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NFκB在羟基喜树碱诱导乳腺癌细胞凋亡和细胞周期阻滞中的作用机制研究

真核细胞核转录因子NFκB(Nuclear Factor-κ B)已证明广泛存在于各种细胞中,并参与多种基因的转录调控,包括细胞因子、细胞因子受体、细胞粘附因子介导的免疫反应和炎症反应和细胞调亡、细胞周期、细胞分化、细胞迁移及细胞放化疗耐药等病理生理过程的调控。NFκB的激活既可以调节抗凋亡和促凋亡蛋白的表达,也可以调节细胞周期校正点的细胞周期蛋白的表达。包括P53、Bcl-2、IAPs、ClnD1及GADD45等等。目前为止受NFκB调控的基因已发现有150种之多。研究发现多种肿瘤中NFκB高表达,包括胃癌、乳腺癌、结直肠癌、肝癌、卵巢癌、多发性骨髓瘤、前列腺癌等等,抑制NFκB的表达后可促进化疗药物诱导的细胞凋亡和细胞周期阻滞。NFκB对细胞调亡、细胞周期、细胞分化、细胞迁移及细胞放化疗耐药等病理生理过程的调控极其重要。然而,众多实验研究对于不同种类的肿瘤细胞,不同化疗药物所诱导凋亡途径中,NFκB所起的作用不尽相同。而且同  (本文共1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力达霉素诱导肿瘤细胞周期阻滞的分子机制及其信号传导通路研究

力达霉素(lidamycin,LDM),原名C-1027,烯二炔类(enediyne)抗生素家族成员之一,分离自我国的一株链霉菌(Streptomyces globisporus C-1027)。其分子由一个酸性的辅基蛋白和一个发色团结合而成,发色团是LDM的主要活性部分,起着直接断裂DNA的作用,而辅基蛋白的主要作用是保护发色团。以往研究表明,LDM具有高度的抗肿瘤活性,目前正进行临床Ⅰ期试验。作为DNA损伤剂,LDM可以诱导细胞周期阻滞、凋亡和裂亡。但是LDM诱导周期阻滞的作用机制及其信号传导通路到目前为止还未进行过详细研究。本研究的目的是阐明LDM诱导周期阻滞的分子机制及信号调节通路,从而为LDM的临床应用提供更深入的理论依据和治疗方案。一、LDM诱导人乳腺癌细胞周期阻滞的作用1.MTT法检测LDM对MCF-7细胞的增殖抑制作用与药物作用时间的关系。LDM分别作用2h、4h和24h后,撤去药液继续培养到48h,或LDM一直...  (本文共10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西口腔医学杂志》2010年03期
华西口腔医学杂志

苦参碱对腺样囊性癌细胞周期阻滞和端粒酶催化亚基表达的影响

苦参碱是中国传统中药苦参的有效成分,分子式为C15H24N2O,相对分子质量为248.37。苦参碱具有抗心律失常、抗炎与抗病毒等多种作用。而新近的研究又发现,它还具有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及端粒酶活性等生物活性[1-2]。本课题组在既往的研究中发现,苦参碱对涎腺腺样囊性癌(salivary adenoidcystic carcinoma,SACC)有明显的生长抑制作用,随着药物浓度和时间的增加,ACC-M细胞的生长曲线明显改变[3]。为进一步探讨苦参碱对ACC-M细胞的抑制作用机制,本研究拟观察苦参碱对人涎腺腺样囊性癌ACC-M细胞的细胞周期阻滞及其对人端粒酶催化亚基(human telomerase reverse transcriptase,hTERT)表达的调控作用,以期给涎腺腺样囊性癌的治疗提供思路。1材料和方法1.1主要试剂将苦参碱(广州明兴制药厂)用生理盐水稀释成1mg·mL-1,使用时稀释成所需要的浓度,-4℃下保存。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4年09期
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

丙戊酸钠诱导白血病细胞周期阻滞的机制研究

肿瘤的发生与细胞周期的失调密切相关,细胞周期的失控,使细胞增殖过多而凋亡过少,导致肿瘤的形成。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yclin-dependent kinases,CDKs)在细胞增殖和基因表达中起重要的作用,但其发挥作用需要相应细胞周期蛋白(cyclins)的激活[1]。前文[2]研究证实,丙戊酸钠(valproic acid)能够抑制急性髓系白血病细胞生长,减慢移植瘤的生长速度。本实验建立动物模型,检测丙戊酸钠对肿瘤组织细胞周期蛋白及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的影响。材料与方法1材料药品与试剂丙戊酸钠,购自美国Sigma-Aldrich公司。RPMI 1640培养基,购自美国Sigma公司;胎牛血清,购自上海生工生物公司;Trizol试剂盒,购自美国Gibco公司;鼠抗人cyclinD1、β-actin单抗,均购自美国Santa Crus公司。仪器DU-640紫外分光光度仪,美国贝克曼公司产品;凝胶成像仪,美国Media C...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热带医学杂志》2017年02期
热带医学杂志

雷帕霉素对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细胞糖皮质激素反应性的影响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leukemia,ALL)见于儿童和成人,但其发病高峰年龄在2~5岁。ALL是多因素疾病,包括外源性或内源性风险暴露、遗传易感性和机会等[1]。糖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GC)如泼尼松和地塞米松等是ALL化疗方案中的基础药物,Berlin-Frankfurt-Munster(BFM)组织已经确定对泼尼松的最初反应是预后的主要因素。泼尼松和单剂量鞘内注射甲氨蝶呤治疗ALL 7 d后,第8天外周血幼稚细胞数1×109/L的患者为激素敏感者(prednisolone good responders,PGRs),而第8天外周血幼稚细胞数≥1×109/L的患者为激素抵抗者(prednisolone poor responders,PPRs)。PPRs占儿童ALL的10%且预后极差,其无病生存率为55%,而PGRs为82%。早期干预逆转GC抵抗对PPRs的预后有利[2...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华危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2013年05期
中华危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

p53结合蛋白对细胞周期阻滞与细胞凋亡调控的研究进展

p53基因是人体内重要的肿瘤抑制基因,位于人类染色体17p13.1,含有11个外显子,编码的野生型p53蛋白由393个氨基酸残基组成,包含N-末端的转录激活结构域、生长抑制结构域、序列特异的DNA结合结构域(DNA binding domain,DBD)、核定位信号(nuclear localization signal,NLS)、四聚体化结构域和C-末端非专一DNA调节结构域。p53在监视细胞基因组损伤及维持基因组的稳定性中发挥重要作用。当紫外线、电离辐射、氧化应激及癌基因表达等刺激因素引起细胞内DNA损伤时,p53蛋白迅速聚集活化,并作为序列特异性转录因子对一系列靶基因进行调控。一方面,p53蛋白通过对p21、14-3-3σ、GADD45及Cyclin B1等基因的转录调节,进行细胞G1和(或)G2/M期检查点监控,诱导细胞周期阻滞,修复细胞受损DNA[1-2];另一方面,p53通过转录激活Bax、Noxa、Puma及Per...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