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代英国和中国新疆(1840-1911)

本文系统地研究了从1840年到1911年期间英国和中国在新疆的关系。绪言阐述了近代英国和中国新疆关系的缘起、分期和特征,叙述了本文所使用材料情况,就国内外有关的研究作了全面的综述,阐述了本研究的意义。第一章论述了早期英国和中国新疆的关系。首先,探讨了穆尔克罗夫特在拉达克的活动,以及他对后来英国对新疆政策形成的影响;叙述了英国对新疆的鸦片贸易及新疆的禁烟活动。其次,探讨了英国通过在印度次大陆的不断扩张,最后使英属印度和中国新疆接壤,奠定了和新疆直接交往的基础;叙述了英国探险家打通印新的过程。再次,通过对客观形势及英国自身利益的分析,重点论述了英国对新疆交往政策的确定过程。第二章论述了英国和入寇新疆的阿古柏之间的关系。本章简述了阿古柏侵占新疆的过程,论述了他所建立的伪政权性质以及他与英国发展关系的原因;重点论述了英国对阿古柏政策的具体内容,指出该政策的实质在于分裂中国,扶持阿古柏立国,并使之成为英俄之间的缓冲国;详述了英国和阿古柏政  (本文共22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2017年05期
史学集刊

从对抗到合作:近代英国集体谈判制的兴起

集体谈判(collective bargaining)是“市场经济国家调整集体劳动关系的重要制度形式”,(1)它最先发端于工业化时期的英国。自1860年起,英国各地各行业开始涌现出一批劳资双方自发组建的常设性集体谈判机构———仲裁与调解委员会,劳资双方以此为平台,通过调解(conciliation)、仲裁(arbitration)等形式来化解劳资争议。1897年,劳工史学者韦伯夫妇首次用“集体谈判”术语来指代这种全新的争议化解机制,认为“集体谈判与调解、仲裁之间不存在明显差别。……仲裁或调解,在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组织化的集体谈判”。(2)集体谈判制的兴起,促进了英国劳资关系从对抗到协商、从冲突到合作的转变,进而对19世纪中后叶的英国以及欧美其他国家的劳资关系产生了长久而深远的影响。自19世纪末起,英美学界对于集体谈判制就给予充分关注,一批研究调解、仲裁及劳资纠纷化解机制的论著相继问世。20世纪中叶后,随着集体谈判理论的发展,相关...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上海经济》2016年04期
上海经济

公共财政中的契约精神——以近代英国公共财政构建为例

公共财政的逻辑基础来自于契约理论,即全体社会成员通过进行民主契约的形式把一部分个人财产以赋税的方式让渡给政府,构成政府公共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由政府依靠其强制力为社会提供其所需要公共产品,这一理论推演过程可以在近代英国公共财政构建的实践中得到印证。一、公共财政诞生的前夜——王室财政的瓦解公共财政是以满足公共需要为目的,以提供公共产品为手段,以弥补市场失灵为活动范围的一种以政府为主体的资源配置方式。从这一定义可以看出,公共财政是财政逐步发展到市场经济阶段的产物。(一)公私不分的“家计财政”中世纪的英国王朝,国家是没有公共财政及其相应制度的,实行的是王室财政,其财政来源大体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封建性收入,包括王领中的地产收入、司法罚金、教职空缺期间主教区与修道院的收入等等,正如历史学家汤普逊所言:“正确地说,在封建的盛世,公共征税是不存在的,甚至国王也是依靠自己的收入而生活,也就是说,他们是依靠王室庄园的收入,而不是依靠赋税的进款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妇女研究论丛》2010年05期
妇女研究论丛

近代英国女性投资行为考察

传统观点认为,在近代英国的金融市场中,女性仅仅会购买股票、债券,以赚取固定的分红和利息,在金融市场的发展进程中不具有什么影响和地位。但最近的研究表明,英国女性不仅通过各种途径深度进入了金融市场,而且显示了相当的金融触觉,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比男性更为理智和成功,[1](P267)是近代英国金融市场发展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英国女性投资的总体情况随着社会经济制度的发展,英国的金融市场逐步摆脱了早期的赌场特征,成为一个具有一定收益且相对安全的投资平台。在投资需求的刺激下,近代英国女性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成功地规避了约束性的法律和社会偏见,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成为各种股份公司的股东,并享有了一定的债权人和股东权利。1.进入市场的女性身份早期的英国社会,女性投资集中于富有单身女性(主要是寡妇)从事的风险很高的小额高利贷。近代金融市场出现后,投资方式得到扩展,女性一方面可以通过持有风险相对较低的证券赚取利息与分红,同时也能通过市场的低买高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4期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啤酒馆到咖啡馆:近代英国公共空间的文明化

公共空间(public space)是公众进行休闲和娱乐活动的场所,是人们日常交往的平台;它是邻里近距离接触的媒介,也是人们接受社会教育的中心。与家庭、朝廷和修道院等特别空间所不同的是,各阶层与不同身份的人都可参与其中。在这里,人们品评与己甚远的国家与宗教大事,交谈近在身边的人物与事件,这里是人们获得远近消息的窗口,也是发布消息的有利渠道。近代是欧洲人思想与行为发生深刻变革的时期,人们的公共空间相应也发生着改变,即从啤酒馆向咖啡馆的转移。与啤酒馆相比,咖啡馆是一个文明的公共空间,因此这一转移过程也就是公共空间的文明化。对于近代早期英国公共空间——啤酒馆的社会秩序问题,国内学者解析了其内在的三方面文化冲突:基督禁欲主义与传统习俗、新教个人主义与睦邻文化、新兴阶层的价值观念与传统生活态度[1]。而有关咖啡馆的近代公共空间问题,国外学界阐释了它在近代英国政治文化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如史蒂夫·平卡斯认为咖啡馆在复辟王朝的政治文化中扮演着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04期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从住房和卫生条件的改善看近代英国的城市治理

城市化是工业化的产物。在工业革命中,英国的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如曼彻斯特、索尔福德、斯托克波特、博尔顿、普雷斯顿等棉纺织工业城市;利兹、哈德斯菲尔德、布拉德福等毛纺织工业城市;以织袜业和花边业闻名的诺丁汉、德比和莱斯特城;伯明翰、沃尔弗汉普顿、沃尔索夫和威尼兹伯里等金属加工和机器制造业城市;煤铁工业发达的加的夫、斯旺西、纽波特、梅瑟蒂德菲尔等城市;赫尔、布里斯托尔、阿伯丁等交通枢纽和港湾城市。“工业革命带来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人口迅速拥向城市,使城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发展,并使农村和城市的距离日益缩短,它标志着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在环境、内容和形式方面发生了巨变。”[1](46)然而,城市的建立并不意味着城市化进程的结束,如果缺乏有效的城市治理,城市化将有其量而无其质,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和经济的发展。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国家,在城市治理上并无规章可循,处于探索阶段,本文拟通过英国在城市治理中住房和卫生条件的改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