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江南文化与唐代文学研究

江南文化是在吴越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古代重要的区域文化,总体上经历了由尚武到崇文的转变。其发展与中国古代经济、文化重心的南移过程紧密相连。江南文化具有鲜明的柔润、刚勇、开放、崇文等特征,人文传统深厚。初盛唐时江南经济发展迅速,安史之乱迅速推动经济、文化南移的进程;中晚唐时期江南经济地位超过北方,大量百姓士人移民江南,同时江南世家大族与普通家族力量的此消彼长,构成江南文化与文学兴盛的重要社会背景。江南籍诗人是唐代文学创作的重要力量,在唐诗发展的各个时期尤其是中晚唐,他们都做出了重要贡献。江南诗歌创作兴盛是江南文化中心地位形成的重要标志。唐代江南家族诗人群体甚多,既是崇文文化传统使然,也与唐代江南教育尤其是私学教育兴盛密切相关,私人授学、家学等作用尤其突出。江南诗会是中唐重要的文化现象,规模空前、影响巨大。诗会促进了群体创作方式——联句酬唱的兴盛,联句诗歌在内容与艺术上都有重要价值。江南诗会还常常是多种艺术形式的盛会。诗会与联句  (本文共2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唐代润州诗歌研究

唐代地域文化与文学研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成为古代文学研究的一个热点课题。将文学的发生发展与某特定地域的自然环境、风俗习惯、社会历史等文化因素相关联,无疑是对古代文学研究领域的一次扩展。这种强调空间因素的研究方法,使得以往在以时间背景为主要线索的研究中所忽视的某些问题开始凸显出来,如某些文化弱势区的文学创作或某些中小作家的文学意义等都开始引起研究者的关注。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唐代地域文学研究已经取得了相当可观的研究成果,但此前的研究大多着眼于宏观视野的下的地域文学总体风貌,对特定地域文学的微观研究还尚待深入。本文从微观入手,以唐代润州地区的文学创作情况为研究主体,来探讨吴文化影响下的润州诗歌创作所表现出来的地域性风貌。润州,唐开元时划入江南东道,属于吴文化盛行的江南七州之一,该地区的文学创作具有鲜明的吴文化特征。在唐代诗歌与地域文化之关系的研究过程中,对润州诗歌的研究同样具有典型意义。本文所考察的诗人,包括占籍润州的本...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唐代皖南诗歌研究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高峰时期。江南地区在唐代中后期逐渐取代黄河中下游成为我国经济和文化重心所在。学术界对有关江南文化与唐代文学研究的成果较多,但是将“亦在江南偏”的皖南地区文化与唐代文学作为独立研究对象的专文尚付阙如,所取得的相关成果则散见于各类著述之中,至今尚未有较为系统的整体性研究。陈尚君《唐诗人占籍考》填补了唐代文士以占籍为单位的空间排列的研究空白,其中包括对今属皖南地区的江南西道的宣州、池州,江南东道的歙州等地的文士占籍,这为研究唐代皖南文学与文化提供了最基础的条件。其次,戴伟华《唐方镇文职僚佐考》以方镇为切入点对唐代文士的动态分布做了全面梳理,其中涉及到对今属皖南地区的宣歙观察使使府文人的研究,这对考察皖南文学与文化发展也颇为有益。本文试图沿着前辈学者开辟的道路,以人物的本贯占籍和诗歌的创作地点为视角,对唐代皖南地区经济进步带来的诗歌发展进行有益的探讨,对唐代皖南诗歌的成就以及内部不同区域诗歌发展的不平衡...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装饰》2017年03期
装饰

关于江南文化研究的若干重要问题探讨

苏晓静Su?Xiaojing刘士林Liu?Shilin中国的地域文化虽然谱系众多,但最重要的两大代表为南北文化。[1]北方文化以中原文化与齐鲁文化为重心,南方文化以吴越文化与荆楚文化为翘楚。在这四个文化区域中,就原创性与历史影响而言,又以孕育了伦理文明的齐鲁文化与创造了诗性文化[2]的江南文化为代表。近年来,江南文化研究渐成显学,影响广泛,但由于在对象与范围、现状与问题、理论与方法等方面缺乏基础性研究和战略性设计,在很大程度上既制约了江南文化研究的学术探索,也影响其在当今文化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对这些基础性的问题进行梳理和讨论,有利于促进江南文化研究走向深入和成熟,以及更好地推动江南文化资源的传承、保护和开发利用。一、对象与范围:从“经济区”“行政区”到“核心区”“扩展区”开展任何学术研究,都需要确定具体的研究对象和范围。对江南文化研究而言,则是如何界定“江南”的概念和范围,以便为江南文化研究提供明确的对象和边界。关于“江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装饰》2017年03期
《河北学刊》2017年04期
河北学刊

江南文化的诗性本质与母语文学的重构和发展

一作为一个历史文化概念,“江南文化”是在江南这一文明生态环境中创造的、在吴越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特定的文化样态。在此,条分缕析地阐释“江南文化”为何并非本文目的之所在,而在“江南文化”的话语谱系中解析江南文学创作与母语写作之间的逻辑关系,才是笔者试图探究的旨归。必须承认,江南文化是一种相当完美或“完成”得非常好的文化形态,它既有文化上、地理上的要素,也有其中所涵盖的日常生活状态和风尚习俗;既有空间上的规定性,也有时间上的纯粹性。在笔者看来,江南文化无异于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在很大程度上,国人更多地是通过文学创作的形式、通过充满文明气息的每一个生活细节,触摸到这一“想象的共同体”充满诗意的柔软质地,感受到千百年来在文学中完成的个性化江南的文化魅力。亦如人云:“在文学的地理上,南方想象自楚辞、四六骈赋起直至明清的声律学说、性灵小品、江南的戏曲丝竹,无论雅俗,都折射出文采斑斓、气韵典丽的风貌,而历来的‘南渡、南朝、南巡、南迁、南...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鉴》2017年12期
艺术评鉴

试论琵琶作品《妈妈的爱》中的母爱情思

琵琶作为一种古老的乐器,经过千百年来的传承与发展,大量的琵琶作品涌现,现代创作技法的引入,使得琵琶乐曲更加丰富与多元化,琵琶曲目的种类繁多,人们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艺术的要求也在提高,在众多的曲目中,哪一种才更能吸引听众的耳朵,哪一种才能成为经典广为流传,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汇集了刘德海先生的作品进行分析。本文以《妈妈的爱》作品为例,探寻作品中母爱的展现方式,以及呈现母爱的不同阶段[1]。对《妈妈的爱》不同的章段进行分析,“母爱”是人世间最朴实最纯真的爱,此作品是传统琵琶曲目中中表达母爱的第一曲,填补了曲目中“母爱”主题的空白,本文通过对作品的分析,解读出其展现母爱的技法,为琵琶作品的创作与演奏提供可参考的方法。在刘先生众多的作品中始终贯穿着一个主线,那就是爱与美的展现,时刻体现他对感情的重视。2012年创作的作品《妈妈的爱》,是献给天下母亲的作品,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爱,也是世间最朴实无华的爱,这首曲目以琵琶的演奏形式更好的展现了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商业文化》2017年25期
商业文化

中国越剧小镇,宋卫平先生的再造

越剧小镇,在宋卫平先生的家乡嵊州,那里是中国女子越剧的发源地。嵊州,是越文化的中心,而越文化是江南文化的主体。越剧小镇,将是中国生活史上的一场伟大变革。它将把人们在舞台上看到的越剧文化,和所在的江南文化、江南生活,重新进行组合,并融入全球最新的现代文明成果,创造一种超越时空的理想生活形态。通过定居、旅居、旅游三种方式,未来数十年间,越剧小镇将深刻影响中国人的生活。 山水环抱的桃源秘境宋卫平先生说:“越剧小镇要做文化小镇、旅游小镇。到这里来,对中国最灿烂的文化,对戏曲史、爱情史……,都要有个浏览。”这个在他家乡的小镇,将是绿城史上第一个文旅小镇。越剧小镇在嵊州城区西南9公里,从市区直达基地的交通干道,正在成型之中。而嵊州到杭州的车程是2小时、到上海是3小时。小镇总占地面积约3.8平方公里。基地内,分布着三个自然村落和一条明清古街。三个村落江南韵味依旧,且其中施家岙村为中国女子越剧发源地,现已成为全球越剧戏迷的“朝圣之地”。村落内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