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马来西亚华人传统音乐的传承与变迁

中国传统音乐在马来西亚的传播有着悠久的历史,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马来西亚华人传统音乐文化,成为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华人移民、中国的音乐变革和马来西亚本国的文化、政策对马来西亚华人传统音乐文化的传承和变迁有着很大影响。经过长期的积累和发展,其形成了以中国东南沿海的戏曲音乐(粤剧、福建戏等)、南音、广东音乐、潮州音乐等内容为主的华人音乐主体,并具有了较为完善的传承体系,拥有众多的社团组织、演出场所和艺人。同时,随着时代的推移、民族的融合、移民认同心理的变化,在传承内容、途径、目的等方面也有了很多变迁,从剧本、曲谱到乐器配置、演出制度都发生了变化。本文就马来西亚的实地个案和历史资料,对这一音乐文化的传承和变迁进行了分析,呈现其传承的真实面貌,挖掘其变迁的文化、社会、政治等全方面的根源。  (本文共2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人民音乐》2011年07期
人民音乐

百年传播变迁路 华乐马来发新芽——读《中国传统音乐在海外的传播与变迁——以马来西亚为例》

国音乐文化对外的交流传播远自秦汉张骞出使西域,近至清末的教会传乐,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在此历史进程中,华乐远播海外,赢得了他民族、国家的接受与喜爱;同时,中国的音乐文化也积极地从海外其他民族、国家的音乐中汲取了营养,更好地完善、发展了自我的音乐体系。近年,音乐史学、民族音乐学界对中外音乐文化交流的研究有大量成果产生问世。但从研究所关注交流的国别、族别的分布来看,大多数研究关注的“中外”实际上还以“中西”的二元格局为主,相关论著如韩国鐄的《自西徂东》(台北时报出版社1981年版),陶亚兵《中西音乐交流史稿》(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年版),陈艳霞著、耿昇译《华乐西传法兰西》(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乃至民族音乐学家杜亚雄所研究的裕固族(中匈)民歌的相关比较研究也无不关注的是中国与欧洲(东欧)音乐的交流与传播研究。而在其他关于中国与亚洲毗邻国家的音乐交流的研究中,则是以中日、中韩的音乐交流传播成果居多。中国与东南亚邻国的文化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08期
玉溪师范学院学报

独辟蹊径的音乐探索思路——评王静怡《中国传统音乐在海外的传播与变迁——以马来西亚为例》

说到中国传统音乐,人们潜意识定会将目光投向中国境内本土音乐.偶得其缘,一本青岛大学王静怡教授撰写的《中国传统音乐在海外的传播与变迁——以马来西亚为例》1,让笔者看到了中国传统音乐研究另一思路.作者凭借自己广阔的视野和探索无止境的学术精神,独辟蹊径,打破学术界过去以中国本土传统音乐研究为主的格局,从另一视角把目光转向到了本土以外的华人传统音乐文化,令人豁然开朗.这是一本研究中国音乐文化对外传播的专门性著作.作者王静怡,音乐学博士,先后师从于郑锦扬教授和王耀华教授,现为青岛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教授.自1996年起,王静怡致力于海外华人音乐文化研究,曾4次赴马来西亚实地考察调研.笔者虽与作者素未谋面,但从本书序言中得知,王静怡异国初访,意外遭遇车祸,而尚未痊愈的她,拄起拐杖再次南渡,毅然坚持着她执着的追求,这才有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研究成果.严格来看,该书实际上是王静怡对其博士期间的研究成果的进一步梳理和深化,是一本针对性强、研究方法多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民族》2016年03期
世界民族

文化继承:从“仪式传播”到“仪式化传播”——以马来西亚华人社群“闽南中元普渡”仪式为例

马来西亚华人的认同形态呈现出中华与本国的双重属性。陈志明教授对此认为,我们应区分马来西亚华人的“国家认同”与“文化认同”。回顾文献,关于移民背景下,“身份认同”与“华人文化”的研究成果相当丰硕。然而,马来西亚学者在相关研究上,集中探讨了在社会变迁下,马来西亚华人的文化适应,包括华人的忧患意识、社会转型下的文化调整、海外华人原创性的文化转换,1以及全球化视野下的文化融合,2但却甚少关注是什么成为凝聚华人的文化纽带及其根本原因。其中,文化认同视角下提出的概念具有启发性,如“向心性”、“信仰圈”、“聚合功能”3以及“聚族于斯”等概念。上述概念都指出,4马来西亚华人在日常实践中,对传统文化的创新与整合,是一种本土文化的体现,“舞狮”和“二十四节令鼓”就是最好的例子。以此观之,马来西亚华人的文化本质,即是以“仪式”作为一种传播载体,将民族文化融入华人的日常生活,使其在维护民族精神的同时,得以适应社会变迁而不断地进行文化创新与传承,从而形成...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八桂侨刊》2017年02期
八桂侨刊

隐形知识的转型:马来西亚华人家族制造业研究

在马来西亚,约80%的商业经营都是由家族所拥有,而他们大部分都是以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1)的形态活跃于制造业、贸易和零售业[1]。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家族企业占了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67.2%的股票。其中有30%的中小型企业和上市公司是由家族的第二代成员所管理,而余下70%的中小型企业和上市公司于不久的将来也会面对世代之交替局面[2]。由于只有三分之一的家族企业成功由第二代接管,甚至传承到第三代[3][4]。马来西亚拥有大量的家族企业,因此在即将到来的世代交替的过渡时期,它们极有可能将对马来西亚国内的经济带来巨大的冲击。一些相关的研究也指出,当一间家族企业被新一代成员接管后,它的运作会出现相当多的改变,它将会以第一代的隐性知识为基础,再朝向高度创新的企业形态发展[5]。当家族企业的组织架构出现重要的改变,如推广研究,开发产品,以及让非家族成员成为管理层的一员等等,这些都可促使它们兴起成为一家大企业[6]。商业史学家注意到一个家庭企...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7年05期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马来西亚华人华侨的作用

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即“一带一路”)。共建“一带一路”是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和社会信息化潮流提出的一项伟大的战略构想,旨在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加快区域一体化进程,带动亚欧大陆国家以及其他相关地区实现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马来西亚位于东南亚中心位置,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随着“一带一路”理念不断深入人心,马来西亚在我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再次成为重要节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拥有数以千万的海外华人华侨,他们具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发展了成熟的商业网络和跨国的营商环境,并且拥有广博的人脉关系和丰富的智力资源。并且,他们熟悉所在国的历史文化、政治制度、法律政策和社会习俗,...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回族文学》2017年02期
回族文学

书债必须追(外一章)

吉隆坡的华人朋友特意打电话给我:“近年永乐多斯太火了!你知道吗?”“她又有新书发行了吧?”作家最值得关注的是新著。本来她的作品在华人圈就受欢迎,我并不感到奇怪。朋友有点急了。“你真out!”蹦出来的是我似懂非懂的英文。“看来你近来不关注我们马来西亚华人作家了吧!”的确,已经两年多没有去。原本结识的华人书友们,只偶尔做些礼节性的问候。“永乐多斯近几年在马来西亚国家电台开设了一档演讲节目,每天五分钟,东南亚的华人粉丝无数,成为文化界的一道风景线。她主讲你们回教的题材。”一边说着,他高兴得笑不停。多年前我们相识时,他就是永乐多斯的铁杆粉丝,特喜欢她的散文、游记。我当然为之兴奋、高兴。作家在广播电台演讲,民国曾经流行,当下实属罕见。马上拨通越洋电话求证。“大姐!听说您最近的电台演讲特别火?”我知道她喜欢直来直去。她平静如水。“称不上火。只是符合一部分人的口味而已。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了,依然在探索中。”“每天都要讲?你能坚持下来?”我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