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信仰与美——回族文化的审美人类学研究

回族,是中国分布最广、人口较多的一个少数民族。其总人口为981.6805万人(2000年)。回族经济、文化较发达,其独特的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回族文化的核心是伊斯兰文化,伊斯兰教对回族的形成和发展,对回族民族特性、民族审美心理的形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信仰与美——回族文化的审美人类学研究》一文力图运用文化人类学、美学的理论与知识,探讨这样一些问题:回族的美学思想及其审美实践活动,曾经怎样参与了整个民族的形成和发展? 曾经怎样潜移默化地作用于回族的心灵和人格的塑造? 怎样丰富了灿烂而独特的回族文化?至今仍有哪些宝贵的、富有活力的美学思想,尚能够帮助回族和其他民族共同去创造新的人类文明和提高人类的生命质量与优存状态?本文从人类学的视角,研讨了回族伊斯兰文化的美学品格。全文内容分以下几个部分,现摘要如下:第一章是审美人类学,该章对审美人类学的学科定位、学科可能性、学科发展趋势、资源利用等几方面进行了探讨,力图推动该学科的兴起  (本文共12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柳州师专学报》2010年01期
柳州师专学报

试论审美人类学研究的两种模式

20世纪以来,人文科学发展呈现出跨学科发展的样态,打破了封闭的学科壁垒,形成了许多新的交叉学科。这种发展形势在文学、美学研究的领域中也开花结果,形成了文学心理学、生态美学、社会学美学,等等。最近几年,在中外美学界出现了一种新的跨学科的研究趋向———审美人类学尤其引人瞩目。审美人类学的学科旨趣主要是跨学科的研究方法,美学与人类学的融合。可以说,审美人类学既是人类学的一种发展的新趋向,又是美学发展的一条新路子,对二者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国内外,审美人类学都是一门年轻的学科,方兴未艾。审美人类学(aesthetic anthropology)作为一个概念在19世纪鲍桑葵在其名著《美学史》中就已经提出来的,与之相类似的名称还有“人类学美学”、“美学人类学”。审美人类学有两种研究模式:美学意义上的审美人类学,这种模式主要是源于哲学人类学和美学的结合;人类学意义上的审美人类学,是在文化人类学的内部孕育的。美学意义上的审美人类学注重人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回族研究》2007年03期
回族研究

人类学回族研究的新拓展——序《互动调适与重构:西北城市回族社区及其文化变迁研究》

文化人类学是研究人的,其研究的单位并不是单个的人,而是群体,即它主要研究不同人群的文化特点。欧洲大陆的学术界将人类学(Anthropology)称为“Ethnology”,其本意是指研究“各种不同的人群”,而汉文将其翻译成“民族学”,并不完全准确。“Ethnic”有“民族”的意义,但又不等同于现代汉语的“民族”。其实文化人类学研究的人不是仅以民族为单位,而是以各种不同的人群为单位。这个“人群”可以是一个民族,也可以是以职业、地域、年龄、宗教信仰、性别等的不同而划分的不同的人群,所以如果我们将“Ethnology”翻译成“人群学”或许更贴切一些。传统的人类学往往以边疆、乡村的人群为主要研究对象,但当代人类社会正经历快速的城市化过程。现在,在西方发达国家,城市化已达到70%以上,从全球看,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已居住于城镇中。1993年5月中国召开第一届都市人类学会议时,国际都市人类学会主席安萨里先生曾在会上预言:“在下一个世纪到来之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5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审美人类学的形成及其在中国的现状与出路

一、审美人类学的形成和意义在 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科建设中 ,研究者始终关注着跨学科的整合。美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更为明显 ,2 0世纪出现了美学与心理学嫁接的审美心理学、美学与社会学整合的美学社会学、美学与语言学结合的形式主义美学。随着这些跨学科的美学形态的模式化 ,人们开始探寻美学的新的存在形态 ,这催生了生态美学、新闻美学、医学美学的产生。“审美人类学”(aestheticanthropology) [1]在 2 0世纪后期这些新型跨学科的美学形态的语境下形成 ,在后现代的文化相对主义与后殖民主义的思潮的推动下显得更为瞩目。虽然有学者认为博厄斯(Boas) 192 7年出版的《原始艺术》(PrimitiveArt)“开创了‘审美人类学’的领域” ,[2 ]但审美人类学是一个比原始艺术研究更为广泛的研究领域。[3 ]它建立在美学与人类学这两门现代性学科之交叉点上 ,试图解决传统美学、人类学各自尚未触及或者不能单独解决的问题。“审美...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5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美学研究的人类学转向与文学学科的文化实践——以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的初步研究为例

一、问题的提出 :迈向人类学视野的审美与艺术研究在 1977年春天 ,在桂北山区一个侗族村寨附近的山坡上 ,我突然听到山坡上劳作的乡民唱起传统的侗族民歌 ,完全是自发的 ,一人启喉 ,众声附和 ,歌声迅速传遍周围的山岭 ,宛如天籁之音 ,自然纯厚。令人惊异的是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由于政治运动的严厉禁止 ,侗族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已经没有山歌艺术的存在 ,在我插队的两年间也从未听到山歌的演唱 ,但是一旦政治环境变得宽松 ,民歌马上会重新成为当地人生活中和谐的组成部分它的生命力从何而来 ?在当地人的生活世界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又是如何与别的力量共同为当地人眼中的世界赋予意义的 ?2 0 0 1年广西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的开幕晚会上 ,来自广西那坡县的黑衣壮族山歌表演队以其独特的黑色衣饰和山歌演唱吸引了与会观众的广泛注意 ,此后通过大众传媒的宣传报道 ,“黑衣壮”这一壮族支系逐渐为世人所知。在当地政府、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的策划操作下 ,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民族论坛》2015年01期
民族论坛

审美人类学:从边缘起步——访长江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王杰教授

采访人:徐杰舜教授被采访人:王杰教授采访时间:2014年11月23日采访地点: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办公室徐杰舜(以下简称徐):很有缘分啊,能够在王院长的办公室采访您。认识你也有十几年了。你是我们学者当中非常敦厚、朴实的一个双肩挑的干部,但是我觉得呢,很多学者双肩挑都是步步高,慢慢做大了,就你这位仁兄呢,是“步步低”。你原来是广西师范大学的副校长,在广西你是头把交椅。王杰(以下简称王):我(当时)是广西社科联的副主席,文联委员,并且担任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壮学学会副会长,广西教育学会副会长,广西学位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徐:在文艺理论、审美人类学这一块,你是广西的首席,名副其实的首席,而且为人厚道,为我们这些学者做了很多事情。我印象最深的是,不论什么时候打电话给王教授,像某某考硕士分数差一点,希望破格,王院长都一一搞定,所以我们都把你当做自己最知心的朋友。这里我们还是按常规来(提问)。听说你是无锡人?王:对。徐:你是生长在那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