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VEGF在乳腺癌中表达及抗VEGF治疗乳腺癌动物模型的研究

目的:目前研究认为血管生成是实体肿瘤生长的基本过程,在人类许多类型的肿瘤包括乳腺癌,肿瘤微血管密度(microvesseldensity,MVD)显示出是一独立的预后因素。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是一强烈的促内皮细胞分裂原,其表达量的增加与不良的预后相一致。本研究利用免疫组化及分子生物学方法对乳腺癌患者中VEGF的表达进行检测,与临床病理特征、MVD及骨髓微小转移(bone marrowmicrometastases)结果进行比较,观察VEGF的表达在乳腺癌疾病中的意义。并制备抗VEGF及受体KDR单克隆,对种植于裸鼠上人乳腺癌MCF-7肿瘤生长抑制的作用。材料和方法:1、对1998年4月至1999年11月30例乳腺癌患者石蜡块采用SABC法对VEGF表达进行检测,同时对患者的骨髓通过以EMA和KT单抗进行检测其骨髓微小转移,对VEGF表达与病理特征、MV  (本文共1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乳腺癌血管、淋巴管生成与转移预后的研究

远处转移是影响乳腺癌患者疗效和预后,导致死亡的主要因素。血道转移与淋巴道播散是乳腺癌最重要的两条转移途径,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VEGF)是最强的血管内皮细胞丝裂原,在乳腺癌的血管生成(angiogenesis)和远处转移等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新近发现的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家族新成员VEGF-C是特异性的淋巴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其受体为flt-4(VEGFR-3),与肿瘤的淋巴道转移和预后密切相关,有研究表明,乳腺癌存在新生淋巴管(lymphangiogenesis)现象。此外,有报道乳腺癌组织中可表达一些具有生长因子活性与趋化活性小分子多肽,即趋化因子(chemokine)家族成员,其具有调节血管形成、促进肿瘤细胞的定向运动与转移等功能。炎性乳腺癌(inflammatory breast cancer, IBC)临床进展迅速,短期内出现远处转移,其组织病理学特征为广泛的淋巴道播散-真皮淋巴管内瘤栓浸润导致乳腺皮肤红肿等"炎性...  (本文共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医科大学
南京医科大学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家族及其受体在乳腺癌中的表达、意义及以此为靶点的抗血管生成治疗

1.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家族及其受体mRNA在乳腺癌组织中的表达及意义目的 研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cell growth factor, VEGF)家族及其受体mRNA在乳腺癌组织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方法 采用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everse transcription-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RT-PCR)技术对2000.11~2001.8在本院手术的47例乳腺癌标本和11例乳腺良性病变标本中VEGF-A、VEGF-B、VEGF-C、VEGF-D及其受体FLT-1、FLK-1、FLT-4、神经纤维因子(neuropilin, NP)-1、NP-2、可溶性FLT-1(soluble FLT-1, sFLT-1)mRNA的表达进行检测,并分析其与乳腺癌临床病理因素的相关性。结果 在良恶性乳腺组织中均检测到VEGF-A 121、165mRNA的表达,两者...  (本文共10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护理学报》2017年23期
护理学报

乳腺癌患者不同时期心理干预研究进展

乳腺癌是全世界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2012年癌症统计报告显示,全世界每年有超过167万女性罹患乳腺癌,其中52.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1]。在我国每年有近20万女性被诊断为乳腺癌[2],近10年中国乳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在全球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但呈上升趋势[3-4]。经过手术、放化疗等各种有创治疗后,乳腺癌患者会产生诸多心理问题,使预后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乳腺癌患者初诊及患病早期,患者常感到震惊、恐惧[5],多数患者高度紧张不安,甚至绝望。诊断明确后,常出现抑郁、焦虑、偏执、敌对、愤怒、失去理智等心理及行为改变,社会适应能力下降[6]。患者对疾病有较多不确定感,常怀疑诊断真实性[5],容易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7]。手术后及放、化疗期间,患者可形成矛盾和无助的心理。患者越年轻,乳房切除后越易产生情绪不稳、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等心理问题[8]。此外,患者常产生自卑抑郁、紧张焦虑、对生活失去信心等心理困扰,同时担心疾病复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18年01期
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

乳腺癌多基因检测的再思考:机遇与挑战

随着精准医学概念的提出与沉淀,特别是随着美国癌症联合委员会(American Joint Committee onCancer,AJCC)第8版乳腺癌分期[1]中增加对多基因检测的推荐,乳腺癌多基因检测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Clinical Oncology,ASCO)也分别在2007年和2017年先后批准Oncotype DX(21基因)[2]和MammaPrint(70基因)用于指导早期浸润性乳腺癌辅助治疗决策[3]。因此,本研究基于循证医学证据,重新审视乳腺癌多基因检测的临床价值与发展方向。1乳腺癌多基因检测的目的与必要性精准医疗反映在临床实践,就是在精准的预后评价基础上制定合适的治疗方案。目前临床实践中乳腺癌的预后评价仍然很大程度依赖于临床病理因素,其中面临3个难题:(1)当前以生物学特征为核心的评价手段可满足对绝大多数乳腺癌预后判断的要求,但对部分中间地带患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学超声杂志(电子版)》2017年11期
中华医学超声杂志(电子版)

自动乳腺超声成像系统在乳腺癌筛查和诊断中的应用进展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1]。在我国乳腺癌发病率占女性恶性肿瘤发生率的首位,并呈逐年上升趋势。文献报道,乳腺癌的发病率从1978年30/10万上升到2011年的38/10万,增长速度为全球的两倍以上[2];乳腺癌的死亡率居我国恶性肿瘤的第五位,死亡率占全球乳腺癌死亡率的9.6%[3]。乳腺癌的早期诊断是提高生存率降低病死率的关键,影像学检查对早发现早诊断具有重要意义,在临床治疗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4]。乳腺X线检查是目前公认的筛查和诊断乳腺癌的方法,乳腺X线筛查能使乳腺癌的死亡率降低45%[5]。但对于致密型腺体,乳腺X线的敏感度显著降低[6],研究显示乳腺X线检出乳腺癌的敏感度约85%,而对于极度致密型腺体中检出乳腺癌的敏感度降至47.8%~64.4%[7]。此外,乳腺X线具有放射性,不适合哺乳期及40岁以下女性的检查,且检查时会挤压乳房,造成一些女性在检查过程中疼痛不适。超声检查无辐射,不需挤压乳房,不受致密型腺体...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