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市民社会、政治国家与法律发展:马克思的思想概览

市民社会、政治国家和法律发展及其相互关系的理论问题,是马克思一生为之努力探索的重大社会课题。青年马克思具有强烈的新理性自由主义思想,认为每个社会主体都应当是国家的成员,法典是人民自由的圣经。但他通过对国家沦为私人利益保护工具的现实的反思,特别是通过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马克思认识到政府官僚机构是以普遍物形式实现私人利益的手段,国家通过普遍人权法律承认了自己的市民社会基础。立法权构成了完整的政治国家,而选举则构成了市民社会最重要的政治利益。随着马克思对市民社会理论研究的逐步深入,马克思认为政治国家建筑在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间的矛盾之上,法律则是以国家意志形式表现出来的市民社会的共同利益和需要。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马克思更是深入到市民社会内部,揭开了由商品生产与交换所构成的市民社会“利益和需要的体系”的真正秘密。揭示了在市民社会自由竞争的范围内,市民社会的共同利益就是各种自私利益的交换。国家不外是资产者为了在国内外相互保障自己的  (本文共1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社会发展视域中的政治文明

人类社会是一个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社会有机体的三维结构决定了社会文明通常可分为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三部分。政治文明作为社会文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其发展进程是诸多动力要素交互作用的结果。其中生产力是政治文明发展的根本动力,科学技术、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的良性互动、文化的进步与发展等都是政治文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现实的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脱胎于经济文化落后的东方国家,其最重要的理论渊源是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其实践源头是列宁领导的苏维埃俄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探索。马克思东方社会理论给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以深刻的历史启示和理论与方法的指导:列宁虽然没有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但在他的理论和实践中包含着丰富的政治文明思想。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人类政治文明历史演进和发展的必然。东方国家特殊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内在地规定了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具有独特的个性,决定了东方国家政治文明建设的特殊规律:可以首先建立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然...  (本文共1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现代性与私法文化精神

法治在根本上呈现了一种伸张自由、平等、正义与权利精神的秩序化、总体性的生活状态和生存方式,而它所承载的深层法治理念和价值关怀,则根植于私法文化精神的丰厚底蕴之上,根植于市民社会与国家二元化演进的社会进程之中,进而也就根植于现代性的历史脉动和变革超越之中。现代性则意味着与传统相区别的总体性的生活图景、文化境遇和生存状态,它基本上意指启蒙运动以来以现代化为动力和指标,以理性和主体性为核心观念,以自由和进步为根本性价值,以法律和科层制等理性化秩序为制度原则的生活方式、信念和态度,从而构成了一种超越给定性存在,实现自由自觉性实践活动的主流文化。现代性运动有其深厚的社会根源和基础,其主旋律展现着市民社会的兴起及其与国家的二元化进程。因此,市民社会的兴起也就意味着现代性的萌动,它展现了差异性、多样性、自由自主性的私人生活领域和活动空间,促动了现代法治信仰和私法文化精神的形成。然而,现代性的当代困境、危机和超越倾向,也对私法文化精神产生了重要...  (本文共2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与后殖民理论视域

后殖民理论是二十世纪70年代末在西方兴起的一种文化批判理论,三位来自“东方”而又在美国学术界身居高位的后殖民理论家——爱德华.赛义德(Edward w.said)、加亚特里.斯皮瓦克(Spvik,Gayatri Chakravorty)和霍米.芭芭(Homik.bhabha),运用后现代主义的方法,借用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鼻祖——安东尼奥.葛兰西对“文化领导权(Hegemony)的分析框架,重新解读和批判性反思了从殖民时期以来西方知识界关于东方的文本,揭露出西方(殖民时期的欧洲和经济全球化时代的美国)一直在对东方实施着文化霸权(Hegemony)。后殖民理论以其反思东西方关系的新的批判视角,刺激着全球的理论思考,在西方随即掀起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后殖民主义批评的浪潮。后殖民理论借用了葛兰西文化领导权思想的分析模式来分析西方对东方的文化霸权,在后殖民理论的叙述中处处可以看到葛兰西文化领导权思想的碎片——“知识分子”、“市民社会”、“认同...  (本文共19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当代视野中的市民社会研究

本文从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的理论史探索中,提炼出“当代市民社会”这一分析概念;探讨当代市民社会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全球复兴的时空背景和内在条件;梳理市民社会纵向发展脉络,并作横向国际比较,在纵横的比较中概括当代市民社会的实体要素与文化特征;在当代市民社会的理论视野中,建构“国家(政府)——企业(市场)——社会(当代市民社会)”互补互动的社会结构理论,研究政府、市场、当代市民社会的相互关系及各自运行规则;基于上述三元社会结构模式,追溯其形成的内在机制和发展轨迹,得出社会发展从社会结构角度分析先后经历政治社会(文明社会,与自然状态相对应)的一元结构→“政治社会——市民社会(经济社会)”的二元结构→“国家(政府)——企业(市场)——社会(当代市民社会)”的三元结构的变迁过程,最终形成当代新的社会转型理论(社会结构的转型);探讨全球市民社会兴起的原因与全球治理的新方式。本文的主要观点可概括为:1、关于市民社会概念演...  (本文共1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开发研究》2017年02期
开发研究

欧洲中世纪市民社会结构的形塑逻辑与启示

一、城市的复兴:欧洲中世纪晚期生机盎然始于5世纪迄于15世纪的欧洲中世纪,一直以来由于各种残酷的宗教迫害和动荡的社会格局被人们称为“黑暗中世纪”,甚至有历史学家将这一千年评价为“楔入古罗马和文艺复兴之间的一个巨大的错误”。诚然,动荡年代往往也是孕育着强大文明生机的年代,回溯鉴析中世纪的社会发展历史,颇感“黑暗中世纪”的说法有失偏颇,事实上,中世纪晚期由于城市的发展,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社会景象。在政治及地域方面,中世纪时期,国会、议会制度已成雏形,肢解封建社会结构,它对近代西方宪政制度的确立起着奠基式的作用。同时中世纪政权更迭,政治的发展,致使现代欧洲的基本疆域版图在那个时期早早定型。在经济方面,由于10世纪之后欧洲商业重新腾飞,并作为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催生了市的兴起,其中快速流通的商品和自由不羁的商人,势不可挡地冲击了保守僵化的封建经济。其表现是,越来越多的农奴摆脱土地的束缚,来到城市共享自由,商业也因为有了更多的自由劳动力而加...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