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江南文化与唐代文学研究

江南文化是在吴越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古代重要的区域文化,总体上经历了由尚武到崇文的转变。其发展与中国古代经济、文化重心的南移过程紧密相连。江南文化具有鲜明的柔润、刚勇、开放、崇文等特征,人文传统深厚。初盛唐时江南经济发展迅速,安史之乱迅速推动经济、文化南移的进程;中晚唐时期江南经济地位超过北方,大量百姓士人移民江南,同时江南世家大族与普通家族力量的此消彼长,构成江南文化与文学兴盛的重要社会背景。江南籍诗人是唐代文学创作的重要力量,在唐诗发展的各个时期尤其是中晚唐,他们都做出了重要贡献。江南诗歌创作兴盛是江南文化中心地位形成的重要标志。唐代江南家族诗人群体甚多,既是崇文文化传统使然,也与唐代江南教育尤其是私学教育兴盛密切相关,私人授学、家学等作用尤其突出。江南诗会是中唐重要的文化现象,规模空前、影响巨大。诗会促进了群体创作方式——联句酬唱的兴盛,联句诗歌在内容与艺术上都有重要价值。江南诗会还常常是多种艺术形式的盛会。诗会与联句  (本文共2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唐代润州诗歌研究

唐代地域文化与文学研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成为古代文学研究的一个热点课题。将文学的发生发展与某特定地域的自然环境、风俗习惯、社会历史等文化因素相关联,无疑是对古代文学研究领域的一次扩展。这种强调空间因素的研究方法,使得以往在以时间背景为主要线索的研究中所忽视的某些问题开始凸显出来,如某些文化弱势区的文学创作或某些中小作家的文学意义等都开始引起研究者的关注。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唐代地域文学研究已经取得了相当可观的研究成果,但此前的研究大多着眼于宏观视野的下的地域文学总体风貌,对特定地域文学的微观研究还尚待深入。本文从微观入手,以唐代润州地区的文学创作情况为研究主体,来探讨吴文化影响下的润州诗歌创作所表现出来的地域性风貌。润州,唐开元时划入江南东道,属于吴文化盛行的江南七州之一,该地区的文学创作具有鲜明的吴文化特征。在唐代诗歌与地域文化之关系的研究过程中,对润州诗歌的研究同样具有典型意义。本文所考察的诗人,包括占籍润州的本...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唐代皖南诗歌研究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高峰时期。江南地区在唐代中后期逐渐取代黄河中下游成为我国经济和文化重心所在。学术界对有关江南文化与唐代文学研究的成果较多,但是将“亦在江南偏”的皖南地区文化与唐代文学作为独立研究对象的专文尚付阙如,所取得的相关成果则散见于各类著述之中,至今尚未有较为系统的整体性研究。陈尚君《唐诗人占籍考》填补了唐代文士以占籍为单位的空间排列的研究空白,其中包括对今属皖南地区的江南西道的宣州、池州,江南东道的歙州等地的文士占籍,这为研究唐代皖南文学与文化提供了最基础的条件。其次,戴伟华《唐方镇文职僚佐考》以方镇为切入点对唐代文士的动态分布做了全面梳理,其中涉及到对今属皖南地区的宣歙观察使使府文人的研究,这对考察皖南文学与文化发展也颇为有益。本文试图沿着前辈学者开辟的道路,以人物的本贯占籍和诗歌的创作地点为视角,对唐代皖南地区经济进步带来的诗歌发展进行有益的探讨,对唐代皖南诗歌的成就以及内部不同区域诗歌发展的不平衡...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才智》2017年25期
才智

《文心雕龙》译本中江南文化精神的体现

《文心雕龙》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第一部鸿篇巨著,刘勰在其中阐述的文学观既蕴含着中国中原文化的阳刚文学精神,又凸显出江南阴柔文化的审美样态。他视文学为人生之根本,而人生体现和遵循的又是宇宙法理之根本。因此,《文心雕龙》所阐释的是刘勰对前人和他所处的时代、地域文化精神和审美样式的归纳、总结,同时也是他自己对其的新认识与反思精神,反映的是江南阴柔文化精神和审美样态知性体系。《文心雕龙》文本话语样式、谋篇布局就是江南士人精神的样态,其表征样式、话语形态就是六朝人、尤其是六朝士人的精神格局的显性体现,《文心雕龙》文本就是六朝士人的精神世界的栖息的家园,就是刘勰那个时代的文化诗学观照,也是刘勰本人的哲学观、诗学观。刘勰对另一概念“文”的讨论也贯穿了同样的思想。刘勰认为,文学就是人之文。人的参与之所以促成宇宙的三位(天地道)一体,因为人是灵性所钟。“爰自风姓,暨于孔氏,玄圣创典,素王述训,莫不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设教,取象乎《河》、《洛》,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2017年25期
《商业文化》2017年25期
商业文化

中国越剧小镇,宋卫平先生的再造

越剧小镇,在宋卫平先生的家乡嵊州,那里是中国女子越剧的发源地。嵊州,是越文化的中心,而越文化是江南文化的主体。越剧小镇,将是中国生活史上的一场伟大变革。它将把人们在舞台上看到的越剧文化,和所在的江南文化、江南生活,重新进行组合,并融入全球最新的现代文明成果,创造一种超越时空的理想生活形态。通过定居、旅居、旅游三种方式,未来数十年间,越剧小镇将深刻影响中国人的生活。 山水环抱的桃源秘境宋卫平先生说:“越剧小镇要做文化小镇、旅游小镇。到这里来,对中国最灿烂的文化,对戏曲史、爱情史……,都要有个浏览。”这个在他家乡的小镇,将是绿城史上第一个文旅小镇。越剧小镇在嵊州城区西南9公里,从市区直达基地的交通干道,正在成型之中。而嵊州到杭州的车程是2小时、到上海是3小时。小镇总占地面积约3.8平方公里。基地内,分布着三个自然村落和一条明清古街。三个村落江南韵味依旧,且其中施家岙村为中国女子越剧发源地,现已成为全球越剧戏迷的“朝圣之地”。村落内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2013年02期
史学月刊

江南文化传统的本体之辨

“江南文化”是一个内涵与外延都颇为宽泛的概念,包容性颇强,因此在实际使用中不免众说纷纭、泛滥无归。相对而言,江南文化传统因为有具体意义上的指向性,看似更容易达成共识。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关于江南文化传统的研究,同样一直处于一种众语喧哗、歧义丛出的状态,研究者往往不加分辨,各取所需,最终结果必然偏执一隅,失之全豹。有鉴于此,对于江南文化传统的本体内涵实有细加分辨的必要。这当中,有三个问题尤需要厘清:其一,讨论江南文化传统,应考虑哪些维度?其二,江南文化传统的内核是什么?其三,江南文化不同阶段、不同范围的形态特征应当如何把握?一维度之辨江南文化传统可分为诸多维度,譬如政治文化传统、经济文化传统、文学传统、艺术传统、学术传统、宗教传统等。在江南文化传承中,一些耳熟能详、口口相传的词句往往具有鲜明的指示性,烙刻着各类传统的深刻印记。当我们谈到春秋战国之际吴、越争霸,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时,自然会联想到江南政治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探索与争鸣》2011年12期
探索与争鸣

首届江南文化论坛研讨会简讯

2011年7月23日一24日,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华东师范大学思勉高等研究院中国江南学中心、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在浙江金华联合主办“首届江南文化论坛”。来自国内外近50所(家)高校,科研机构、学术期刊的百余名专家学者,就江南文化研究的诸多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人的探讨。一方面是宏观的整体研究,主要包括理论研究和对江南文化整体性特征的描绘。理论研究较突出的是复旦大学蒋凡教授,其以宏观的视野,从理论的高度探讨了地域文化(文学)研究的方法、思路以及需要注意的问题。对江南文化整体性特征的研究也是本次大会的热点之一。浙江师范大学梅新林教授对以“箫”与“剑”为代表的刚柔相济的江南文化精神进行了探索与重释。南京师范大学张中概述了清乾隆时代到现代近三百年的江南学术。另外如葛永海、景遐东、黄爱梅、陈书录等或通过对江南文化的历时性勾勒,或通过不同区域历史文化的比较,从不同角度加深了对江南文化精神的研究。另一方面是微观的具体研究,大致可分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