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人不幸诗之幸:约翰·邓恩与王维比较研究

英国诗人约翰·邓恩(1572-1631)生活在16、17世纪之交,他和8世纪中国唐代诗人王维(701-761)在人生经历和诗歌创作上有很多相似之处。邓恩为玄学派诗歌的代表人物,评论界对其人其诗的研究从17世纪一直延续至今。虽然在18、19世纪,邓恩诗歌受到误解,但在20世纪初,由于格里厄逊(H. J. Grierson,1866-1960)和T. S. 爱略特(T. S. Eliot, 1888-1965)的倡导,邓恩诗歌重新获得评论界的青睐。尤其是20世纪40、50年代风靡一时的“新批评”派,更是把“玄学派”诗歌奉为英语诗歌的圭臬。时至今日,在英语文学界,玄学诗派研究仍然是批评家关注的热点之一。但在国内,对邓恩诗歌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邓恩诗歌的研究更是刚刚开始。另一方面,历代学者对杰出禅诗诗人王维的研究同样具有悠久的历史。从唐至清一千多年间(618-1911)各种诗论、诗话从未少论王维,至今依然。但相对于王维在诗歌上的卓越艺术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

王维诗歌佛禅意象采撷论

王维作为盛唐时代负有显著声誉的山水诗人,在唐代诗史上占据着瞩目的地位。关于王维的诗歌,历来诗家多有评价,絜其中肯,乃是王维诗的自然冲淡,清雅秀美和深蕴其中的佛教意象和释门典参,为后世所广为论道。作为田园诗人的代表和深具沙门宿根的王维,他相当数量的诗歌从形式到内容都浸染了深厚的空禅思想和清远意境,并将之化融为诗中的审美意象和涵虚气局,并以隐逸生活的写照完成外在环境和志节的契合,俯仰物象,广纳景观,达到了艺术和人生的有机结合与统一。王维诗歌的禅意与梵音来自于对佛教思想的有机接受和摩诘透彻通明的人生观、隐世观的书物返照。王维诗歌在描写笔法、创建意境与体现的机趣中,都有机地塑造了空灵清寂而又疏宕婉转的佛家情味,佛禅意象在王维诗歌有机地与自然景趣、天籁空灵融合,体现出浓厚的释家色彩,这一特征在王维晚期诗歌中表现尤为明显。同时代的诗人评价王维诗时,云其“莲花梵宇本从天,华省仙郎早悟禅”(苑咸《酬王维》),可见摩诘诗歌的禅意之深,已为当时僧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08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关于王维《辋川集》的“禅意优游说”质疑

前言《旧唐书》中关于王维隐居辋川这一段介绍说:“得宋之问蓝田别墅,在辋口;辋水周于舍下,别涨竹洲花坞,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尝聚其田园所为诗,号《辋川集》。”“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寥寥几字,大轮廓描绘当时王维的生活状态,远离世俗喧嚣,隐居世外,弹琴赋诗,与朋友闲庭信步,淡然度日,似乎我们都能想到这样的场景,但深究其背后,王维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啸咏终日呢?在啸咏终日的状态下,王维心中又是怀揣着一个怎样的世界、用怎样的心境看辋川上的云卷云舒,辋川外的世间百态?历来《辋川集》的研究,大都认为这组诗二十首“清淡隽永,禅意深沉,意境高妙”,诗歌背后的辋川是一个闲静自然的美好居所,而隐居此地的王维更是宁静闲适、超然物外。另外将这组诗二十首做禅意解释的也大有人在,其认为《辋川集》勾画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辋川,其背后潜藏着一个偌大神秘的精神世界,辋川是一个“空灵宁静,翛然出尘”的人间圣地,王维在其中“妙谛微言,与世尊拈花,迦叶微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年03期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王维诗中大量运用夕阳意象之缘由浅析

袁行霈先生说:“意象是融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主观情意。”[1]它既有客观物象本身的特征和属性,更有因作家自己丰富的人生体验而赋予的情感意蕴和特殊内涵。夕阳及其同义异名词语的意象,诸如夕阳、日暮、落日、余晖、斜照、白日等在诗歌中出现,有着悠久的历史。王维在其诗歌中大量的运用这类意象,现存王维的470多首诗歌中,夕阳及其同义异名词语的意象就出现了60次,据徐伯鸿先生统计“就诗歌中夕阳意象的异名而言,王维诗歌中有夕阳、日暮、落晖、日隐、日落、落日、余辉、日斜、日晚、斜晖、落照、返景、余照、日夕、斜光、白日、斜日十七种之多,其中依次是‘落日’和‘日暮’各10次,‘日夕’和‘日落’各4次,‘夕阳’、‘日斜’和‘白日’各3次,‘落辉’和‘日隐’各2次,余者均各1次。”[2]同时,王维把这类意象运用得出神入化,从而来表情达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使至塞上》)抒发深沉的爱国思想和昂扬的壮志豪情;“斜阳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唐都学刊》2017年04期
唐都学刊

王维山水画和山水诗趋向与规律的融合

自苏轼对王维的诗歌提出“诗中有画”与“画中有诗”的著名论断之后,前者往往成为讨论的热点,后者则很少有人言及,至于二者之关系及王维山水画对其山水诗有何影响,则很少有人问津(1)。一来此属于学科交叉命题,存乎视野与学识的限制;二来王维山水画存世几近于无,甚至属于空荒地带,故无人涉足。然王维画的著录,以及绘画史家、收藏家、鉴赏家之记述颇为林林总总,不绝如缕,会提供莫大之襄助。对于王维山水画如何融注于其山水诗中,甚至影响到审美趣向与规律,无疑会给我们提供新的理路与别一视域。一、王维山水画的审美趋向与规律唐代文治武功盛称于世,而且诗歌极为繁荣,所谓“唐诗晋字汉文章”,在中国文学艺术的极品中位居前列,最为盛传。其实唐代的书法、绘画、音乐、建筑、雕塑也达到艺术的高度。唐代诗人兼书法家,或者也是绘画家,称得上不可胜举。其中最著名的莫如王维,诗、画、书法、音乐、禅宗之哲学集于一身。最为引人注目的诗与画,声名最著。最早记述王维画迹的,是他自己在《偶...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唐都学刊》2017年04期
唐都学刊

唐代文学研究的又一硕果——写在《王维诗歌艺术论》出版后

我的案前是上海三联书店2016年11月出版的《王维诗歌艺术论》,墨泽尚新,书香犹浓。然令人扼腕的是,该书著者师长泰教授,未能看到自己的这部新著面世,于2016年10月13日,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78岁。先生祖籍山西临猗,1938年2月生于陕西西安,1960年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长期供职于西安师范专科学校(西安文理学院前身之一),1984—2000年,担任中文系主任,2000年3月退休[1]。1985—2000年,先生创办并担任西安文学研究会会长;1991—2016年,先生创办并担任中国王维研究会会长、名誉会长[1]。在西安文理学院中国古代文学省级重点学科的建设进程中,学科组同仁有感于师长泰先生在王维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决定资助先生整理出版其王维研究成果。2016年,先生以其抱病之身,将自己1991年以来先后发表于《文学遗产》《人文杂志》《唐代文学研究》《王维研究》《唐都学刊》等学术刊物上关于王维研究的文章,结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