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考虑保险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研究

在金融数学中,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最优消费投资问题。这个问题的研究起源于Merton(1969,1971),投资者的资产在消费和投资之间进行分配,期望在时间区间[0,T]或[0,+∞)的消费效用或终值财富效用最大化。在Merton及其他学者研究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当中,都是考虑投资者的资产在消费和证券投资组合之间进行分配。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金融资产结构发生了变化,不再仅仅包括银行储蓄存款和有价证券,而且选择购买保险的越来越多。考虑以上原因,投资者个人资产的分配不再仅仅局限于消费和证券市场投资两个方面,而且还应该考虑投资者是否购买各类保险,也就是说,投资者应该考虑自己的资产在消费、证券投资组合和购买保险之间进行合理分配,以达到投资者的期望效用最大化。本学位论文对Merton及其他学者研究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进行改进,考虑资产在消费、证券投资组合和购买保险之间进行合理分配,还讨论了引入保险模型后,保险决策过程对消费投资决策的影响。在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3期
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国中上等收入阶段最优消费率测算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人均GDP从1 042美元快速增长至6 094美元。短短十余年间,中国已经从刚步入中下等收入水平跨入中上等收入国家之列,经济发展成果举世瞩目。根据日本与“亚洲四小龙”步入高收入国家或地区的经验与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教训,未来十年将是我国能否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实现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是经济发展的攻关期。我国经济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也积累了一系列的问题。其中,最受关注的便是经济发展的结构问题。十年来我国的最终消费率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由2000年的62.3%下降到2010年的48.2%,年均下降1.4个百分点。高投资率与低消费率的经济结构明显相异于发达国家,投资过剩与消费不足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因此,调整经济结构、促进居民消费也就成为“十二五”计划的主要目标之一。但是,启动消费需求就会降低国民储蓄率,由于国民储蓄率是决定投资率的主要因素,因此居民消费倾向的上升可能导致投资率的下降。关于消费率问题,国内学者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系统工程学报》2014年06期
系统工程学报

通胀服从均值回复过程的最优消费和投资决策

i引言最优消费和投资问题的研究由来已久,自Markowitz于1952年提出均值方差分析方法以来,投资组合决策问题逐渐成为金融数学的主题之一.但最初的投资组合理论是静态的,投资者的决策仅受终端财富的最大化的约束.直至1970年,MertonW用动态规划原理得到了连续时间模型下最优消费和投资问题的解,其研究成果为后来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随着时代的变革,Merton模型已很难适应现代金融的变化,于是国内外学者逐步将大量的不确定因素,如投资者的态度、随机收入、红利、Knight不确定和通胀等因素考虑进来,使得模型与实际相符.Wang[2-41分别在固定收入假设下和随机收入假设下研究了收入对最优消费,储蓄和投资决策的影响.近年来,国内外学者把通胀因素考虑进来,丁传明等@和吕会影等[6】分析了通胀波动率对最优消费和投资的影响.FeP研究了在通胀及马尔科夫机制转换条件下的最优消费和投资决策问题.Bensoussan等M在消费篮子价格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经济论坛》2014年06期
经济论坛

最优消费率与经济增长——基于索洛模型的分析框架

一、引言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对保持国民经济稳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而消费率偏低一直是制约我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影响因素(袁志刚,朱国林,2002;方福前,2009)。我国扩大消费的政策为何成效有限?消费率提高到什么水平是最优的?我国是否存在一个合理的消费率区间?这些是当前保持我国经济稳定增长应回答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西方经济增长理论中已隐含着最优消费率的存在性。马尔萨斯(1798)指出:“必然存在着一个位于消费与投资之间的点,在该点把生产的能力和消费的愿望都加以考虑后,对财富的增加才具有最大的诱导力量”。费尔普斯(1961)认为,索洛模型中与资本积累黄金律相对应的储蓄率使人均消费达到最大化,而使社会福利最大化的储蓄率对应的消费率就是最优消费率。戴蒙德模型则表明,经济通过市场竞争达到稳态时,可能会存在资本积累过度的情况,也就是说稳态消费率低于最优消费率(罗默,2012)。国内已有学者探索了中国最优消费率的存在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技视界》2014年20期
科技视界

基于通胀预期的最优消费与投资组合的研究

0引言最优消费与投资问题作为微观金融学研究的重要方向之一,是研究金融经济学中资本资产定价和风险管理等经济问题的基础,对金融经济理论的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早在1970年代,著名的金融经济学家Merton[1]就己经开始着手研究连续时间下的最优消费和投资问题,并在完备的市场假设条件下建立了经典的消费和投资模型。至今该模型已被众多相关的学者[2-4]所研究,但他们中多数是在原模型的基础之上,对相关的假设、条件加以改进而已。基于金融市场的不断创新与完善,我们需要对更加符合实际的模型加以研究。基于现有的理论基础[5],我们研究了在消费篮子价格完全可观察的情形下,优先考虑随机通胀和红利支付这两种主要的影响因素,来求解使得投资者来自于消费与终端财富期望效用最大化的最优消费与投资策略,通过解HJB方程从而得到投资者的最优消费和投资策略,同时在理论上得出修正后的互助基金定理,并在不变相对风险厌恶(CRRA)效用这一特殊给定情形之下,得到投资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场现代化》2014年19期
商场现代化

基于汉密尔顿方程的最优消费路径研究

一、引言社会总产出由消费和投资决定,在不考虑折旧的情况下,投资等于资本的变化率。经济的增长和资本的积累取决于消费和投资之间的比例。那么消费和投资之间的最优比例是什么?资本折旧率和贴现因子对总的社会效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本文研究的是经济增长的最优消费投资路径,理论框架是持久收入假设和内生增长理论,选择的模型是资本产出弹性为单位弹性的AK模型,这是因为资本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购买外国的先进技术设备来发展本国的经济,发挥自己的后发优势。二、模型模型假定该国只生产一种产品,该产品既可以消费又可以投资,该产品作为投资品和消费品的时候,两者之间可以相互转换。经济增长由资本决定,消费和投资之间的比例是由行为人决定的,政府的目标是通过政策引导消费路径,使行为人可以获得最大效用。设生产函数为yt=Akt,其中A反映技术水平,yt、kt和ct分别表示在t时期的生产量、资本量和消费量(ct≥0,kt≥0),k0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