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侠风与文学

唐代侠风炽盛,初、盛、中、晚绵绵不绝,成为继战国、两汉、魏晋南北朝以来的又一次任侠高潮。同时,唐代出现了的文人任侠风气和文人之侠以及咏侠诗和豪侠小说,成为唐代文学思想内容和美学风格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可见,唐代的任侠风气,显示了与文人、文学的密切关系。但在唐代文学研究中,“唐代侠风与文学”还是一个鲜有人涉足的领域。因此,“唐代侠风与文学”注意在中国侠的历史文化变迁和中国侠文学承传发展的座标中,立足于唐代侠风和侠的文献记载,立足于唐代文学中丰富多彩的任侠内容和任侠精神,通过对唐代侠风和侠的历时性的宏观观照和共时性的类型分析,以期揭示唐代侠风和侠的时代特征和精神内涵,揭示侠义传统和侠文化在唐代的流传与新变,为进一步揭示唐代侠风与文学的关系、揭示唐代文学中某种特质的形成建立一个较为科学的层面。同时,“唐人侠风与文学”也力图通过唐代任侠风气对文人的人格理想、生活理想、审美理想的影响和对唐代咏侠诗、豪侠小说的探讨,进一步揭示唐代文人独特的  (本文共3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9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将唐代文学研究推向深入的创新力作——评卢燕新《唐人编选诗文总集研究》

唐代文学研究一直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热门领域,学术名家众多,优秀的学术成果也多。也正因为这样,唐代文学研究的“难度”也显得越来越大,想找到一个理想的选题、开拓一片新的疆土,确实很不容易。所以,当卢燕新先生《唐人编选诗文总集研究》一书出现在笔者面前时,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个题目选的太好了。从唐人编选的诗文总集入手,分析其篇目、体例、诗评、文化背景、文献传播等,进而归纳唐人的选评标准及文学观念,这无疑是一个非常独特而又可行的研究视角。《唐人编选诗文总集研究》一书给人印象较深的有三个方面。一是对于传统学术观念的突破。如“总集”一词,过去给人的直观印象应该是收集了很多作家的很多文学作品的集子,然而却鲜有学者对这个词进行过深入的辨析,也没有真正认识到对其进行辨析的意义和价值。在这本书里,卢燕新先生紧紧抓住“总集是和别集相对而言”这个关键,通过对唐人唱和送别结集中部分集子“收录诗歌不过二三首”这一现象的考察,得出“凡是收录诗文作者在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1期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干谒之风与唐代文学的新变

干谒行为由来已久。早在先秦时期,它就伴随着“士”的兴起及其活跃的政治活动而出现了。历史迈入7世纪后,干谒风气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炽热程度。高适《行路难》中“有才不肯学干谒,何用年年空读书”的慨叹,足以说明干谒之事已成为唐人改变前途命运和实现个人价值的必由之路。唐代社会的干谒活动,主要以文人为主体,以文学创作为基本手段,这就决定了唐人干谒活动必然会与文学发展的诸多方面,发生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唐代文学有它不同于前代文学的时代特点,也有它自身发展过程中的新变内容,这些新变现象与干谒活动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既体现为干谒活动对某类文学创作和文学现象的刺激与推动,也表现为干谒风气与文学发展之间的相互渗透和影响。一唐代文人对待人生普遍持有一种积极进取的态度,这与前代文人相比是相当明显的变化。这种心态既有对两汉和建安文人精神的继承和升华,也有相当程度上的扬弃。与两汉文人比较,唐人积极进取的精神中,少了许多润色鸿业的宫廷御用色彩,而更多地表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吉林教育》2011年27期
吉林教育

唐代文学的感情世界

亲情与爱情可谓是文学创作中的一个主旋律,在唐代文学中自然是不可缺少的。唐朝诗人用诗歌来表达他们丰富的感情世界,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家人朋友之间的感情,唐人表达得很充分,杜甫尤其擅长。李白也很重亲情,但他表达得不太细腻。杜甫则不同,他更多的写经历世事沧桑的人生感悟。他的《春望》很有名,其中两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乱世中亲人的任何一点消息都很珍贵。另外一篇就是《羌村》,是和家人经乱分别两年后,重新见到时的记录。他写得极其亲切而沉痛:“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柴门鸟雀噪,归客千里至。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世乱遭飘荡,生还偶然遂。邻人满墙头,感叹亦欷。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亲人见面后的感情有几个层次的变化,首先是怪,居然还活着,然后是惊,是分别的惊心和悬挂,见面的意外和惊喜,然后泪如泉涌,欲罢不能。感情起伏后归于平静,到深夜夫妇秉烛流泪,互说相思之情。这里表达的感情非常丰富。《赠卫八处士》写朋友之情,写于“三吏三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唐代的文学传播研究

本文从传播学角度来探讨唐代的文学创作与交流活动,结合考古学、史料学、历史学、版本学等学科,运用社会学方法、文化学方法来研究唐代文学,试图对唐代文学的繁荣及其传播活动、规律等作新的探索性研究。尽管传播学的兴起时间不长,但如果以传播学的角度来分析早在千余年前唐王朝的文学传播情况,就会发现在当时多彩的文学创作与交流活动之中,已经蕴藏着传播学的基本理论。唐代文学在开放的唐文化视野中,既体现出一种集体主义文化,又体现出一种高语境文化。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唐代的文学传播活动极为活跃、隆盛,可谓盛况空前。在传播类型方面有群体传播、人际传播,也有人内传播,以及非现代意义的大众传播,体现出完整的传播过程。唐代的文学传播主体以文人士子为主,上自帝王,下至百姓,无不积极投入诗歌的创作与传播之中。他们具有极强的传播观念,充分认识到意见领袖的作用。或为官八方,或平民布衣,无论何种身份,他们都以各自的方式、途径来传扬自己的才华。正是有了唐代文人积极地举荐人...  (本文共2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唐代山东士族与文学

过去研究者大多注重六朝士族研究,对唐代士族研究较为薄弱。本文以唐代山东士族为研究对象,研究他们的家族特点、思想、婚姻,并着重探讨他们与唐代文学的关系。唐代山东士族文学家众多,文学创作极富特色,对唐代文学发展有重要影响。论文第一章概述我国士族的形成以及中古山东士族的发展简史,辨析郡望与籍贯的概念、唐代山东士族和唐代山东的概念。第二章研究唐代山东士族的家族特点,辨析唐代山东士族与关中士族的异同,提出唐代山东士族是文化士族的意义,认为陇西李氏属于山东士族而不是关中士族,分析“牛李党争”中“用兵”和“销兵”之争的深刻内涵。第三章着重探讨山东士族在初盛唐的窘况以及他们在中唐的复兴,并分析其复兴与衰落的原因,考察唐代四次官方谱牒的修撰,指出《元和姓纂》的修撰与山东士族的复兴有关。第四章探讨山东士族的复兴与科举制的关系,认为唐代山东士族在失去政治、经济特权后借助科举全面复兴,其复兴原因与他们掌握了知贡举权有关,与私学的兴起有关。第五章研究唐代...  (本文共2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