达系统,通过表达模式筛选、佐剂效应蛋白偶联等系列优化研究,研制H5N1病毒样颗粒,并评估对异源病毒感染的免疫保护作用。首先,利用昆虫杆状病毒表达系统研制了包含H5N1 A/meerkat/Shanghai/SH-1 2012 (clade 2.3.2.1) HA、NA和M1蛋白的病毒样颗粒。...  (本文共1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科学院
中国农业科学院

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对家鸽的致病性试验研究

2002年香港水禽及部分野鸟的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流行病学调查中,从一只死亡野鸽(Columba livia)分离到H5N1禽流感病毒。作为与人类接触密切的留鸟,鸽是否能对禽流感病毒易感,是否具有传播禽流感病毒的潜在危险,一直是有争议的话题。一方面,在疫情暴发的地区很少见到鸽大批死亡或感染禽流感病毒的报道。另一方面,我国目前尚缺少有关鸽对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致病性的系统研究以及城市鸽禽流感病毒感染的完整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本试验利用禽流感国家参考实验室2002年至2004年间从我国不同地区的鸡、鸭和鸽等不同宿主禽类分离的10株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感染4周龄家鸽,就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对家鸽的致病性进行了系统研究。以10~6EID_(50)的禽流感病毒鼻腔感染鸽后,于第3、5、7、10、14天,分别采集存活鸽喉头拭子、泄殖腔拭子,同时剖杀感染鸽各2只,采集各脏器组织并进行病毒滴定和组织病理学分析。于第7、14、21天采集...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2013年01期
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

H5N1重组禽流感病毒样颗粒免疫原性研究

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virus,HPAIV)于1959年首次发现于禽鸟类。1997年,香港报道了人类首次感染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病例,证实其能够直接从禽鸟类感染人类并导致死亡[1]。截至2012年10月,WHO报道禽流感确诊病例608例,死亡359例,病死率高达60%[2]。目前还无法预测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基因突变或各种亚型的重配,致使其跨越宿主种属屏障从禽类直接传播给人而引起严重感染甚至死亡的大流行,人禽流感已成为全球公共卫生问题[3]。H5N1人禽流感疫苗的研制已成为当务之急[4]。实验中以昆虫杆状病毒表达载体表达的H5N1禽流感HA、NA及M1三种蛋白组装的病毒样颗粒和H5N1禽流感全病毒灭活疫苗以及H5N1禽流感裂解疫苗进行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评估,同时对上述三种免疫原的免疫效果进行比较,为今后研制安全、有效的H5N1人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