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汉隐喻认知对比研究

两千多年以前,隐喻作为修辞格就为世人所知。在西方,亚里斯多德在其著作《诗学》和《修辞学》中就对隐喻进行了系统地研究,并确立了其后两千年西方修辞学界隐喻研究的基本线索。在中国古代,“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是认识和描述事物的基本原则,“比”与“兴”是《诗经》中主要的两种表现手段,“比者,比方于物也;兴者,托事于物。”它们都属于我们当代隐喻研究的范畴。尽管人类早已把隐喻作为认知手段,但它的认知作用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受到语言学家的认可和重视。Lakoff和Johnson指出,隐喻是人们用清楚的、具体的经验建构复杂的、抽象的概念的过程。人类在总结自己的经验时,往往以比较熟悉的概念描述和理解比较陌生的事物,从而认识人类自身及其周围的世界。实质上,隐喻是一个认知域映射到另一个认知域的过程。当代隐喻认知研究除了隐喻认知的本质特征、隐喻认知的形成机制和工作机制等方面外,还面临着一个重大课题。首先,应该对英语以外的语言的隐喻系统做大量的基础研究,  (本文共1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2017年11期
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

英汉隐喻翻译过程中的图式处理

一、引言对于隐喻的翻译,译界存在不同观点。传统翻译理论对隐喻的翻译研究总体上是修辞取向的,视隐喻翻译为修辞层面上从源语到目标语的语际转换问题。随着人们对隐喻认识的不断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隐喻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与明喻、夸张等诸多修辞手段并列的一种修辞手法,它已经成为了我们认识世界、认识人类社会以及探讨语言发生变化的重要手段之一(束定芳,1998)。因此,隐喻的本质是认知的,隐喻的翻译活动是一种认知活动,应以认知为取向,它不仅是语言形式的转换,更是一个复杂的认知转换过程。二、隐喻认知的基本图式Lakoff&Johnson(1980)在其Metaphors We Live By一书中指出,隐喻无处不在,它不仅存在于人类语言中,还存在于人类的思维和行为中,隐喻的本质是一种类比现象,是人类在感知体验的基础上,用具体的、已知的、熟悉的事物来理解抽象的、未知的和不熟悉的事物。胡壮麟(2004)也指出,我们要认识和描写未知的事物,必须依赖我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英汉身体词“脑”的隐喻认知对比研究

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莱考夫和约翰逊指出,隐喻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更是一种思维模式,从而在学术界引发了一场“隐喻革命”,越来越多的学者从认知角度研究隐喻。国内外学者从认知角度出发,探讨了隐喻的本质,产生的原因,工作机制以及作用与功能,并在这些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随着隐喻认知的发展,身体隐喻研究又被细化出来,国内外诸多学者通过研究不同的身体词,来分析解释人类的认知方式。但多数学者对身体词的隐喻认知研究主要集中在“头”(head)、“脸”(face)、“眼”(eye)、“舌”(tongue)、“齿”(tooth)、“心”(heart)、“手”(hand)、“脚”(foot)等身体词上,而对“头”的近义词“脑”(brain)的研究还比较少,对“脑”词群的英汉对比研究更为少见。“脑”和“头”一样,同属于身体词的核心词汇,也同样具有极为重要的研究价值,而且随着英汉词汇的发展,近几年又出现了以“脑”为词素的新词,对这类新词...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海事大学
上海海事大学

英汉空间隐喻认知对比研究

两千多年来,隐喻的研究一直受到语言学者的关注。传统上,隐喻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用来装饰语言的修辞表达。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兴起,隐喻的作用开始获得重新的认识。而且在新兴起的认知语言学中,隐喻占据着中心的地位。隐喻以及它的结构、运作机制、功能、认知特点已经成为语言学、人类学、哲学、心理学、教育学等众多学科的热门话题。其中隐喻的认知功能研究异军突起,受到普遍认可。认知论者认为,隐喻不仅是一种语言修辞,而且是一种思维模式,是人们用来借助具体事物认知抽象事物的一种有效认知工具。隐喻与人类思维和认知及人类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空间隐喻也就是借助空间关系认知抽象概念,因而人类与空间的密切关系使得空间隐喻在人类的认知发展史中具有重要影响。本论文从认知语言学的视角对英汉两种语言中的空间隐喻进行了对比研究,并对英汉隐喻所体现的文化共性和个性进行探讨研究。第一、二章简要介绍了隐喻概念和论文的研究方法以及英汉隐喻研究的历史背景。第三章介绍了对比分析的理论基础...  (本文共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农业大学
山东农业大学

英汉篇章中作为衔接与连贯手段的隐喻、转喻认知机制对比研究

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发展,其研究范围已经从词汇、语法慢慢向语篇层面延伸。作为认知语言学研究中的重要分支,隐喻和转喻研究也受到研究者们的高度重视,而且研究者们对其在篇章衔接与连贯中的作用进行了逐渐增多的研究。然而,迄今为止,研究者们主要还是对隐喻和转喻表达式在篇章衔接与连贯中的作用进行了研究。实质上,隐喻和转喻认知机制在语言中非常普遍,作为一种重要的思维方式,对于篇章衔接与连贯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本文基于概念隐喻理论和框架理论,选取《围城》中的第一章及其英文译本和Pride and Prejudice的前四章及其汉语译本作为语料,对英汉语篇中的隐喻认知机制和转喻认知机制进行了对比研究。首先,通过分析《围城》中的第一章和Pride and Prejudice的前四章,对英汉篇章中的隐喻认知机制和转喻认知机制进行了对比。其次,对这四个选取的语篇进行了交叉对比,对在翻译过程中的隐喻认知机制和转喻认知机制变化进行总结:a.对《围城》中的第...  (本文共11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认知视角下英汉烹调隐喻对比研究

从Lakoff和Johnson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把隐喻作为一种概念思维现象纳入认知语言学的研究范畴以来,认知视角下的隐喻研究在揭示人类认知思维的共性和个性及语言、文化和思维的相互关系方面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作为人类基本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食物的制作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各民族文化的特质。英汉烹调文化源远流长,它们各自拥有相当丰富的烹调词汇,人们把这些词汇从“烹调”认知域映射到别的认知域,创造了丰富的隐喻表达。本研究根据Lakoff和Johnson的概念隐喻理论,从认知的角度将烹调域中的执行者(cooking agent),食谱(cooking recipe),食材(cooking ingredient),方法(cooking action)和成品(cooking product)这五个部分的重点词汇涉及的英汉隐喻表达及概念隐喻进行对比,以揭示英汉烹调隐喻在隐喻表达及概念隐喻层面的共性与个性,为概念隐喻的普遍性和跨文化差...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