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古代“线的艺术”研究

中国古代艺术是“线的艺术”和线性思维的代表,与西方艺术相比,具有典型的意义。可以说,“线”性特征是中国古代艺术最大的形式特征,它体现在各种艺术门类之中。本文试图从美学和艺术哲学的角度对此进行综合考察。本文从两个向度对“线的艺术”进行了界定,其一是线条,即以线条或以线条为主的造型手段,其二是“线性”,即在时间中绵延和在空间中展开的“线”。本文侧重于线条的探讨。本文以原始思维为逻辑起点,以原始艺术为切入点。本文认为,原始艺术具有“线”性特征,这一特征正是中国古代“线的艺术”的源头。原始艺术的“线”性特征首先是由原始思维所具有的“线”性特征所影响和决定的。其次,在原始人的生产性巫术实践活动中,以延迟模仿方式进行的轮廓对象的复制以及当时的技术条件和刻(画)工具共同成就了原始艺术的“线”性特征。接着,本文通过中西艺术的创作方法(中国的延迟模仿和西方的写生模仿)的比较,以中西艺术事实为依据,分析出中西艺术各自不同的形式表征,前者为线条,后者  (本文共1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论视觉艺术中的怪诞

本文从文化心理学出发,把怪诞放在其生成的文化语境中来考察由原生态到现代及后现代的发展变化,从而揭示出怪诞艺术的文化心理内涵及意义,并且在此基础上论证怪诞是一个文化历史内涵丰富且不断变化的审美形态。参照原始思维、精神分析理论、图像学、视觉心理学的相关成果,以历史的眼光看待怪诞,改变那种将怪诞视作静态的显现个体,把他作为动态的历史延绵体系,凸现怪诞完整的面目;重点论证“怪诞”艺术在它不可理解的外表下,一定有着其内在的合理性。首先在第一章里,对怪诞的共时性与历时性进行考察。先对怪诞初始语意进行考证,通过古罗马奥古斯都时期建筑学家维特鲁维亚对他所看到的一种壁画装饰风格的惊讶开始,对纵延二千年的怪诞批评语境给予梳理。而归纳出“怪诞的怪异说”、“怪诞的滑稽说”、“怪诞的凶险说”、“怪诞的狂欢说和象征说”等几种观点。我们看到对怪诞的言说不同的观点,具有较大的差异性,这种情形是由于将怪诞切割为若干片段,孤立开来研究的结果,所以我们看到的总是怪诞...  (本文共1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原始思维与我国绿色建筑发展

当前,在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过程中,城乡的建筑设计思维不仅需要创新型的思维模式,同时也离不开最初的原始思维观念。在绿色建筑发展过程中,人类对美的追求更为具体,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保持美的过程中,建筑师不仅要注重创造性思维在绿色建筑中的运用,更应加强与原始思维的紧密联系。“绿色发展理念以人与自然和谐为价值取向,以绿色低碳循环为主要原则,以生态文明建设为基本抓手。绿色发展理念的提出,体现了我们党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性特征的科学把握。走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之路,是突破资源环境瓶颈制约、消除党和人民‘心头之患’的必然要求,是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1]因此,我们应该大力推进绿色建筑发展,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一、原始思维的含义及特点学界中大部分人将原始思维看作是历史的、发展的、阶段性的概念,是人类在早期文明中存在的潜意识思维状态,或者说是一种相对独立的形式,同时与原始阶段以后的文明人具有很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06年06期
文教资料

原始思维与民间美术造型

原始思维与民间美术,这里的“与”在最普通的意义上是指一种相互联系的关系,在古代汉语中,“与”是象形文字,意指四只手共同举起,引申为赐予、给予之意。那么在这里要问的是,原始思维是怎样与民间美术联系到一起的,难道原始思维之下产生的原始美术就是民间美术吗?原始思维又给予或赐予了民间美术什么东西呢?有必要先对民间美术和原始美术进行以下界定。所谓民间美术的“民间”就是平民大众、乡土人民以及通俗的意思。“民间美术,通常是相对于宫廷美术和文人美术而言。后者流行于宫廷和文人士大夫阶层,作者为御用艺人和上层文化人;前者流传于农民和市民中间,作者为劳动阶层中默默无闻的工匠。”由此民间美术中还有许多人类童年时期原始思维的特点。原始思维正是在这种意义上“给予”民间美术其所特有的东西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原始思维与民间美术联系到了一起。在民间美术数千年的发展中,民间美术虽然有向文人艺术、宫廷艺术靠拢的变异倾向,但却始终在总体上“固执地保持着自己思维、造型方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06年23期
电影评介

突破与重构——浅谈蒙太奇与修辞

一、蒙太奇和修辞作为艺术化思维源生于“原理性”的原始思维在人类自身发展的漫漫长河中,心理结构经历了多次变化,但是沉淀于人类记忆深处的原始思维作为一种深层心理结构一直影响着思维模式的变迁。这种“原生观念”的思维与思维发展过程中的各种形态都存在着本质上的相同性。在人类思维发展的初期,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原始人类抽象能力的缺乏,对事物认识的原动力都来自与感情、意念和想象,所以原始思维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认识论意义上的“原理性”。这种“原理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简单的感性直观。在人类进化的史前时期,原始先民的抽象思维还不发达。因此,他们主要的思维方式主要建立在对客观对象表面的、直观的、模糊的认识。2.感受层面上的“集体表象”。原始人类认识能力的不足导致的最初结果就是对外部世界的崇拜与恐惧,因为凭借自身的力量他们无法解释大自然的各种各样的现象、事物。在他们眼里,世界上所有的现象和事物都附有某种神秘而不可捉摸的能力,维持着包括他们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神州》2014年09期
神州

中国多图腾崇拜格局式微初探

在原始人的宗教文化中,图腾崇拜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现象。图腾崇拜曾在世界范围内各个民族中都出现和存在过。然而,为何现在的中华民族的图腾崇拜仅仅只有“龙”“凤”以及某些少数民族中诸如“鸟”“羊”等寥寥数种?对于这样的现象,过往的学者有着许多研究结论,但是无一例外,所有的解释都是基于现代人的思维方式之上的解释,鲜有从原始人本身思维的角度去思考,本文拟从原始思维这一角度对中国多图腾崇拜格局式微进行初步探讨。一、中国多图腾崇拜格局及式微的传统解释中国古代先民生活中很早就出现了图腾崇拜,如大汶口文化的太阳鸟图腾柱,半坡遗址的羊角图腾柱,仰韶文化的“蛙”“鸟”纹饰等。然而,为什么在先民中极为盛行的多图腾崇拜格局时至今日只剩下少许的几种图腾,如中华民族的“龙”图腾崇拜?对于这种现象的发生原因,弗洛伊德于1913年出版了他的《图腾与禁忌》一书,他把当时人们对图腾的解释归纳为三类(参看《图腾与禁忌》中文本,志文出版社1974年,第138一150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神州》2014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