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代广东对外丝绸贸易史研究

近代100余年,广东对外丝绸贸易发生了曲折变化。梳理其出口量值规模,可分5个阶段:(1)从鸦片战争到19世纪70年代初约30年里(1842—1871),它经历了一次严重的衰落和萧条;(2)从继昌隆创办到清朝灭亡约40年间(1872—1911),它在当地丝业兴起基础上获得了一定恢复和发展;(3)民国初期几年中(1912—1920),伴随蚕丝改良进一步振兴;(4)约在20世纪20年代(1921—1930),达到鼎盛状态;(5)30、40年代(1931—1949),转向衰落并濒临崩溃。考查其内在要素,粤丝出口拥有自己的贸易渠道和组织;量值和价格变化体现出蚕丝业自身季节性变化和国际市场上供求规律的影响;在丝绸贸易的背后,银价、汇兑等成为出口市场波动的支配性因素。最后分析其兴衰变化,我们既应肯定其成就和地位,也须看到其局限和问题。由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框架的束缚,广东对外丝绸贸易没能得到正常发展,其近代化历程受到严重阻隔;粤丝自生产过程到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近代广州港贸易兴衰与其腹地范围的变迁(1842-1911)

一口通商时期,广州港在中国对外贸易中处于中心地位,其腹地范围几乎遍及全国。鸦片战争以后,随着通商口岸的不断增设,加之世界市场、国内战争等因素的影响,广州港对外贸易逐渐衰落,其腹地范围也随之发生变化。本文主要通过研究近代广州港茶叶、生丝、蔗糖、草席等主要出口商品的贸易情况与其腹地范围变迁,从而揭示广州港贸易的盛衰与其腹地之间的相互关联:广州港贸易的盛衰是影响其腹地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而腹地范围的变迁及经济的发展反过来又制约着广州港贸易的兴衰。近代广州港出口腹地范围变化呈现出省外腹地不断缩小与省内腹地范围扩大并存的特征,这种特征对近代广州港与其腹地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2019年07期
鸭绿江(下半月)

丝绸(外二首)

摸一摸,很柔,那是母亲的软托在手上很轻,轻如云絮常常让人仰望如果把它对折叠起,似乎很重重于山,重于城市甚至重于一个个历史朝代如果把丝绸的灵魂铺开,它的长长于海岸线把瘦小的丝线抽出来是一条长安到罗马的山路它的颜色曾被一些弱女的汗滴,漂洗过做过汉朝的经幡让一些历史文明有路标它的样子曾被许多山冈的季风,吹拂过做过唐朝的马缨让一些茶马古道有驼铃丝绸,姓于中国的姓虽然根植于中国,但如果把它举过头顶会不经意地带起一缕风致王昭君一个女子,一个从西汉草原中打马走来的女子一个只是红尘中一粒尘埃的女子古今中外,多少人只看到你那绝世美丽的容颜就连天空飞翔的大雁却也忘记了飞翔落入大地但又有几个,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档案与建设》2018年11期
档案与建设

激活档案资源 赋能产业发展——开创丝绸特色档案收、管、用新模式

围绕馆藏珍贵的丝绸档案,苏州市工商档案管理中心(下文简称“中心”)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建立首家中国丝绸档案馆;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填补了苏州在文献遗产领域的空白;首创档企合作,助推苏州丝绸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开展国际间交流与合作,推动丝绸档案文化走向世界。中心激活档案资源,赋能产业发展,开创了丝绸特色档案收、管、用新模式。一、失而复得的珍宝1.被遗忘的角落20世纪末21世纪初,国有(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如火如荼地进行,改制调动了企业生产经营的积极性,增强了企业的活力,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然而在企业改制的过程中,实施改制的组织者、企业主管部门及企业本身,重点关注的是资产清算、处置和职工的安置等与经济效益息息相关的问题,不愿意花费人力财力对短期来看并没有什么价值的档案进行整理处置,以致出现档案处置工作未按照国家的要求列入企业破产清算内容之中,没有及时通知档案行政管理部门参与档案处置工作,经费得不到保障,档案保管条件恶劣,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公关世界》2019年15期
公关世界

“文化+丝绸”的创新探索者——浙江“丰达丝绸”总经理羿礼锋的故事

本刊特约记者蔡捷黄争华“文化+丝绸”,在我们与浙江丰达丝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羿礼锋不到两小时的交流中,他不止一次两次地如此强调。看得出,作为这家有着近30年历史的丝绸企业的掌门人,在父辈从无到有创业打下一片“江山”的基础上,传承“双创”,有着85后新生代企业家的创新思考、自觉追求、积极探索。作为新生代企业家的羿礼锋表示,从父辈到我辈,两代人做丝绸这一行、想做好这一行,希望代代相传下去,我们这一代不仅要做出优质高产的丝绸产品,而且要向社会、向消费者提供美的时尚的丝绸产品,为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出一份力、发一点光。正因为这样,这家位于有“中国家纺布艺名镇”之称的浙江省桐乡大麻镇的中小企业,始终秉承匠心精神,以原创设计和做精品质为核心,以文化为依托,以科技为支撑,积极挖掘、传承和弘扬中华丝绸文化,通过不断提升设计研发能力,将地域文化和中华文化元素与丝绸相融合,在传统丝绸面料、丝绸服饰单一产品的基础上,这些年来,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旅游世界》2018年10期
旅游世界

丝绸之路上的丝绸从哪里来的

众所周知,丝绸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易货品之一,西方人对中国最初的认识也是从丝绸开始的,早在公元3世纪,希腊、罗马、印度的文字中就有东方“赛里斯国”的记载,而“赛里斯”是希腊语“丝绸”的意思,“赛里斯国”即是指“丝国”——中国。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中国境内丝绸、陶瓷等货品的集散地,那么,丝绸之路上的丝绸是从哪里聚集到长安的呢?山东境内的周村旱码头是北方著名的丝绸原产地,也是当年古丝路的货源地之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甚至更久远的年代,周村就出现了丝织业。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派遣徐福出海寻仙求药。船上除了三千童男童女,还满载齐地出产的磁器和丝绸。为了这批丝绸,於陵(今周村·邹平东南)成千上万的人民,不分白昼夜地博丝、纺织,把最好的齐纨、鲁缟奉献给这位叱咤风云的帝王。当时间的车轮转到汉代,刘邦登上王位。这位最喜欢穿齐国丝绸的农民皇帝,下令在齐国设立三服官,全国共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8年08期
意林文汇

贵如黄金:中国与中亚丝绸

在丝绸之路上穿行的丝绸,并不只是用来包裹身体的美妙材料,在古代中国,丝绸还是仪式中相赠的礼物,是社会地位的象征,同时可用作赋税。也正因如此,贵如黄金的丝绸,在起伏跌宕的历史中,见证了一段段辉煌和湮灭。汉代:丝绸贸易之始众所周知,中国丝绸的规律性贸易可以追溯到汉代张骞。汉武帝(公元前141年~前87年在位)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起初是希望联合中亚来对抗经常骚扰中国北方边境的好战邻居匈奴。张骞并未能完成这个任务,但却获得了来自于中亚及其周边的信息,激发了相互间进行商品交换的兴趣。中亚和后来的波斯,以及罗马的居民,对中国的产品青睐有加,特别是丝有动物纹的丝织品,汉代。在这件丝织品上,动物爬上云山与中国汉字交织在一起的纹样是吉祥的象征。动物云纹从中国汉代到晋代一直都是丝织品的流行纹样。这件丝绸品上有“明光”两字,可能是为汉武帝所建的明光宫而作。绸,由此,丝绸之路渐渐诞生。唐朝:丝绸贸易从与亚洲的交往中获得繁荣6世纪晚期,当中国再次得到统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