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考虑保险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研究

在金融数学中,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最优消费投资问题。这个问题的研究起源于Merton(1969,1971),投资者的资产在消费和投资之间进行分配,期望在时间区间[0,T]或[0,+∞)的消费效用或终值财富效用最大化。在Merton及其他学者研究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当中,都是考虑投资者的资产在消费和证券投资组合之间进行分配。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金融资产结构发生了变化,不再仅仅包括银行储蓄存款和有价证券,而且选择购买保险的越来越多。考虑以上原因,投资者个人资产的分配不再仅仅局限于消费和证券市场投资两个方面,而且还应该考虑投资者是否购买各类保险,也就是说,投资者应该考虑自己的资产在消费、证券投资组合和购买保险之间进行合理分配,以达到投资者的期望效用最大化。本学位论文对Merton及其他学者研究的最优消费投资模型进行改进,考虑资产在消费、证券投资组合和购买保险之间进行合理分配,还讨论了引入保险模型后,保险决策过程对消费投资决策的影响。在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财富效应影响下的最优消费与经济增长

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对节俭的倡导。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思想的主要代表人物孔子、孟子、荀子等,所倡导的“节俭消费观”一直是中国消费思想的主流。2015年世界银行统计数据表明,全球国家平均储蓄率约为24.2%,储蓄率超过30%的23个国家中,亚洲占据16个。从儒家文化代表性国家来看,2015年韩国、新加坡的储蓄率分别为35.5%,46.1%;中国近年来储蓄率一直在50%左右,长期占据世界排名前三甲。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拉丁美洲地区的平均储蓄率仅为17.6%,非洲地区的储蓄率仅为13.7%。儒家文化的“崇俭黜奢”思想,使得众多东亚国家形成了重视储蓄、偏好财富积累的传统文化。同儒家文化国家的节俭观相似,Weber(1904)的“资本主义精神”理论,认为西方新教中也蕴含重视财富积累的精神,这种精神是西方新教国家经济崛起的重要原因。我们看到,在效用来源方面,无论是在东亚儒教还是在西方新教,储蓄带来的财富积累都能给人们带来巨大的愉悦...  (本文共1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导刊》2012年09期
经济研究导刊

进口和中国最优消费率的关系研究

一、背景意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经济增长快速且维持稳定。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前进的三架马车———投资、消费、进出口中,投资和进出口一直保持大好走势,但作为经济发展原动力的消费却势头不足。中国消费率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低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消费率一般在70%~80%之间[1],中国居民消费率较低且持续下降,尤其2000年以来从46%降至2007年的36%(见P157表2)。以往研究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时,过多重视出口对经济增长起的拉动,然而中国持续的贸易顺差却没带动中国消费的上升。一些学者经过数据分析,还发现中国的居民消费率与实际贸易余额呈负相关关系,尤其2000年以后更为明显。另外,中国长期的巨大贸易顺差也引起了与多国的贸易摩擦等问题,导致中国对外贸易越来越面临出口压力。因此,仅通过净出口(进口和出口的差额)来研究对外贸易对中国经济增长和消费率的影响,是不能全面地、综合地反映事实的,应该从进口、出口两个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财经问题研究》2011年03期
财经问题研究

中国的最优消费率及其政策含义

一、引言关于是否存在最优消费率的争论已经持续了许多年,直到目前仍没有达成一致。例如,张守一、曾令华、吴忠群、刘迎秋、杨圣明以及吴忠群都认为存在最优消费率,并提出了衡量消费率是否合理的原则[1]-[6]。其中吴忠群、刘迎秋和杨圣明给出了合理消费率的区间[3-4-5]。但是他们所给出的消费率的区间也不尽相同。史永东和齐鹰飞以及袁志刚和何樟勇对中国经济的动态效率进行了分析,认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处于动态无效率状态[7-8]。他们的分析暗含着这样一个观点:存在一个最优的资本积累率,从而存在一个最优的消费率。但是他们没有给出最优积累率的值,从而也就不可能估算最优消费率的取值。而罗云毅等则否定了最优消费率的存在性[9]。许多研究认为,从逻辑上说应该存在某个合理的消费率,但是难以加以理论说明,更难以量化[10-11]。可见,如何评估中国消费率的合理性仍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在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中,黄金律是衡量资本存量是否合理的一个重要依...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05年11期
统计研究

基于消费者跨期选择的中国最优消费路径分析

一、家庭跨期消费行为的分析框架(一)研究消费者跨期选择的现实意义近8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的运行态势,一方面是消费需求不足,扩张需求的政策效果并不显著。另一方面是长期采用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又使我国宏观经济在许多方面呈现“过热”趋势,宏观决策面临两难选择,甚至在基本判断上也出现莫衷一是局面,如“仍处于紧缩趋势中”、“已出现过热趋势”、“有冷有热”等。我国在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过程中,较少考虑宏观经济运行的微观基础,特别是缺乏站在消费者利益角度的决策分析,这是扩张需求政策不能达到预期效果的重要原因。消费者的决策行为可以归结为消费者在一定收入预算约束下,自主选择消费和储蓄的比例,也就是现在消费和未来消费的比例,从而实现自己的效用最大化。要理解消费者行为必须理解消费者如何将收入在消费和储蓄之间进行分配,即消费者如何进行跨期选择。消费者如何进行跨期选择不仅关系消费效用最大化的实现,而且关系整个经济运行的态势。因为“代表性家庭”决定自己消费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1990年20期
统计研究

动态投入产出模型的最优消费跟踪问题

我国政府的宏观调控目标是保持经济稳定,使总供给与总需求基本平衡,并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引导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推动社会进步。宏观调控手段有经济的、行政的和法律的三种形式。其中投资政策作为宏观调控手段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而愈发显示出其重要性。本文利用投入产出模型讨论如何用调节投资来调节供需,以寻求供需平衡的可行性。一、引言由Leontief于1953年最先提出的动态投入产出模型[1]为:x(k)=Ax(k)+B[x(k+1)-x(k)]+y(k)(1)式中,x(k)∈Rn为产出向量,y(k)∈Rn为已知最终消费向量,A∈Rn×n为消耗系数矩阵,B∈Rnxn为投资系数矩阵,A和B为已知常数矩阵。通常In-A是非奇异的,而矩阵B是奇异的,这是由B的经济含义决定的。例如当农业为第i个产业部门时,B的第i行为零行。显然模型(1)是假定了经济总是处于一种供需的动态平衡之中。但在经济运行中过量的需求或过量的供给总是存在的,因此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