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内地早期佛教造像研究

Buddhism was brought into China at about Christian Era. Combined with the Chinese local culture, it became a new Buddhism culture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 which is greatly different from the original Indian Buddhism, and influenced the circumjacent countries, such as Korea, Janpan, the so-called Chinese Character Culture Circle countries deeply. As a significant part of Buddhism culture, its statues still leave p  (本文共1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中国早期佛教造像民族化与世俗化研究

中国早期佛教造像在许多地区都有所发现,而以鲁南、苏北以及西南和江南地区的发现较为集中。近几十年来,随着考古发现的进展,许多学者对于中国早期佛教造像艺术的传播路线、风格源流作了研究,也有学者针对具体的地域、具体的器物进行了专题探讨,但较少对其民族化和世俗化特征及规律,特别是把它们相互联系起来进行专门的研究。早在印度特别是贵霜帝国,佛教及其图像艺术就开始了神化与世俗化交织的辩证发展历程。东汉以来佛教造像传播到中国,又与具有浓厚世俗精神的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相结合。民族化和世俗化是中国早期佛教造像在传播和发展中的重要特征,并对中国艺术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本文试图对中国早期佛教造像艺术民族化和世俗化的特征、过程及其社会文化条件进行较为系统、综合的研究。本文主要分为以下几部分:前言简要介绍与本课题有关的研究现状、本文的选题目的和研究方法。第一章介绍中国迄今已发现的东汉中晚期、三国、西晋时期早期佛教造像,包括西南地区墓葬中的早期佛教造像、...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众考古》2017年05期
大众考古

山东博兴龙华寺佛教造像发现记

龙华寺遗址远景从山东博兴县城往东北走大约10公里,虽然断裂,但还和身子对接在一起。后来在距便到了博兴县经济开发区张官村。此3米远的地方又挖出了一坑石质和白陶佛造村周围是一片庄稼地,与鲁北平原像,其中便包括了后来被世人誉为“东方维纳斯”上的其他普通村庄并没有太大分别。如果不是的蝉冠菩萨像。因为30多年前的一次偶然发现,谁也不会想到受时代所限,这批被村民偶然发现的佛教这片土地下面竟会埋藏着大量精美有纪年题记造像面临着流散的命运。在此后的几年中,博铭文的佛教造像,更不会想到这里是历史上赫兴县文物管理所征集、抢救回72件造像,其中赫有名的龙华寺所在。9件带铭文,所记年号有东魏和北齐年间的武定、天保、乾明、太宁、天统、武平等。当时出土重见天日造像的具体数量已不可考,诚为一大损失。在这批造像出土7年后,博兴县又发现了1976年4月初,张官村村民张文臣与张大量的铜佛造像。1983年秋,崇德村村民贾效立俊在帮人建房挖地基时,发掘出三尊巨大石国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华手工》2017年06期
中华手工

仵应汶大师工作室 一场水晶雕刻的修心之旅

水晶雕刻,需要创作者具有精细的雕刻技艺和从容的心境。仵应汶大师工作室,就是以研究创作佛教造像为主的专业水晶雕刻工作室。一尊尊面部饱满、鼻梁挺直、眉宇弯曲的菩萨,有着行云流水般的线条,磨砂工艺的处理让雕像显得刚柔并济,将作品的庄重与飘逸表达得恰到好处。从艺40多年来,仵应汶培养了多名弟子,其中有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高级工艺师等。一位大师,带动了一个流派的传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中)》2017年06期
美与时代(中)

南方早期佛教造像创制模式的汉化

佛教造像最初兴起于中国南方四川一带,四川早期佛教造像几乎还处在对古印度佛教造像的模仿阶段,其明显带有古印度马图拉与犍陀罗艺术二者融合后的造像风格。如四川乐山麻浩1号汉代崖墓门楣出现的单尊浮雕坐佛像(图1),佛像高37cm、宽30cm,其面部五官残缺不清,头后圆形项光,高肉髻发式,着通肩式袈裟,左手紧握衣角,右手施无畏印,呈现出“U”形衣纹。再如同年,距麻浩崖墓不远的柿子湾1号蜀汉崖墓墓室门楣亦有与之造型相近的佛像,此种创制模式带有强烈的古印度、犍陀罗佛教艺术造像风格,此时我国的南方早期佛教造像创制处于无意识地模仿阶段,但有相关记载表明佛教在东汉末年已在民间广受欢迎,规模之浩大。据《三国志·刘繇》记载:“笮融者,丹杨人,……。乃大起浮图祠,以铜为人,黄金涂身,衣以锦采,垂铜槃九重,下为重楼阁道,可容三千余人,悉课读佛经,令界内及旁郡人有好佛者听受道,复其他役以招致之,由此远近前后至者五千余人户。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于路,经数十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上)》2017年02期
美与时代(上)

龙门石窟与佛教造像艺术的民族化和世俗化

元素出现并逐渐增多。从龙门石窟开始,中国的石窟造像艺术一、龙门石窟开凿之前的佛教艺术更是步入了民族化和世俗化的快轨道。由北魏到唐代,历史地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帝(汉明帝)乃使蔡见证了佛教造像艺术的转变历程。取天竺国优填王画《释迦佛像》,命工人图于南宫清凉台及显从洞窟的形制上看,在龙门,已全然不见新疆、河西、云节陵上。以形制古朴,未足瞻敬。”由此可见,最初进入中国的冈等地的那种中心柱窟,形制比较单一,基本上都是殿堂式的佛像造型,完全是纯正的印度风格,与华夏审美差异颇大,并洞窟。中心柱窟起源于印度的支提窟,这种窟内平面多数呈长未引起当时中国人较大的共鸣。方形,后部一般为半圆形,且安放一个覆钵形的圆形佛塔,窟东汉时期,甫入中土的佛教力量还十分弱小,不得不依附内左右和佛塔的周围设置有列柱,柱子和洞窟内壁之间形成夹于道教。佛也被视为异域之神,并且这种观念在造像中有明显道,供佛弟子每天右行绕塔礼拜。进入中国后,这种塔庙窟就体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