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化加速时期村庄集聚及规划建设研究

在我国,农村人口占主导、农村地域广大这些基本国情决定了我国农村建设研究的重要性。随着城市化进入加速时期,乡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不再是原来意义上从事单纯个体农业生产的聚落,社会分化带来异质性增强,农村的生产要素面临着分化和重新组合的要求,从分散走向集聚。村庄集聚是村庄空间发展的趋势,但是由于长期以来对村镇规划的忽视,尤其是对于小城镇镇域内部空间组织研究几乎仍是空白,造成现有的村庄规划理论严重滞后于规划实践的发展,实践中往往用简单化的空间集聚模式来处理当今多样化和复杂化的新型农村,缺乏对村庄建设融合多学科的深入细致的分析和研究,导致规划实施乏力。因此,必须对此加以深入、细致的研究,推动乡村转型,促进城乡协调发展。这一研究对于建构更为完善的农村发展理论体系,指导农村建设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本文力图借鉴各学科的研究成果,通过综合研究和分析城市化加速时期村庄集聚的背景、机制、特点,把握村庄结构的变迁。结合多层次规划实践,从新经济  (本文共2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河学刊》2012年12期
黑河学刊

正确处理社会转型加速时期人民内部矛盾

在社会转型的不同时期,人民内部矛盾的变化发展呈现出不同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程。目前,我国已经开始全面进入社会转型的加速期。这一时期的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根本利益的不可调和,依旧属于非对抗性的矛盾,矛盾斗争的形式却不见得能完全与之对应。如果忽视这一时期的人民内部矛盾,或处理不当,必然会产生种种消极社会后果。在某些特定的情境和突发事件的语境下,甚至会诱发足以影响社会稳定和发展全局的问题。基于这一种认识,我们在实践中必须着重把握以下几个方面:一、实事求是地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法当下中国可以说是新生与腐朽并存,先进与落后共存。同许多后发国家所走过的道路一样,中国社会转型加速时期是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也是一个政治上容易动荡的时期o.改革要实现体制的转轨、制度的创新、利益的调整、思想观念的转变.不可避免地要触及深层次的矛盾。围绕着利益问题,各层面、各类型矛盾层出不穷,而每一对矛盾中又往往包含着各种复杂因素,彼此相互影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智能城市》2017年09期
智能城市

城市化加速时期集体土地制度下的乡村规划研究

在城市化加速时期,乡村规划的背景有所变化,不再是原中的城乡结合部区域,城中村和小产权房的现象十分严重,被本封闭的发展模式,而是在社会经济上的变化十分明显,城乡社会各界人士所关注。由于这些现象的频发,导致城市近郊呈人口流动十分频繁,所以,在集体土地制度下的对乡村规划进现出拼贴的现象,城市规划范围内,也形成了很多集体土地的行加强,是十分有必要的,但是在规划的时候,要坚持可持续飞地,也就是隶属于行政区管辖,但是并不和本区相连的土发展原则。地。在城乡人口流动的时候,是和土地的流动不一致的,所以1集体土地制度的概念在近些年来,不仅仅是在城市的近郊区出现局部拼贴现象,在农村地区,也开始出现拼贴现象,导致城市社区多种产权用地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可以说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同并存现象愈演愈烈,而乡村的土地却被大量闲置。在一些发达时作为我国半个世纪以来,城乡社会经济二元化体制这一制度地区,国有土地用地呈现饱和的趋势,所以,在乡村地区进行的基础,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规划师》2013年04期
规划师

城市化加速时期集体土地制度下的乡村规划研究

2008年1月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不仅以立法方式将“乡规划”“村庄规划”纳入了城乡规划的统一体系,还将“乡规划”“村庄规划”与“镇规划”“城市规划”分离开,成为了特定和独立的规划对象,并明确区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核发规定①,凸显了国家法律对城市和乡村分别实行国有土地制度与集体土地制度城乡二元差异的重视。在城市化加速时期,基于封闭、稳定的农村发展的乡村规划背景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经济变化显著,城市和乡村人口流动频繁,震荡与冲突加剧,土地制度的影响深远,乡村规划研究亟待加强。1集体土地制度影响下的城乡规划1.1城市扩张的巨大需求2011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1.27%,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市建设用地迅速增加(图1)。随之而来的是城市扩张引发的用地矛盾日益尖锐,对农村集体建设用地②的需求不断增加。不少地方通过在乡村规划建设中大搞“迁并”“并居”“农民上楼”等,以求节约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规划师》2003年01期
规划师

城市化加速时期村庄结构的变化

在我国,农村地域广大、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国农村建设研究的重要性。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众多学者已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城市化的另一端—农村。此外,城乡协调发展的必然趋势也促使人们更多地关注农村。随着城市化的进一步发展,乡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不再是原来意义上从事单纯个体农业生产的传统聚落。传统村庄的结构建立在小农经济的基础之上,带有规模小而分散的特点,具有很强的同质性。现在,由于新型的城市化方式、产业化发展方式以及农民剩余劳动力分化等多重机制的作用,农村的生产要素面临着变异、分化与重新组合的要求,正在由“同质同构”向“异质异构”转变,从分散走向集聚。同时,村庄性质也正在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它们与城市的关系在发生变化。因功能转换而导致的空间的功能和布局也必将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更具有复杂性。城市化加速时期村庄结构的变化1.1从单一走向复杂1.1.1村庄的同质同构性逐渐减弱改革开放后,由于城乡间“壁垒”的松动,乡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民族学刊》2015年05期
民族学刊

转型加速时期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结构性贫困研究述论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社会迎来改革开放,整个社会在邓小平“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理论指导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等飞速发展,中国社会普遍进入社会转型加速时期。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成为这种大转型时期的贫困高地,即无论从结构性,还是生产力、区域性、文化性等致贫因素的叠加性效应,成为我国贫困比较集中、贫困区域比较广延、贫困内涵比较丰富的地区。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在社会转型加速时期的贫困问题演变为结构性贫困1。对于结构性贫困研究2,论文数量不多,主要集中于农民、农民工方面的结构性贫困研究。本文基于危害与治理视角对社会转型加速时期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结构性贫困进行探讨,以求教于方家。一、结构性贫困理论述要社会转型加速时期我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贫困问题除了地理环境、传统文化、自然灾害、个人因素外,关键的致贫要素就是结构性的因素。对于结构性贫困最典型的理论就是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制度造成工人阶级贫困的研究,认为工人阶级贫困的根源是资本主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