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汉隐喻句对比研究英汉隐喻句对比研究

本文主要以原型模型理论及认知语言学理论为指导,对英汉隐喻句进行对比研究,试图对英汉隐喻句的生成机制及体现形式加以探讨,从而说明英汉隐喻句在生成机制及体现形式方面的异同。本研究旨在阐明隐喻像捏合机制、代换机制和转化机制一样,也是一种句子生成机制。隐喻是语言中的普遍现象,自古就受到研究界的重视。特别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对隐喻的研究更呈多元化趋势。人们从哲学、逻辑学、社会学、符号学、现象学、阐释学、心理学、语用学等多个学科、多个角度对隐喻的本质、工作机制及作用进行研究。80年代兴起的认知语言学则把隐喻看作一种思维现象,认为它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把隐喻和句法结合起来进行研究的还为数不多。虽然以韩礼德为代表的系统功能语法学派提出了“语法隐喻”这一新颖的术语,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对隐喻的解码会影响词汇语法的选择,所以隐喻既是一种词汇现象,也是一种语法现象,或者说是一种词汇语法现象。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探讨隐喻在句子形成中  (本文共1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英语广场(学术研究)》2012年02期
英语广场(学术研究)

英汉味觉词“甜”的隐喻对比研究

引言自从亚里士多德起,隐喻就一直是学者们所热衷研究的课题。传统隐喻理论把隐喻看作是一种普通的修辞手段。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兴起,人们对隐喻的认识上升到认知高度。1980年,莱考夫和约翰逊的《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的出版掀起了隐喻界的革命风暴。隐喻认知观认为:隐喻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现象,而且是一种认知现象,是人类的一种基本认知机制,是人类认知活动的结果与工具(Lakoff G.&Johnson,M.,1980)。隐喻包括两个概念域,即源域和目标域。隐喻的本质就是通过另一种事物来理解和经历某一种事物。它是从某一认知域到另一认知域的映射。通过隐喻,人们通常用一个比较熟悉又易于理解的源域理解另一个不熟悉的较难理解的目标域。本文以北大CCL现代汉语语料库和金山词霸为基础,从认知语言学角度,着力对“甜”的味觉隐喻进行研究。英汉语中“甜”的隐喻对比研究“甜”,最早出现在《说文解字》中:“舌,知甘者”今作甜。其本义是像糖和蜜的味道,与“苦”相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界(理论版)》2012年10期
文学界(理论版)

隐喻视角下英汉情感词汇“喜悦”和“悲伤”的对比研究

隐喻是认知语言学的主要研究课题之一,这一课题自提出之日起便引起众多专家学者的关注。关于情感的概念隐喻研究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外许多学者从隐喻理论的视角对人类表达情感的概念化过程进行了系统研究。国外主要代表人物是Lakoff。在国内,张辉等学者运用历史与共识研究相结合的方法对英汉情感概念隐喻进行了研究。纵观众学者对情感概念隐喻的研究发现,大部分研究都是选择一种情感进行英汉比较分析,从中找出两种语言中表示同一情感概念隐喻系统的异同。“喜悦”和“悲伤”是人类情感的两个极端,本文将其在英汉表达中的异同进行对比,以期帮助人们进一步了解情感隐喻的实质。情感是表达人类经验的主要手段之一,认知语义学的理论基础表明情感隐喻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还是思维方式的体现。指导我们行为的概念系统很多都是以隐喻的方式建构的。由于“认知系统既能影响情感,还能被情感影响”(Ortony,1988),对情感概念的研究也是对人类认知系统的研究。跟其他概念隐喻一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疯狂英语(教师版)》2009年04期
疯狂英语(教师版)

英汉“恐惧”隐喻对比研究

1.引言普通心理学认为,情感是人对客观事情的态度体验及相应的行为反应(张厚璨,2002:17)。情感作为“人类经验中最普遍、最基本的方面之一”(Ortony et al.1988:3),其构成与组织呈现出丰富的多样性。但情感又是抽象的,往往让人觉得难以言状、琢磨不透。为了更好地理解抽象的情感概念,在这一概念的认知过程中,人们通常将它隐喻化。隐喻在情感的概念化中起着重要作用,“表达情感的语言绝大部分是隐喻化的”(K?vecses,2000:5)。这样,情感研究便超出了心理学的领域,情感隐喻也成为人类认知研究的重点课题。在人类“喜、怒、哀、惧和爱情”五大基本情感的概念构成中,“愤怒”隐喻是引起国外语言学家关注最多的一种(如Lakoff,1987;K?vecses,1990a;Lakoff&K?vecses,1987等)。近年来,诸多国内学者对“愤怒”、“爱情”和“喜悦”隐喻也开展了大量的英汉对比研究,其中有代表性的包括:林书武(19...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08年34期
科技信息

英汉人体隐喻化对比研究

一、引言隐喻是一种普遍现象,西方对隐喻的研究最初是从修辞学的角度开始的。近些年来,隐喻逐渐成为认知语言学家的研究兴趣。Lakoff和Johnson发表的《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标志着隐喻在认知语言学领域研究的开始。原始人类在最初认知世界时,遵循着“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原则,以体认或体验的方式来直接认同于世界,即把人作为衡量周围事物的标准。人类把自身身体的认识作为始源域(sourcedomain),投射到不熟悉的、抽象的目标域(target domain),从而达到认识陌生事物的目的,并在语言中产生了大量采用人体部位作喻体的隐喻。(陈家旭,2007:89)本文以人体隐喻为研究内容,运用映射模式探讨了两种语言在人体隐喻上的异同。同时分析英汉两种语言中隐喻机制异同的原因。二、英汉人体隐喻化认知对比Lakoff和Johnson认为,隐喻在日常生活中是无处不在的,不但在语言中,而且在思想和行为中。我们赖以进行思考和行动的日常概念系统,在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英语广场(学术研究)》2013年06期
英语广场(学术研究)

“思想”概念隐喻的英汉对比

引言我思故我在,“思想”是人类最宝贵的特质。但“思想”(ideas)存在于人类的大脑中,它看不见,摸不着,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更没有味道和触感。那么人类是如何认识“思想”?如何表达“思想”?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中,有关“思想”的表达是否有相同点?是否有差异?本文将依据“概念隐喻理论”,通过对大量英汉有关“思想”的语料分析,对比研究其概念隐喻表达的异同及原因,由此来回答以上问题。概念隐喻理论概述Lakoff&Johnso(n1980)、Lakof(f1987)的概念隐喻理论认为,隐喻不仅是一个语言现象,而且是一个思维和认知现象。他对隐喻的定义是:隐喻的实质就是通过另一类事物来理解和经历某一类事物。语言中的隐喻表达是隐喻性思维的表层体现。他认为,我们平时进行思考和行动的日常概念系统,基本上都具有隐喻性质。概念隐喻是从一个概念域(源域)向另一个概念域(目标域)的系统映射。例如在概念隐喻ANGER IS FIRE中,人们是通过对“火”的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