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野生大豆与栽培大豆AFLP指纹分析及生态群体遗传关系研究

本研究在探索适用于大豆AFLP指纹图谱分析技术体系的基础上,以来自全国生态区的代表性野生大豆与栽培大豆种质为材料,建立我国大豆代表性种质的指纹图谱,研究其应用于大豆材料归类及种间分化的可行性;结合细胞质RFLP标记研究我国野生与栽培大豆生态群体的遗传多样性及遗传分化,推论群体间遗传进化的途径,并对不同进化类型群体形态农艺特征进行鉴定,为促进野生种质向栽培大豆遗传渗透与大豆种质创新提供依据。1.大豆AFLP指纹图谱快速鉴定体系的建立在McDonald等(1994)种子提取DNA的基础上,对大豆种子提取DNA的技术进行了改进,证实了银染法相对于同位素检测方法的效果,比较和筛选了适宜于大豆AFLP分析的酶切和引物组合,从而形成适用于大豆指纹图谱快速鉴定的AFLP银染操作程序。在得到稳定清晰、分辨率较高的指纹图谱的前提下,使从大豆种子到AFLP指纹图谱鉴定结果的整个过程只需2-3天,提高了分析的效率。2.AFLP银染技术用于建立大豆指纹  (本文共1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农业科学》2017年01期
辽宁农业科学

辽宁省部分地区野生大豆资源考察与收集

大豆起源于中国,做为栽培大豆近缘野生种的一年生野生大豆属于豆科、蝶形花亚科、大豆属、黄豆亚属[1]。野生大豆和栽培大豆具有相同的基因组,种间遗传距离较近且无种间隔离,因此可通过相互杂交产生杂种后代。野生大豆作为重要基因来源可提高大豆的蛋白质含量,改善大豆的品质、抗病性以及抗逆性,同时也是研究栽培大豆的起源、进化及分类的珍贵资源。我国对野生大豆的利用与研究起步比较早,早在20世纪40年代我国学者丁振麟就通过野生大豆和栽培大豆的杂交后代对其农艺性状的遗传规律进行了研究。王金陵等从演化角度对野生大豆和栽培大豆的农艺性状进行比较研究[2]。随着野生大豆资源研究日益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野生大豆研究中[3,4]。然而,野生大豆在世界范围内的分布范围较为狭窄,仅分布于东亚非干旱的温带地区,其中包括中国、朝鲜半岛、日本、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以及库页岛、千岛等。野生大豆在我国的分布范围比较广泛,种类也较为丰富,除新疆、西藏外均由密集分布。很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科技导报》2017年08期
中国农业科技导报

盐胁迫下不同抗性野生大豆(Glycine soja)生理生化性状比较分析

逆境胁迫严重影响作物的生长发育和产量。近年来耕地土壤盐碱化日益加重[1],影响着全球近20%的水浇农业用地[2]。在中国,分布于16个省的近1亿hm2的土地盐碱化也在不断加重[3]。植物耐盐种质资源的筛选及耐盐机理的研究对于解决盐胁迫造成作物减产的难题非常重要。栽培大豆是世界植物蛋白与油料的主要来源之一,然而人类为了提高产量不断加强驯化与选择,使栽培豆丢失了大量的遗传多样性。遗传多样性的减少很可能会造成一些与环境适应性相关的重要基因的丢失[4]。一年生野生大豆(Glycinesoja Sieb.&Zucc.)是栽培大豆亲缘关系最近的祖先,由于其地理分布区域广泛(24°~53°N,97°~143°E),适应多种生态环境条件,且野生大豆表现出很高的等位基因多样性,因此可能会成为适应特定环境条件的基因资源库[5,6]。盐碱胁迫对植物体的主要伤害是离子毒害和渗透胁迫。盐碱胁迫影响植物体对离子选择吸收的同时,还扰乱了植物体内的离子平衡,导...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04期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野生大豆对中国大豆育成品种遗传贡献的分子印证

中国是大豆的起源地,除新疆、青海、海南外均有野生大豆.如此广泛的地理分布和巨大的环境差异,生长出适应不同生态条件的野生大豆类型.我国现收集保存了6 672份野生大豆资源,占世界总数的90%以上,其中蕴藏着高蛋白[1,2]、高亚油酸[2,3]、高亚麻酸和低植酸[4]、胰蛋白酶抑制剂缺失基因或无脂氧酶[5]、抗逆性强、多花多荚、丰产性好[6,7]等一大批特有的优异基因型[8-12].我国利用野生大豆培育出200余份各具特性的新种质,其中审定品种达20余个[13-17].杨光宇等[14]利用野生大豆小粒、高蛋白质、抗逆性强等特性育出高蛋白、耐干旱大豆品种吉育59号,高产品种吉林66号和出口专用小粒黄豆系列品种吉林小粒1-8号(吉林小粒1号1995年获国家发明四等奖).姚振纯等[15]选育出蛋白质含量48%以上的龙品8807(被评为“九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重大科技成果一级优异种质、2002年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及审定熟期最早的特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少儿科学周刊(少年版)》2014年09期
少儿科学周刊(少年版)

野生大豆的进化

~~野生大豆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北植物学报》2012年05期
西北植物学报

野生大豆耐盐性研究进展

土壤盐渍化是世界性的资源和生态问题[1-2],据报道,全球大约有10×108 hm2的土地正遭受盐渍化侵害,盐渍土占陆地总面积的7%[3],广泛分布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约有盐渍化土壤3.69×107 hm2.随着盐渍化和次生盐渍化的不断加重[4],盐胁迫已成为限制作物生产和农业发展的主要障碍因子之一[5-7].因此,提高作物的耐盐性,合理改良和利用盐渍土壤,已成为保证中国粮食安全和未来农业发展的重要研究任务[8-9].栽培大豆(Glycine max)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油料作物和植物蛋白源[10],属于中度耐盐植物.盐渍化条件下,大豆的正常生理生化活动及生长发育进程受到抑制,最终产量和品质受到影响[11-12].通过分析全国各地区栽培大豆品种的系谱发现,其遗传背景都不同程度地来自少数几个种质.狭窄的遗传基础[13],导致局限于栽培大豆品种范围内的育种工作难以取得更大的突破,这也是制约栽培大豆育种研究及农业生产的关键.野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