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育的智慧性格

本文旨在探讨“知识与智慧”这对概念和范畴的基础上,向读者传达笔者的一种教育信念:即“教育是通过知识引导人的智慧成长的艺术”。在笔者的心目中,教育的真谛在于“将知识转化为智慧,使文明积淀成人格”。教育不仅拥有知识的外部特征,它更加具有智慧的内在性格。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决不是那种仅仅占有了许多书本知识的人,而是能够“转识成智”(即能够将知识转化为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应该具备四种基本品质:一、他是聪明的;二、他是明智的;三、他是自由的;四、他是向善的,即他是追求真善美的和谐统一的。在笔者看来,将教育建立在“单一”、“片面”、“狭窄”、“机械”、“僵化”、“唯客观”、“非生命”、“去主体”等知识教育观念及其实践的基础之上,使受教育者困陷于知识的藩篱,或淹没于知识的洪流,而不能走向作为智慧主体的自由自觉,即现代知识教育不能转化为人的智慧发展的实际命运,不能有效地引导人的智慧生命的主动、活泼、健康地成长,是现代教育理论和实践中长期存在着  (本文共1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大学教学的哲学思考

1809年洪堡创立柏林大学,标志着大学走出象牙塔,开始从社会边缘逐渐演化成为一种社会轴心机构。大学不再是世外桃源,开始关注、参与整个社会的发展变化。大学的社会化过程使得大学不可避免地变得世俗化,大学教学作为承载大学精神的形式和途径,在社会化、世俗化的过程中开始慢慢“变质”。基于大学教学越来越多地受到功利主义和世俗主义的影响,逐渐偏离了大学教学的轨道,本研究就大学教学现状展开了问卷调查和访谈,揭示出当前我国大学教学存在的主要问题和面临的挑战。文章从“大学教学对象、大学教学内容、大学教学方式、大学教学宗旨及大学教学评价”五个维度,对“大学教学与人、大学教学与知识、大学教学与理性、大学教学与自由、大学教学与公正”五个方面进行了哲学的审视,以期将哲学思考的触角伸向大学教学的底部,剥离大学教学浮华的外表,探寻大学教学的真谛。全文共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思考大学教学与人的关系。大学教学要以完整的人作为教学对象,以培养完整的人作为大学教学的...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教育理论与实践》2003年19期
教育理论与实践

论教育的知识性格和智慧性格

讨论教育的性格问题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它关涉到教育的本性、意蕴和命运等这样一些本体性话题。长期以来,在我国教育理论和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那种片面、僵化、惟客观的知识性格,这种性格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教育的品质和命运,尤其是影响了人的发展的品质和命运。当代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使命之一,便是用教育的智慧性格去引导、改造教育的知识性格,促使教育和人的发展的品质与命运在通过知识走向智慧的道路上获得重建。一、知识和智慧知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概念。因为它既可以是事实判断,也可以是价值判断;既可以是逻辑判断,也可以是历史判断;既可以是客观判断,也可以是主观判断。事实上,“什么是知识”与“知识是什么”总是缠绕在一起的。知识同人的认识密切相联,人们对知识的不同认识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知识观。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卷》中:“所谓知识,就它反映的内容而言,是客观世界在人们头脑中的主观印象。就它反映的活动形式而言,有时表现为主体对事物的感性知觉或表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在权力与权利之间

没有自知之明的教育,去干了不该干的、干不来的事,承担了不该承担的责任;我们缺乏的是关于教育自身的知识。要使教育明白“我是谁”、“我应该干些什么”、“我能够干些什么”的最佳途径就是研究教育的性格,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性格决定命运。教育最重要的两种性格是权力性格与权利性格。论文从教育的定义,即作为“有意影响”的教育;从教育的基本载体,即知识;从教育的社会功效,即秩序维护;从教育系统内部的具体实践,即纪律/惩罚、检查/评价等角度分析了教育实践活动中的权力现象与权力事实,指出了教育本身是具有权力性的,教育中的诸种关系所表现的即是一种权力关系。另一方面,论文从教育的起点及其追求,即基于三种基本的应有权利(生命权、财产权与自由权)的人的教育;从个体受教育权,即通过教育而实现自觉的权利救济;从教师教育权,即通过教师专业自主而实现教育改革之自由;从基于教育相对独立性之上的教育系统自主;从作为社会公共政策的教育,即教育本身是实现社会分化与社会整合...  (本文共2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大学教育智慧

我们生活在一个问题不断的时代,如暴力、冲突、贫困、环境恶化、物种灭绝、自我中心等。人类的历史越来越成为知识与问题之间的竞赛。于是,人们普遍认为读大学的目的是要获得知识。但知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知识社会也不是我们的终点,知识社会必将向智慧社会演变,而高等教育是推动这个转变的主要力量。在这演变过程中,这对大学教育而言,将意味着什么呢?什么是最好的回应呢?为此,就需要更清醒地面对自己和认识自己,寻找一个支点来追寻生命意义更高的境界,即大学自身对自身的觉悟。这个“支点”就是智慧。大学教育最重要的任务是用一种严格而有效的方式帮助人类学习和了解如何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因此,大学教育需要整个进行变革,其最高目标是发展和引领人类的智慧。这是大学教育的存在价值与超越性需要,也即大学教育的自我实现。面对信息化、知识化、全球化、多样化、市场化等机遇与挑战,在超凡目标与服务不完美现实世界的压力之间,在自身力量与外界的限制之间,现代大学又如何在秉承厚...  (本文共2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大学的哲学性格与哲学自觉

在大学的危机、哲学的无力和人的平庸的现实总体态势中,我们需要正本清源、追根究底,重新思考何谓大学之道、哲学之途的问题,这就成为了大学发展中必须面对的紧迫的现实课题。从历史的渊源来看,哲学与大学是血脉相融、紧密相连的。把教育与哲学结合起来进行思考是一种科学的学术态度,在古希腊时期,哲学与大学本就是相生共融的,希腊大学进行的也主要是一种哲学教育。大学的哲学追求形成了大学的哲学性格,大学的哲学自觉是大学哲学性格的根本来源。大学自始至终都具有哲学性格,大学的哲学性格具有必然性,在初始状态下,大学的哲学性格是实然存在的。大学的哲学性格及其所倡导的大学的哲学生活与现实中的世俗生活形成了内在的紧张,其后随着知识的日益分化和哲学的专业化,哲学与大学逐渐由相生共融走向相望共用,大学的哲学性格越来越成为一种应然存在,大学有时候有意无意地丢弃了其哲学性格。大学与哲学的分离对二者都是一种伤害。洪堡的柏林大学、赫钦斯的芝加哥大学、蔡元培的北京大学都是具有...  (本文共2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