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人堂”纪事——中国乡村基督教的人类学研究

近20年来,基督教在中国出现了一个令人关注的急剧增长,其中农村信徒成为中国教会目前的主要群体。这得到了来自各学科学者们的注意,并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但这些研究主要以哲学或宗教学为主,缺乏实证的田野研究。另一方面,国内人类学者对基督教研究却几乎为零。这构成了本文开题的首要意义,即运用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从人类学的角度,充分利用实证的田野资料来进行一个具体的个案研究。这样,一来希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使目前基督教研究的“务虚”现状走向更为“务实”,同时希望能够使国内的宗教人类学研究脱离以往给人留下的“原始”、“偏远”的印象,进入一个更为广阔的研究空间,不仅研究地方的、民间的、仪式性的信仰,也关注跨地域的、世界性的宗教。我有幸邂逅了吴庄这样一个普通的西部村庄,并前后四次到这里进行了大约10个月的田野工作。吴庄是一个普通的西部汉人村庄,沐渭河之水而成,但这个3000来人的村庄却有一座100年历史的基督教堂“四人堂”,拥有约1000的信徒。“四人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师范大学
天津师范大学

基督教二元政治观与近代自由主义

本文系统地阐述了基督教二元政治观的基本内涵和主要内容,包括对人及人的生活的二重性解析,对国家的神圣性与世俗性的体认,以及对精神权力与世俗权力、教权与王权、“上帝的物”与“恺撒的物”的区分等。通过对基督教二元政治观与近代自由主义的逻辑联系的分析和历史联系的描述,以及通过将其与其它两种政教关系模式进行跨文化的比较分析,揭示了两者的内在联系。个人主义是自由主义的理论前提和精神基础,个人及其权利是近代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基石。自由主义者之所以将个人作为出发点和终极价值,是因为基督教为其提供了理论的前提和文化上的深层积淀。基督教政治哲学对个人主义的贡献在于,它将个人分解为灵魂与肉体、将人的生活分解为精神生活与世俗生活两部分。通过把前者从后者中剥离开来并与上帝建立起直接的联系,赋予人的精神生命以某种神圣的意义,使其具有超脱世俗社会关系的独立价值,从而将人的内在精神生命的价值和尊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它的超越主义的价值取向使人们以一种全新的态...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风》2018年12期
天风

移风易俗,基督教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编者按:基督教中国化,必然包括基督教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融合,而对长期以来依附在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则应予以摒弃。基督教会可以借助自身优势,结合圣经教训,移风易俗,助力新时代社会道德和社会风尚以及文化建设。本期我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8年12期
《天风》2017年12期
天风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续六)

那么,什么是中国文化?一般而言,“文化”这个术语代表了一个相当复杂多样的概念或现实,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复杂性。文化的复杂性也可以表现为同一文化内的数个(甚至更多)次文化的共存,或者同一国家或民族内多个文化的共存。当我们讨论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时,我们同样需要认真面对这样的问题:什么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这一概念显得有点过于笼统概括。什么是中国文化?很难给出一个科学精准的定义。当我们讲中国文化的时候,其是指中国传统文化,还是指中国当代文化?如果是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何所指?当代文化与传统文化有什么样的关联?传统文化仅是指儒释道文化,还是包括民间宗教或民间的信仰和实践?如果是当代文化,当代文化何所指?是指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如果是指当代的社会主义文化,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的内涵与外延是什么?传统文化与当代的社会主义文化有否一脉相承的精神?如果有,其又是什么?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仅仅是或主要是指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吗?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7年12期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12期
马克思主义研究

恩格斯晚年基督教研究探析

恩格斯在晚年撰写了基督教研究的三部曲,即《布鲁诺·鲍威尔和原始基督教》《启示录》和《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这三份研究的观点在学者中引起了一些不一样的理解。一个争议就是关于原始基督教的性质。继恩格斯之后,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卡尔·考茨基作《基督教之基础》,认为原始基督教是被压迫阶级的革命运动(1)。直至20世纪80年代,我国不少学者还沿着考茨基所理解的这个路子撰文,认为原始基督教是革命性质的战斗组织(2)。然而,原始基督教的性质绝非革命性和战斗性的,如此认为不能不说是对恩格斯晚年思想的误解。这一点在历史学界已经基本获得了共识。另一个争议则是关于如何看待恩格斯晚年对基督教的研究,这可以说是随着近年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热的兴起而出现的。有学者认为,这显示恩格斯晚年对于基督教乃至对于宗教的态度有了某种温和的转变(3)。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形成以对宗教的批判为起点,恩格斯在人生晚年推出基督教研究三部曲,而其中观点似乎又不是直接对基督教的批判,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天风》2018年02期
天风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续八)

为了避免文化疏离现象和基督教的迷信化或民间信仰化,作为中国基督徒,在中国神学的思考和构建中,我们需要跋涉于两个不同的传统之中。一个是中国文化的传统,另一个是基督教的传统。这两个传统同时供给我们信仰和神学的养料。也就是说,在肯定上帝的启示是最重要的神学资源的同时,在中国神学的思考和构建中,一方面,我们离不开一个活的基督教传统,否则我们的神学思考可能就不是基督教神学;另一方面,我们也当清楚,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和对神学的理解,不是在真空中讨生活,而是在实实在在的中国文化和现实的处境中,持守对上帝的信仰,进行对信仰的神学反思。不但如此,那些聆听我们宣讲的对象,也是生活在中国文化和现实的处境之中。这从双重的意义上要求我们在进行神学思考的时候,应考虑到中国文化的因素以及当下中国社会的现实处境。套用解放神学家古铁雷滋的话说,我们当“从我们自己的井中汲水”。我们“自己的井”就是我们的文化传统和现实处境。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曾在一篇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8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