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K因子及核效应

为了深入探讨高能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和EMC效应的物理机制,我们计算考察量子色动力学(QCD)对Drell-Yan过程α级修正效应,确定了相关K因子的一种比较精确的算法。通过选取不同入射核子的平均动量分数x_1值,在高能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考虑湮没项和康普顿散射项的基础上,利用微扰QCD及双重Q~2重标度模型、推广的x重标度模型,分析了核—核碰撞下K因子的常数性问题。我们发现,对于来自束缚核子的夸克(反夸克)或胶子所携带不同的x1_值,K因子随参与湮没成γ~*的部分子所携带束缚核子平均动量分数x_2的变化很不相同,K因子不能近似取为常数。Fermi实验室的E772合作组证实Drell-Yan横截面上两个不同靶核显示出核遮蔽效应,在靶核深度非弹性散射EMC效应的测量中,在标度无关性的区域也观察到了核遮蔽效应。为此,我们在高能粒子与核、核与核碰撞Drell-Yan过程引入遮蔽因子H_a进行Drell-Yan过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核Drell-Yan过程中部分子的能量损失

高能碰撞过程中的部分子的能量损失效应日益引起核物理学家和粒子物理学家的广泛关注。关于喷射淬火的大量实验数据清楚地反映了在原子核-原子核的高能碰撞过程中部分子穿越高温高密的核物质时的能量损失效应。然而,对于对高温高密核物质中部分子能量损失效应的理解需要深刻地洞悉部分子在冷核物质中的传播过程。高能质子束与原子核碰撞的Drell-Yan过程为研究入射部分子的能量损失效应提供了理想的环境。本文利用HKM01、NDS04和HKN07三套不同束缚核子的部分子分布函数,并考虑入射部分子的能量损失,分别计算了领头阶和次领头阶近似下的质子-原子核碰撞核Drell-Yan反应的微分截面比,将计算结果与美国费米试验室E866和E772组实验数据比较,发现抽取出的夸克能量损失值依赖于束缚核子的部分子分部函数,得到胶子和夸克能量损失的比值偏离于QCD理论的预期结果,从领头阶核Drell-Yan过程得到的单位长度上夸克的能量损失值比从次领头阶核Drell-...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自然杂志》1997年03期
自然杂志

混合重标度模型中的核Drell-Yan过程

我们曾经建议的一个混合重标度模型,能够较好地解释EMC效应的主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冷核中部分子能量损失对Drell-Yan过程的影响

在相对论重离子碰撞中,人们预言在高温高密的极端条件下会产生夸克胶子等离子体(QGP)。但是即使没有末态QGP的影响,由于初态参加碰撞的是核而不是核子,因此核核碰撞的结果也不是核子核子碰撞的简单叠加。我们需要考虑初态冷核效应,Drell-Yan过程是研究初态冷核效应的理想工具。部分子能量损失是冷核效应的一个重要方面,会对大横动量的双轻子产额造成压低。Drell-Yan过程末态产生的双轻子只与核介质中的带电粒子发生电磁相互作用,双轻子的平均自由程远大于碰撞形成的核介质尺寸,因此Drell-Yan过程产生的双轻子基本不会受末态作用的影响,能够提供一个相对干净的信号反映初态冷核效应。这篇论文讨论了核遮蔽效应,特别是初态部分子能量损失效应对Drell-Yan过程的影响。本文在微扰QCD框架下,计算了强子强子碰撞中,Drell-Yan过程领头阶(LO)双轻子的三重微分散射截面d3σ/dM dydpr。利用CTEQ6L参数化自由核子的部分子分...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高能物理与核物理》1970年90期
高能物理与核物理

统一描述EMC效应,核Drell-Yan过程和J/ψ光生过程的一个简单模型

通过引入一个用来描述核遮蔽与反遮蔽效应的海夸克和胶子的重组因子,结合x重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中的核束缚能效应和非微扰效应

高能强子碰撞产生轻子对的Drell-Yan过程研究,对于探寻强子内夸克分布,检验解释EMC效应唯象模型的正确性有着重要意义。近年来,许多人从计算核子的部分子分布函数和微扰量子色动力学(QCD)入手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在计算时还要考虑各种核效应,尤其在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核效应对反应截面的影响不容忽视。在这些核效应中,人们考虑了核遮蔽效应和核子的费米运动效应,而核束缚能由于和碰撞能量相比很小,被很多学者作为一个小量忽略。我们从能量角度入手,考虑了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的核束缚能效应。利用核束缚能经验公式对虚光子四动量的平方项进行修正,分别计算了在不同能量下C-C,Ca-Ca, Fe-Fe, Sn-Sn核碰撞反应截面中湮没项和康普顿散射项及K因子的影响。结果发现:在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特别是在低能的情况下,核束缚能对小x区域的影响不容忽视,而在大x区域束缚能的影响很微弱可以忽略。由于QCD...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