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移植肾受者骨质丢失的原因及治疗

目的:调查移植肾受者骨质丢失现状并分析其主要临床影响因素,了解维生素D受体(vitamin D receptor, VDR)基因多态性在上海移植肾受者中的分布及其与骨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 BMD)的关系,观察单用骨化三醇或联用阿仑膦酸钠对移植肾受者骨质丢失的治疗作用。方法:调查 140 例移植肾功能良好稳定(血肌酐≤ 2 mg/dl )、定期随访、对本试验知情同意的移植肾受者骨质代谢现状,并分析腰椎和股骨近端 (股骨颈,股骨华氏三角和股骨粗隆) 骨密度主要临床影响因素。通过聚合酶链反应-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PCR-RFLP)方法分析了80例无亲缘关系的移植肾受者的VDR基因型,并用双能X线吸收仪测定骨密度。选取经骨密度测定诊断骨质减少和骨质疏松的移植肾受者30例(男7例,女23例),随机分为两组:⑴A组(14例):骨化三醇 0.25μg;⑵B组(16例):阿仑膦酸钠 10mg/d +骨化三醇 0.2  (本文共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一军医大学
第一军医大学

NF-κB 诱捕物ODN减轻大鼠移植肾早期损伤的试验研究

目的(1)探讨低温缺氧保存/复氧对ECV-304的NF-κB活性及粘附分子和趋化因子基因表达的影响;(2)探讨在ECs中以及低温缺氧保存条件下,脂质体介导NF-κB诱捕物ODN对ECV-304的转染效率;(3)评价NF-κB诱捕物ODN对ECV-304的NF-κB活性及其下游粘附分子和趋化因子基因活化的影响;(4)建立大鼠移植肾模型并观察含NF-κB诱捕物ODN脂质体复合物的ECs对大鼠肾脏保存的效果;(5)观察在ECs中及低温缺氧保存条件下,脂质体介导诱捕物ODN对大鼠供肾的转染和NF-κB诱捕物ODN对大鼠移植肾早期损伤的保护作用。方法一、将培养至融合待用的ECV-304细胞给予低温(4℃)ECs缺氧保存6h,在给予复氧0h,1h,2h,4h,6h,12h。提取各时间点细胞的核蛋白,用EMSA测定NF-κB的DNA结合活性;提取复氧后6h细胞的总RNA,利用RT-PCR技术测定,正常细胞以及复氧后6h细胞的ICAM-1、VC...  (本文共1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三军医大学
第三军医大学

肾移植受者巨细胞病毒感染及其对移植肾影响的临床研究

由于免疫抑制剂的发展,特别是环孢素A(CsA)应用于临床,同种异体肾移植急性排斥反应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都已明显降低,肾移植近期效果得到了显著改善。然而,尽管应用了预防急性排斥反应足量的免疫抑制剂,肾移植远期效果却未能得以相应的提高,移植肾的平均半寿期(half-life)仍只有在7-10年,这主要是因为以间质纤维化为特点的慢性移植物肾病(CAN)缓慢而进行性地损害了移植肾,最终导致肾功能衰竭、患者恢复透析。CAN是目前移植肾长期存活的主要障碍和肾移植1年后移植物功能丧失的主要原因。CAN最基本的病理改变为细胞外基质沉积、间质纤维化。许多免疫和非免疫因素都可以导致CAN。在引起CAN的众多病因中,近年来动物实验发现巨细胞病毒(CMV)感染可能是又一个重要的原因。CMV为人类病毒感染中常见的病原体。60~90%的健康成人曾经感染过CMV。CMV是一种弱致病因子,对免疫力正常的个体不具有明显毒力,但一旦感染,CMV即终生潜伏于宿主体内...  (本文共10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第二军医大学
第二军医大学

影响肾移植长期存活的多因素分析—单中心2016例肾移植回顾

器官移植是20世纪医学发展中最伟大的创举之一。肾脏移植是众多器官移植中最早开展并获得成功的器官。血管吻合技术的发展、短期低温保存供体器官的成功和免疫抑制药成功应用,使肾脏移植成为国际上治疗终末期肾病的一个最有效和成熟的方法。随着80年代环孢素的发明问世和在器官移植临床中的成功应用,肾移植后移植器官的存活率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尸体肾移植后一年的肾存活从50%上升至85%。数十万名尿毒症患者通过接受肾脏移植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他们过着与正常人一样的生活,生儿育女,心理健康。近年来更有许多新型强效的免疫抑制药用于临床,如他克莫司(TAC)、骁悉(MMF)、Zenapax等,研究证实,这些药物进一步改善了近期的移植效果。遗憾的是相对于移植后短期人、肾存活率的显著提高而言,移植一年以上的年移植器官丢失率没有显著的改变,远期存活率的提高并不让人十分满意。我院肾脏移植中心自1978年以来,已经施行了尸体肾脏移植2016例,数量上在全国名列前茅,一...  (本文共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医科大学
南京医科大学

AdEasy-CTLA4Ig与调节性T细胞延长大鼠移植肾存活时间的实验研究

器官移植是治疗各种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和肿瘤的最有效方法。但由于排斥反应的存在,使移植物的存活时间、移植后功能以及受体的生存时间、生活质量均不尽人意。免疫抑制剂的问世,特别是环孢素A(CsA)的问世,虽然使器官移植发生了里程碑式的进步,但由于免疫抑制剂存在一些根本的缺陷,如非特异性的全身免疫抑制,可使受体易遭受致命的感染;促发肿瘤;无法阻止慢性排斥反应的发生与进展;肝肾毒性以及其它并发症与副作用,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任何从排斥反应的根本、也就是从机体免疫系统的范畴来解决移植免疫排斥问题是当今移植学界研究的热点。诱导受体的“免疫耐受”状态是治疗移植后排斥反应最令人憧憬的发展方向,也是唯一可能在不影响机体免疫状态情况下,使移植物与宿主共存的策略。所谓免疫耐受是指受体对供体的器官和组织产生耐受,不排斥,而对第三方的器官和组织有正常的免疫反应。耐受与排斥是有机的统一体。免疫防御、免疫监视和免疫自稳是机体免疫系统永久存在的的三大...  (本文共1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Fractalkine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急性排异关系的研究

第一部分Fractalkine在肾移植受者尿液和血液的表达对移植肾状态的无创性监测引言肾移植目前已经成为终末期肾病患者主要的治疗手段之一,随着近年来移植免疫研究的不断深入和新型免疫抑制剂的不断问世,急性排异发生率显著下降,一年移植物的存活率得到了明显的提高,但是由于急性排异不仅可以引起移植物早期失功,而且对后期慢性移植物肾病和移植物长期存活有直接的影响,急性排异仍然是术后主要并发症之一。在新型免疫抑制方案下,急性排异临床表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移植肾区疼痛、少尿、血尿、发热、血压升高等传统表现多不典型,移植物的病理活检已经成为急性排异诊断的主要方法,但病理活检的有创性不可避免存在诸如出血、移植肾破裂等严重的并发症,较难被患者接受,同时活检无法在短期内反复进行,不利于动态随访观察,特别是在门诊患者中;另外活检标本还存在代表性问题,穿刺局部的组织有时候并不能很好的代表整个移植物的状态;而且病理结果与移植物状态可能并不完全一致,有时候移...  (本文共1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