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少年司法制度研究

自从以1899年美国伊利诺斯州少年法院法的颁布为标志的少年司法制度诞生以来,时至今日,少年司法制度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建立并成为各国处理少年犯罪的基本法律制度。而在我国,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少年司法制度尚未真正建立。本文在对少年司法制度的基本问题进行探讨的基础上,提出了构建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初步设想。全文共分五章:第一章对少年司法制度的源起和制度价值做了讨论。认为人类对少年犯罪进行处理的法律制度共经历了三种形态:一是将少年犯罪和成年人犯罪同等处罚的法律制度;二是比照成年犯罪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法律制度;三是对少年犯罪做出和成年犯罪完全不同处理的法律制度。第三种形态的法律制度即为少年司法制度,它的产生是新型儿童观和刑罚观的在法律制度中体现,是人类对少年的社会地位和少年犯罪行为的性质的认识有了根本性变化的结果。少年司法制度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它不仅有利于少年的健康成长,而且有利于预防和减少犯罪。第二章对少年司法制度产生的社会背景和理论  (本文共1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08年12期
社会科学

犯罪学与刑事司法的融合:少年司法研究30年

中国的少年司法研究初萌于清朝末年,然其兴起则主要始于1978年之后。值此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回顾和反思中国少年司法研究30年来的历程亦有着特别的纪念意义。虽然学界对于少年司法含义的界定并不统一,但是少年司法以专门性少年审判机构的建立与运作为基本特征则为大多数学者所赞同,这种理解也符合司法的原始意义。基于对少年司法共性的这一理解,可以1984年11月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建立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个少年法庭为界,将中国少年司法研究发展的历程分为前少年法庭时代与后少年法庭时代两个时期。一、前少年法庭时代的少年司法研究近代中国少年司法理论与立法之滥觞,大体始于清末变法修律时期。例如,《大清新刑律》第11条规定:“凡未满12岁人之行为不为罪,但因其情节得施以感化教育。”沈家本在《大清新刑律》编辑宗旨的奏折中阐述新刑律立法思想之时指出:“夫刑为最后之制裁,丁年以内,乃教育之主体,非刑罚之主体,如因犯罪而拘置于监狱,薰染囚人恶习,将来矫正匪易...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研究

少年是国家和社会的未来,少年的状况预示着未来中国的状况。可以说,少年犯罪的状况及其应对效果是未来社会治乱的"测振仪"。然而,少年刑事司法制度一直处于我国整个刑事司法制度中相对边缘的状态,这与少年犯罪治理的重要性并不相称。在域外,少年犯罪的治理遭遇了制度瓶颈,使其少年司法的理论与实践均试图走出一条克服传统少年司法缺陷的新路,即采用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来处理少年刑事案件。同时,本文通过对我国的地方性少年司法改革的实证调查发现,我国的少年司法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而地方司法机关采取的一些改革试验措施在不同程度上具备了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要素或特征。本研究试图将恢复性司法的理论运用于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研究中,以当前我国的地方性少年刑事司法改革为背景,通过理论上的分析,并且以实证调查为基础,来研究恢复性司法究竟是如何运用于少年刑事司法程序中,从而形成一套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并对其成因、现状、效用、适应性和发展前景作出理论上的总结...  (本文共31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

近年来,与未成年人相关的议题均受到了理论界与实务界的高度关注,如虐待儿童、未成年人监护权事宜、未成年人犯罪等。从现行的研究来看,多从刑事法领域予以探讨,缺乏对未成年人司法的体系性探索。文章从体系构建的角度入手,在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双重理念下,构建以刑事为主导,兼顾民事、行政的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文章共分为六章。第一章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的概述。我国自古以来便有“恤幼”的传统,现今已经开启了专门立法的进程,如颁发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以未成年人为主体的专门法。然而,通过比较分析发现,相比体系性、全面性、实用性为主导特征的世界三大未成年人司法体系而言,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存在立法分散、缺乏系统性、附属于传统成人司法、缺乏独立性、受理范围狭窄,缺乏全面性、以刑事处罚为主,缺乏健全的保护处遇体系等问题。可喜的是,一体化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研究视角。一体化指导下的未成年人司...  (本文共3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少年司法制度建构的相关问题探讨

美国是少年司法制度的发源地,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经过一个世纪多的发展,至今为止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备的少年司法体系。我国少年司法的思想产生时间很早,但是至今却仍未建立起现代少年司法制度。本文旨在借鉴美国少年司法制度中的优秀经验,为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建构提出一些构想,以保护儿童权利、减少和预防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笔者将在本文中着重论述:第一、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理念与特征;第二、以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理念与特征为借鉴,我国将建立的少年司法制度应如何建构。以此为中心,笔者将本文分为四章:第一章分为两节,第一节讨论了少年期的名称和年龄范围,指出笔者在本文中以儿童、少年两个用语来指代少年期,其年龄范围的上限是18周岁;第二节首先讨论司法、司法权、司法制度的概念、性质,以此为基础探讨少年司法制度的性质和意义,为得出少年司法制度的概念做铺垫;其次对少年司法制度概念的主要观点作出评析,阐明笔者的观点,同时指出笔者认为少年司法制度是以保护少年为基本出发点...  (本文共1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日韩少年法及其中国借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和韩国相继以美国少年法为蓝本制定少年法,分别于1949年和1958年开始施行,并在至今的60余年内不断结合本国的具体司法需要进行修订。日本和韩国少年法均将非行少年划分为犯罪少年、触法少年和虞犯少年三类,并将非行少年案件划分为少年保护案件和少年刑事案件。就日本少年司法流程而言,任何自然人、都道府县事和儿童相谈所所长、少年警察、检察官和家庭裁判所观护官均可在自身的权责范围内依照少年法的规定向家庭裁判所报告、通知或者移送少年案件。家庭裁判所在受理少年案件之后必须将非行少年送交家庭裁判所观护官或少年鉴别所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报告书,此即日本少年法确立的非行少年审前调查制度。根据该调查报告书,家庭裁判所法官可以根据具体情状,决定对非行少年不予审判、移送检察官、移送都、府、道县知事或儿童相谈所或启动少年保护案件审判程序。家庭裁判所负责少年保护案件的审理,应当秉持不公开审理、非正式审理、直接审理的原则并根据少年保护案件...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