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人不幸诗之幸:约翰·邓恩与王维比较研究

英国诗人约翰·邓恩(1572-1631)生活在16、17世纪之交,他和8世纪中国唐代诗人王维(701-761)在人生经历和诗歌创作上有很多相似之处。邓恩为玄学派诗歌的代表人物,评论界对其人其诗的研究从17世纪一直延续至今。虽然在18、19世纪,邓恩诗歌受到误解,但在20世纪初,由于格里厄逊(H. J. Grierson,1866-1960)和T. S. 爱略特(T. S. Eliot, 1888-1965)的倡导,邓恩诗歌重新获得评论界的青睐。尤其是20世纪40、50年代风靡一时的“新批评”派,更是把“玄学派”诗歌奉为英语诗歌的圭臬。时至今日,在英语文学界,玄学诗派研究仍然是批评家关注的热点之一。但在国内,对邓恩诗歌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邓恩诗歌的研究更是刚刚开始。另一方面,历代学者对杰出禅诗诗人王维的研究同样具有悠久的历史。从唐至清一千多年间(618-1911)各种诗论、诗话从未少论王维,至今依然。但相对于王维在诗歌上的卓越艺术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教育》2017年07期
广西教育

论王维诗中的立体空间与层次美

一、王维诗歌的立体空间王维之诗在意象组合方面颇有过人处,但囿于苏轼“诗中有画”(《东坡题跋·书摩诘〈蓝田烟雨图〉》)的评价,人们对王维诗歌的认识常陷入平面化的误区。本文认为,就视觉效果来说,王维诗中景物带来的感受要放在立体空间中考量。在立体空间内来考量王维的诗歌,想象得越立体,得到的审美感受就会越丰富。不妨来看《终南山》一诗: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首句写终南山接近“天帝之都”,言其高峻;次句写终南山与其他山连接不断绵延至海,言其长远。故沈德潜云:“近天都言其高,到海隅言其远。”(《唐诗别裁集》)这造成了终南山在纵向维度和横向维度上的延伸,形成了二维平面内“高远”的视觉效果。在颔联中,“白云”“青霭”的变化实质上是其在三个维度上弥散的“汽”,它们允许观察者出和入。出“白云”后回望,三个维度上的颜色同时变白,形成了“先开到闭”的效果,这是“合”;入“青霭”后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2016年01期
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

王维诗歌宋代接受与传播方式初探

中唐时期元稹和韩愈大力推举李白与杜甫后,王维在诗史中的地位已开始下滑,到了宋代,许颛在其《彦周诗话》中更是明确标举:“孟浩然、王摩诘诗,自李杜而下,当为第一。”[1]384这一论断极有影响,看来王维诗歌在诗坛的影响力逐渐减弱是不争的事实,加之宋人于王维多论其画,故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渐趋边缘化。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本文以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与传播方式为起点,讨论王维诗歌产生多样化传播媒介的原因,由此确认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与传播并未完全边缘化,反而逐渐步入王维诗歌被全面“发现”的时期。一、王维诗歌宋代接受与传播方式的三大类型(一)诗书画三种传播媒介的转换——以《辋川集》为例《辋川集》有图画传播,题画诗作传播,书法传播三种传播方式。王维著《辋川集》又自绘《辋川图》,唐代已是诗画并行流传。自五代郭忠恕临摹此图后,宋代摹写之风更甚,《辋川图》的盛行带动了王维诗集的传播。《辋川图》的摹写及欣赏须建立在理解《辋川集》的基础上,欲知辋川二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都学坛》2014年01期
南都学坛

王维研究二十年(1993—2012)定量分析

王维是盛唐诗人的典型代表,其诗“替中国诗定下了地道的中国诗的传统,后代中国人对诗的观念大半以此为标准”[1]。王维又擅绘画,可谓多才多艺。学人对王维的研究亦是唐代文学研究中一大重镇。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随着研究队伍的不断壮大,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王维研究日益丰富,发表论文以及出版专著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研究的范围亦日趋开阔,而期刊论文对于学术研究来说更具直观性和代表性,为全面、及时地了解王维研究的现状,我们将1993年至2012年这20年时间作为考察区间,以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这一数量最大的论文数据库所收录的期刊论文作为统计来源,对王维研究的期刊论文成果做出计量分析,以求对20年王维研究的现状从数量乃至质量上予以客观揭示。一、论文时间分布为考察20年来王维研究成果的多少,我们依照“王维”、“王摩诘”、“摩诘”等多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在进行详细的查重之后,再进一步对期刊论文数量进行逐年统计,并按照知网提供的“核...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理论月刊》2013年06期
理论月刊

民俗视阈中的王维诗

王维是中国诗歌史上最为著名的诗人之一。其诗“浑厚闲雅”(《西清诗话》语),“澄澹精致”(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语),“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诗人玉屑》语),不仅在当时被目为“天下文宗”,“诵于人口”,[1]而且也是整个中国诗歌史上不可多见的绝唱。我们可以这样说,王维的诗歌创作既是盛唐气象的充分体现,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王维诗歌的评价,历来可谓汗牛充栋,其中亦不乏中的之言。或言其清远画面,或述其空灵禅意,见仁见智,不一而足。然而,综观历来前贤时彦们有关王维诗的评价,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即人们批评的视角均是从精英文化的角度,而没有人从民俗的、大众文化的视角来对之进行观照。一种真正伟大的充满活力的文化,必然是具有超时空性的。毫无疑问,王维的诗歌创作,正是中国文化宝库中的这样一种优秀的、极具生命力的珍贵遗产。王维的诗歌不仅作为一种精英文化历来为士大夫们津津乐道,而且也作为一种颇具民俗特质的文化在广大的、下位的民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3期
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盛唐盛世对于王维及其诗歌的造就

王维诗歌盛唐接受的事实,让我们获得了这样的深刻认知:盛唐是王维的时代;盛唐诗歌的主流趣味是以王维为领袖的都城诗的趣味;盛唐盛世造就了王维及其诗歌。从诸多文献中可见,王维的诗歌拥有诸如宁王、岐王、薛王、太平公主、玉真公主以及代宗皇帝等等的一大批特殊读者。胡适在《白话文学史》里说王维“乐府歌辞在当时很流传,故传说说他早年用《郁轮袍》新曲进身,又说当时梨园子弟唱他的曲子,又说他死后代宗曾对他的兄弟王缙说:‘卿之伯兄,天宝中诗名冠代,朕尝于诸王座闻其乐章。’……”①我们发现,代宗有一种王维情结,有一种王维诗歌美学阅读期待。尧斯根据读者的阅读心理所提出的“期待视野说”,即当读者遭遇某文学作品时,既已生成的阅读经验和存留的阅读记忆,将其参与到此在的阅读之中,使自身进入一种特定的情感状态,产生阅读期待。代宗生于开元十四年(726),到天宝元年(742)时他已经16岁了,开元二十九年(741)代宗被封为广平王,至德二年(757)进封为楚王,乾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