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克里斯特瓦的诗学研究

朱丽娅·克里斯特瓦(Julia Kristeva)是当代法国著名的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她自1960年代成为法国符号学研究的领先人物以来,在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精神分析、解构主义等领域均有建树,并以其独创性思想而享誉欧美。本文以当代法国/西方多元文化思潮为背景,从系统、整合研究的角度出发,在大量阅读第一手外文资料的基础上,采用文本的细读法、微观分析法以及跨文化研究的方法,对克里斯特瓦的诗学思想、多元理论与批评立场等方面进行比较全面和详实的论述。本文分为七章:第一章概述了克里斯特瓦的学术背景、主要著作和诗学思想。第二章比较深入地论析了她的符号学—解析符号学理论。第三章着重论述了她的文本理论和互文性思想。第四章对她的女性主义诗学进行了较深入的阐述,指出其女性主义诗学的独到之处在于与“象征秩序”相对的“记号话语”。第五章充分论证了她在精神分析领域的独创性思想,指出她对自恋、卑贱等主题以及对潜意识中分裂的主体作了全新的阐释,修正了弗洛伊  (本文共1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外语教学》2017年02期
山东外语教学

重塑南方女性:论吉尔克里斯特对福克纳的改写

2.山东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青岛266590)1.0引言埃伦·吉尔克里斯特(Ellen Gilchrist,1935-)是继“奥康纳和韦尔蒂之后出现的又一位杰出的美国南方女作家”(金莉、王炎,2015:145),她的作品“文笔既幽默生动,又暗含讽刺”(虞建华,2015:559)。小说首作《天使报喜》(The Annunciation,1983)讲述了一个充满女性主义色彩的故事:阿曼达与表哥早恋,14岁生下私生女,但是家人的宽容谅解依然无法抚慰她身心的创伤;多年平庸的婚姻生活过后,她重燃奋斗的激情,选择离家去追求事业与爱情。小说在阿曼达分娩、情人遭遇车祸的场景中结束。这部小说取材于二战之后的美国南方社会,在故事题材、叙事手法以及人物塑造上都受到同样来自密西西比州的著名作家威廉·福克纳(WilliamFaulkner,1897-1962)的深刻影响。Bauer(1999:101)认为该作与《喧哗与骚动》(The Soundand...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5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克里斯特瓦的“文本间性”理论及其生成语境

在当代文论史上,茱莉亚·克里斯特瓦这一大名是与“文本间性”(一译“互文性”)这一理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如“文学性”当年之于罗曼·雅各布森,“文本间性”更是克里斯特瓦文本理论的一个核心。要深入理解克里斯特瓦文本理论的核心蕴涵,就要去了解“文本间性”这一概念的产生背景,或者说,去追溯这一命题的生成语境,就要将“文本间性”学说置于克里斯特瓦全部文本思想的孕生过程中,置于其“文本科学”的建构过程中。检阅茱莉亚·克里斯特瓦已经面世的著作,我们发现:这位法国学者相对集中地谈论“文本”的文字主要见之于她的两部著作:其一,由11篇论文构成的《符号学:符义分析研究》,这是克里斯特瓦这位“异邦女子”以“新符号学家”身份在巴黎学术界亮相的“处女作”;其二,她的博士学位论文《小说文本》。具体说来,克里斯特瓦论“文本科学”的主要文章至少有:1967年发表的《巴赫金:词语、对话与小说》①,1968年发表的《文本的结构化问题》②,1969年发表的《文本与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2012年01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文本与主体革命——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

文本理论是在20世纪西方文学理论发展、变化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在这一发展历史中,朱莉娅·克里斯特娃①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如罗兰·巴尔特所言,克里斯特娃确立了文本概念的定义。②克里斯特娃吸取了20世纪以来俄国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结构主义等“内部研究”的理论思路,将社会历史维度和主体要素重新植入作品的语言“编织”层面,确立了独立的文本概念。更重要的是,克里斯特娃综合了马克思的批判理论和精神分析理论,在文本理论之中楔入了一种具有革命性的主体维度。如其所说:“文本是一种可与政治革命相比的实践:文本发生在主体之内,革命发生在社会之中。”③一、从“产品”到“生产”克里斯特娃从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思路中得到启发,试图将符号学发展成为一种具有更彻底的批判性的理论研究模式来研究当时出现的“诗性语言”现象。这一研究模式,将文学研究的重心从文学“产品”转移到文本“生产”,即从作品的语言“肌质”(texture)层面转移到主体的意识活动轨迹。...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航海》1992年04期
航海

克里斯特贝尔德——世界螃蟹之都

美国著名的切萨皮克湾风平浪静,岛屿密布。在海湾的南端座落着一个被誉为世界螃蟹之都的克里斯特贝尔德的小镇。这里的秋季,天高气爽,凉风习习,花香醉人。辽阔的海面上一艘艘乳白色的机动渔船成群结队,蜿蜒成序。欢快的海鸥在贴近海面的低空盘旋…… 克里斯特贝尔德小镇已有三百年的历史。原来这里只不过是个小渔村。17世纪开通的铁路扩大了这里渔业产品的运输和销售,使得这个地方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闻名遐迩并获得全世界海鲜产品首都的美称。由于这里主要是出产螃蟹,所以人们便称之为全世界的螃蟹之都。 这个小镇年产螃蟹422万斤,渔船数不胜数,而且这些世代相传的捕蟹人已经形成了与螃蟹、与渔船、与大海息息相关的生活形态和文化特征。这里有许多独特的民间活动。比如,每年八、九月份,这里都要举行几次钓鱼比赛,奖金总额达一万五千美元之多。每逢盛会,各地的垂钓好手云集海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航海》1992年04期
《哲学译丛》1992年01期
哲学译丛

符号学和文字学——法国哲学家德里达与J.克里斯特娃的会谈

克里斯特娃:今日符号学是以符号和它的相关物即“交流”和“结构”为模型构成的。那么,什么是这些模型的语词中心的(fogocentri。,或译词义向心的,逻各斯中心的)和人种中心的(e thnocentric)界限呢?它们怎样才不能充当试图逃避形而上学记号(n otatfon)的基础呢?德里达:在此,所有的意义表示必然都是模棱两可的。假定有一天能够“简单地”避开形而上学,那么在此意义上,符号概念就将既是一种语言障碍,又是一种进步。当然,我不相信这种假定。因为,假若符号按照它的根据和内涵在其一切方面都是形而上学的,假若它在体系上是与斯多葛主义的和中世纪的神学相一致的,那么它所从属的操作和置换—奇怪的是,它也是这种操作和置换的工具—有着“限定界限”的效果。因为这一操作和置换允许对符号概念如何从属于形而上学进行批评,这表现了同时既要“划定”产生这一概念并使之服务于自己的系统的界限,又要“放松”这一界限,由此,在某种程度上也表明了要将符号从...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