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人不幸诗之幸:约翰·邓恩与王维比较研究

英国诗人约翰·邓恩(1572-1631)生活在16、17世纪之交,他和8世纪中国唐代诗人王维(701-761)在人生经历和诗歌创作上有很多相似之处。邓恩为玄学派诗歌的代表人物,评论界对其人其诗的研究从17世纪一直延续至今。虽然在18、19世纪,邓恩诗歌受到误解,但在20世纪初,由于格里厄逊(H. J. Grierson,1866-1960)和T. S. 爱略特(T. S. Eliot, 1888-1965)的倡导,邓恩诗歌重新获得评论界的青睐。尤其是20世纪40、50年代风靡一时的“新批评”派,更是把“玄学派”诗歌奉为英语诗歌的圭臬。时至今日,在英语文学界,玄学诗派研究仍然是批评家关注的热点之一。但在国内,对邓恩诗歌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邓恩诗歌的研究更是刚刚开始。另一方面,历代学者对杰出禅诗诗人王维的研究同样具有悠久的历史。从唐至清一千多年间(618-1911)各种诗论、诗话从未少论王维,至今依然。但相对于王维在诗歌上的卓越艺术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17年08期
美术观察

禅宗:王维诗画的结构空间——以《辋川集》和《辋川图》为例

苏轼有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苏轼《东坡题跋·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第94页)无论在诗歌写作还是在绘画创作中,王维的禅宗思想均有着直观的呈现。禅宗在王维的思想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其中不仅融合了他对儒道思想的理性认知,也与他亲和自然、隐居山林的生活方式紧密相关;另一方面,关于生命之轻的意识与王维对儒道思想结合的思考交缠,自我的生命变得轻盈与流动,诗意顿生。王维以禅入诗,《辋川集》便是此中代表,该集是他与裴迪的唱和诗集,主要描绘他们隐居辋川的静致生活与逸动情趣。《辋川集》描摹了辋川文杏馆、临湖亭、白石滩、漆园等20处景观,诗与景观相互映衬,共同构筑了秩序井然、境界高渺的辋川别居图。而《辋川图》将这些景观在画面上再现,唱和了诗词。王维的《辋川集》与《辋川图》均以轻快、飘散的景物,构筑着生命之轻的禅道空间。由此,王维在绘画与诗歌的相互诠释中抵达了禅宗之思。换个角度说,禅宗构建了王维诗歌与绘画的空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08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关于王维《辋川集》的“禅意优游说”质疑

前言《旧唐书》中关于王维隐居辋川这一段介绍说:“得宋之问蓝田别墅,在辋口;辋水周于舍下,别涨竹洲花坞,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尝聚其田园所为诗,号《辋川集》。”“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寥寥几字,大轮廓描绘当时王维的生活状态,远离世俗喧嚣,隐居世外,弹琴赋诗,与朋友闲庭信步,淡然度日,似乎我们都能想到这样的场景,但深究其背后,王维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啸咏终日呢?在啸咏终日的状态下,王维心中又是怀揣着一个怎样的世界、用怎样的心境看辋川上的云卷云舒,辋川外的世间百态?历来《辋川集》的研究,大都认为这组诗二十首“清淡隽永,禅意深沉,意境高妙”,诗歌背后的辋川是一个闲静自然的美好居所,而隐居此地的王维更是宁静闲适、超然物外。另外将这组诗二十首做禅意解释的也大有人在,其认为《辋川集》勾画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辋川,其背后潜藏着一个偌大神秘的精神世界,辋川是一个“空灵宁静,翛然出尘”的人间圣地,王维在其中“妙谛微言,与世尊拈花,迦叶微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26期
青年文学家

徘徊于长安辋川之间的诗人王维

王维,生于祁州。关于王维家室的资料相对匮乏,但是,从祁县往蒲州的迁徙以及系谱来看,这是一个中央政权级官方文化的家庭。王维幼年早熟,《新唐书》中说他“九岁知属词”。对中央集权有着很强的指向性的家世对于这个神童所给予的厚望不难想,王维很早就离开蒲州来到作为权势与文化的枢纽都城长安。一、从蒲州到长安与此时期的王维创作多为乐府诗,女性和边塞换而言之爱情和冒险,成为王维诗歌创作的两大主要题材。少年的意气和稚气,使得这种具有类型性和非事实性的乐府诗成为王维未成熟时期的主要创作形式。也正是由于区别于正统诗这种非正式的、安慰性的、片面的文学,反而更容易真实的表现人的内心。年少的王维已经在长安体验到权利的压抑,而乐府这种文学样式具有其他诗歌无可比拟的御用和娱乐性质,一定程度上降解着伦理的制约和社交上的顾虑。其代表作《陇头吟》中“长安少年游侠客,夜上戍楼看太白”,可以看到长安的繁华与疏离。贵族与寒士的对立,成为一种长安主要的社会矛盾,王维在贵族掌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2016年01期
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

王维诗歌宋代接受与传播方式初探

中唐时期元稹和韩愈大力推举李白与杜甫后,王维在诗史中的地位已开始下滑,到了宋代,许颛在其《彦周诗话》中更是明确标举:“孟浩然、王摩诘诗,自李杜而下,当为第一。”[1]384这一论断极有影响,看来王维诗歌在诗坛的影响力逐渐减弱是不争的事实,加之宋人于王维多论其画,故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渐趋边缘化。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本文以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与传播方式为起点,讨论王维诗歌产生多样化传播媒介的原因,由此确认王维诗歌在宋代的接受与传播并未完全边缘化,反而逐渐步入王维诗歌被全面“发现”的时期。一、王维诗歌宋代接受与传播方式的三大类型(一)诗书画三种传播媒介的转换——以《辋川集》为例《辋川集》有图画传播,题画诗作传播,书法传播三种传播方式。王维著《辋川集》又自绘《辋川图》,唐代已是诗画并行流传。自五代郭忠恕临摹此图后,宋代摹写之风更甚,《辋川图》的盛行带动了王维诗集的传播。《辋川图》的摹写及欣赏须建立在理解《辋川集》的基础上,欲知辋川二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都学坛》2014年01期
南都学坛

王维研究二十年(1993—2012)定量分析

王维是盛唐诗人的典型代表,其诗“替中国诗定下了地道的中国诗的传统,后代中国人对诗的观念大半以此为标准”[1]。王维又擅绘画,可谓多才多艺。学人对王维的研究亦是唐代文学研究中一大重镇。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随着研究队伍的不断壮大,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王维研究日益丰富,发表论文以及出版专著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研究的范围亦日趋开阔,而期刊论文对于学术研究来说更具直观性和代表性,为全面、及时地了解王维研究的现状,我们将1993年至2012年这20年时间作为考察区间,以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这一数量最大的论文数据库所收录的期刊论文作为统计来源,对王维研究的期刊论文成果做出计量分析,以求对20年王维研究的现状从数量乃至质量上予以客观揭示。一、论文时间分布为考察20年来王维研究成果的多少,我们依照“王维”、“王摩诘”、“摩诘”等多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在进行详细的查重之后,再进一步对期刊论文数量进行逐年统计,并按照知网提供的“核...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