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群自报健康的水平与分布研究

人群自报健康的水平与分布研究[背景] 卫生系统的首要目标是促进人群的健康。人群健康评价是卫生政策过程乃至公共政策过程的关键环节。伴随流行病学模式的转变,单纯依靠死亡信息的人群健康综合评价已不能适应卫生系统决策和管理的需要,人群非死亡性健康状况的综合测量是形成完整的人群健康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患者或调查对象自报或自评包括身体和心理等各方面的健康状况实现对健康状况的评价,是人群非死亡性健康信息收集的一个主要手段。但人群自报健康信息的应用受到自报健康资料跨人群可比性问题的局限,同时由于缺乏对人群自报健康水平与分布综合测量研究,通过人群自报健康资料获得的非死亡性健康信息不仅难以与实际卫生系统的管理和决策有机地结合,还可能进一步影响卫生系统绩效的改善。[目的] 抓住目前国际上关于非死亡性健康评价的研究热点,针对自报健康研究中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利用上海市嘉定区、宝山区、金山区和崇明县4区(县)的家庭卫生服务调查资料,在解决自报健康资料  (本文共1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2年12期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

人群健康综合测量——健康期望寿命的发展及应用

期望寿命(life expectancy)是评价人群健康状况的代表性指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群健康状况的不断改善,人均期望寿命迅速提高,然而期望寿命的不断增长,是否带来实际寿命中健康生存期的相应延长,抑或是带病及非健康状态生存期的扩张?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推动了人群健康综合测量(sum-mary measures of population health,SMPH)研究中一个新指标的发展,即健康期望寿命(health life expect-ancy)。[1]健康期望寿命以期望寿命为基础,不仅考虑了生命的长度同时反映了生命的质量。1健康期望寿命的产生与发展1.1健康期望寿命的产生1964年,Sanders在《社会健康水平的测量》一文中提出,应当开发一种改良型的寿命表方法对人群健康状况予以分析评估,在了解人群生存概率的同时,也关注不同健康状态下的生存质量[2]。这可能是关于健康期望寿命最早的概念雏形。1969年美国原卫生、教育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2年03期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健康期望寿命指标分类及评价比较

人群健康状况是社会卫生状况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评价指标分为单一型与复合型两类。期望寿命是传统的单一型指标的典型代表,它只能从数量上反映人群生存时间长短,而无法反映生命的质量。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状况和人群健康水平的不断改善,期望寿命增长放缓且逐渐趋稳,其对人群健康状况变化的敏感性大为降低。健康期望寿命(health expectancy)作为一种复合型指标,在期望寿命的基础上,可对人群健康状况进行更为科学合理的综合性评价。本文区分了不同类型的健康期望寿命指标,评价了不同指标间的差异与联系,进而结合国内实际情况讨论了当前研究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为将来的研究指明了方向。1相关背景健康期望寿命是在期望寿命的基础上产生的,它不仅考虑了生命的长度更强调生命的质量,其最早由美国学者Sanders[1]于1964年提出概念原型“生产人年(productive man-years)”。20世纪70及80年代,在欧洲和北美地区健康期望寿命相关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1年03期
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

成都市成人伤残调整期望寿命研究

随着疾病谱的改变,慢性病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慢性病造成的非致死性健康结果对人类生存质量的影响越来越被人们重视,单纯依靠死亡信息的人群健康综合评价已不能适应卫生系统决策和管理的需要。本研究在2008年开展了成都市人群健康状况调查,结合人群死亡和自报健康状况两方面的信息,在考虑生命数量的同时考虑生命的质量,采用伤残调整期望寿命(DALE)综合反映成都市成人健康状况。生日期最接近调查日期的1名18岁以上居民为健康状况调查对象,共调查1 800人。1.2方法城区采用入户调查,郊区采用集中调查的方式进行健康状况问卷调查。采用2002年世界卫生调查健康状态描述部分问卷[1],包括自报健康状况问题和健康情景问题两部分。自报健康状况问题涵盖身体活动、情绪、生活自理、睡眠、精力、社交、疼痛、视力8个健康核心领域。健康情景问题为一个小故事,描述了一个人物的健康状况,要求调查对象想象小故事中描述的人物与自己具有相同的年龄和社会背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2017年01期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

健康期望寿命的应用与发展

长期以来,死亡资料用于监测人群健康,相对容易收集、并可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间比较。但是近半个世纪以来,人均寿命的增长主要表现为长期存在的各种慢性病。期望寿命(Lifeexpectancy,LE)不断延长,并不等于健康。健康期望寿命(health expectancy,HE)从生命的质量和数量两方面综合反映了人群健康水平。目前,健康测量指标繁多,WHO和欧美发达国家在健康期望寿命指标选择应用上各不相同,主要包括健康调整期望寿命和健康状态期望寿命。中国仍处于探索比较阶段,各地健康期望寿命研究指标繁简不一,人群健康综合测量工具使用各有侧重,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可比性较差。因此,综合分析比较国际上成熟的做法,对如何选择适合国情、面向基层的健康监测指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健康期望寿命的涵义与分类1.1健康的定义1978年,WHO《阿拉木图宣言》明确“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病痛,而且包括身体、心理和社会方面的完好状态”,建立了“生物—心理—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成都市成人健康期望寿命及其相关因素研究

目的:计算能用于跨人群比较的成都市成人健康期望寿命,分析健康相关因素。方法:采用多阶段抽样方法,抽取成都市三区县18岁及以上常住居民1800人。用问卷调查的方法获得自报健康及相关因素资料。用CHOPIT模型校正自报健康的切点位移偏倚。按Sullivan法计算健康期望寿命。用分类树模型分析健康的相关因素。结果:调查对象报告过去30天总体健康及健康各领域状况良好,报告总体健康“差”或“很差”的比例为10.6%,报告健康各领域“重度困难”以上的比例低于3%,呈现出自报健康的顶效应。对相同的健康情景问题,不同调查对象的评判结果存在差异。CHOPIT模型结果显示年龄、地区和月收入等人口和社会经济学因素影响了调查对象对自报健康切点的判断。校正自报健康的切点位移偏倚后,消除了自报健康的顶效应。成都市成人20~岁组健康期望寿命为39.62岁,60~岁组为11.93岁。女性各年龄段的健康期望寿命值高于男性,但非致死性后果造成的寿命损失量及寿命损失...  (本文共1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