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白血病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及受体相关的信号蛋白表达研究

目的 为探索JAK/STAT途径活化与细胞增殖和凋亡之间的关系打下基础。方法 设立系列浓度GM-CSF刺激TF-1细胞,观察细胞增殖与凋亡;建立免疫沉淀和Western Blot印迹方法,检测经GM-CSF 100ng/ml瞬时诱导的TF-1细胞信号蛋白JAK2和STAT3酪氨酸磷酸化情况。结果 经过GM-CSF刺激后,细胞不但免于凋亡,TF-1细胞还呈现剂量与时间依赖性的增殖反应。当缺乏GM-CSF刺激时,细胞处于静止状态并于6小时后开始凋亡;加入0.1ng/ml的GM-CSF时,细胞开始出现增殖反应;GM-CSF浓度为1.0ng/ml时,细胞增殖反应进一步提高:当GM-CSF浓度为2.5ng/ml时,细胞增殖进入平台期;进一步延长GM-CSF刺激时间或加大GM-CSF刺激剂量,细胞增殖反应并不同步增强。当培养体系不加GM-CSF,耗竭细胞因子6小时后,倒置显微镜下呈现折光改变,TF-1细胞开始走向凋亡;耗竭细胞因子12  (本文共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生命科学》1960年40期
生命科学

细胞信号蛋白的特征与胞内信号传递

细胞信号蛋白的特征与胞内信号传递朱奎,冯根生,傅继梁(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分子生物学开放实验室上海200433)摘要细胞内部的信号传导是由一系列信号蛋白所介导的,这些信号蛋白按照一定的排列组合,通过瀑式反应将细胞信号逐级传递下去.人们在这些信号蛋白中发现了一些带有规律性的结构,如SH2、SH3、PH和PTB结构区段,并认为这些特殊结构是信号蛋白在胞内排列组合的基本成份─—“接头”,可以特异性地与磷酸酪氨酸、聚脯氨酸等结构结合,从而构成胞内的信号途径与网络.关键词信号蛋白,结构,传导网络细胞间通讯在多细胞生物中极为重要。胚胎细胞的生长、转移、分化及形成特定的组织等,都依靠信号在细胞间的传递。在成体中,细胞信号协调着正常细胞的行为和对创伤、感染的应答。一旦这些信号途径受阻,便会引发肿瘤、糖尿病、免疫、神经和心血管系统的疾病。细胞间的通讯一般分两步完成。首先是胞外步骤,胞外分子结合到靶细胞的特殊受体上,将“休眠的”受体激活;接着是胞内步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生命的化学》2007年06期
生命的化学

脑信号蛋白与细胞运动及肿瘤

1.脑信号蛋白(semaphorin)概述脑信号蛋白是分泌型的或者膜相关的糖蛋白,首先由Kolodkin等[1]在1992年研究蝗虫胚胎中神经生长锥的导向分子时发现,所有的脑信号蛋白包含一个保守的400个氨基酸残基的Sema结构域,该结构域在神经丛蛋白(plexin)和酪氨酸激酶受体Met、Ron中也存在。脑信号蛋白的大小为400 ̄1000个氨基酸不等,取决于除Sema结构域和一个PSI(神经丛素,脑信号蛋白,整合素)结构域外的其他所具有的结构域。丛蛋白是脑信号蛋白主要的受体家族,这些丛蛋白是一个具有同源性的蛋白质家族,最初因其在细胞黏附中发挥作用而被识别。细胞外Sema结构域是丛蛋白的特征性结构,紧接着是3个PSI结构域,即免疫球蛋白样、神经丛素和转录因子结构域,其细胞内结构域和p120RasGTPase激活蛋白(p120RasGAP)的GAP结构域具有同源性,在不同的丛蛋白中高度保守。丛蛋白能够和邻近细胞的脑信号蛋白及细胞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血栓与止血学》2011年03期
血栓与止血学

脑信号蛋白4D生物学功能的研究进展

脑信号蛋白(Semaphorin)家族是一类具有胞外sema结构域的保守蛋白质,最初作为影响神经发育的轴突导向因子而被发现。Semaphorin 4D(Sema 4D)又称CD 100,是Semaphorin家族成员之一。近期研究发现Sema 4D与血栓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同时在轴突导向、免疫调节及肿瘤生长转移等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本文就Sema 4D的结构、受体特点以及Sema 4生物功能与疾病的关系等方面的研究进展作一综述。1 Sema 4D的结构与分布Sema 4D是一个分子质量为150 ku的跨膜型同源二聚体蛋白质。其分子结构从氨基酸末端依次为Sema结构域、Ig结构域、富有赖氨酸的延长区、疏水的跨膜区以及胞液尾[1]。Sema 4D以二聚体形式存在于细胞表面,细胞活化时它可以裂解释放出一个分子质量为120 ku的可溶性Sema 4D,但保留有二聚体Sema 4D的生物活性[2]。Sema 4D分布比较广泛,在免疫系统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17年07期
临床口腔医学杂志

口腔扁平苔藓关键转录信号蛋白的表达差异分析

口腔扁平苔藓(oral lichen planus,OLP)是一种病因复杂的T淋巴细胞介导的慢性炎症性疾病,反复发作,迁延不愈,癌变率约为0.4%~2%,WHO将其列入潜在恶性疾病之一[1]。虽然OLP具体发病机制尚未明确,但近年来研究证实,OLP是上皮细胞凋亡病理性增加以及损害局部长期存在的炎症反应(CD8+T细胞浸润带及细胞因子IL-2、INF-γ、TNF-α等分泌水平增加)[2]。引发OLP上皮细胞凋亡及炎症状态的主要原因是,上皮细胞膜表面以及胞内众多蛋白信号通路形成复杂的免疫调控网络,彼此之间相互诱导、促进、协同或拮抗,继而细胞依据自身存活与凋亡信号的强度决定上皮细胞的凋亡与否,最终引起OLP炎症的慢性迁延不愈[3]。因此,寻找参与上皮细胞凋亡以及炎症反应相关的信号蛋白,尤其是关键信号蛋白对探索OLP发病机制以及靶向免疫治疗该疾病均具有重要的意义。本研究拟探究筛选OLP发生发展过程中所涉及的主要下游转录信号蛋白,以期为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科学》2008年16期
安徽农业科学

信号蛋白14-3-3分子结构及功能研究现状

14-3-3蛋白最初是从哺乳动物脑组织中分离得到,并根据DEAE纤维素柱分级分离和淀粉凝胶电泳的迁移率将其命名为14-3-3[1]。长期以来,14-3-3蛋白被认为是脑组织所特有的,但是随着克隆技术的发展,大量研究表明该蛋白在真核生物细胞中普遍存在。近年来,14-3-3蛋白已经引起人们广泛关注。许多研究表明,14-3-3蛋白具有多种生物功能,拟南芥中的14-3-3蛋白就被称为综合调控因子(General Reg-ulatory Factors,GRFs)。因此,对其结构、功能和作用机制的研究有重要的意义。1 14-3-3蛋白的分子结构14-3-3蛋白是一种酸性可溶性蛋白,分子量约为25~30KD。研究表明,该蛋白是一类蛋白家族,至少包含48类153种异构体[2]。根据逆向层析洗脱的顺序,人们将哺乳动物脑组织中14-3-3同工型命名为α、β、γ、δ、ε、η、ξ,后来所提取的其他14-3-3蛋白同工型也依此法命名。在不同种属中,14...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