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佛陀与维纳斯之约——近代佛学与近代美学关系研究

本文研究中国近代文化思潮中“佛学”与“美学”基于启蒙、救亡的时代召唤而结成的“盟友”关系。围绕这一中心展开五个方面的探讨。第一,近代佛学与近代美学结盟的历史渊源和学理基础。作为意识形态中萌发很早而且互相渗透的元意识,宗教与美学的关系在主流上本来就是互容互惠的;而佛教与美学又在本体论、思维形态等方面有诸多“共相”,故更易产生亲和;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在弘扬自由意识、激发求真精神等方面对中国古典美学发生了深远影响。第二,近代佛教复兴和美学崛起的共同思想背景和文化因缘。从学术思想的承传看,阳明心学随今文经学的兴起复受晚清学人看重,而佛学与美学皆与心学声气相通;从主流文化的变异看,儒家思想从中心文化地位隐退,佛教与美学都表现出欲取而代之的意愿;从异质文化的关系看,“西学”、“中学”,“新学”、“旧学”的矛盾冲突需要整合调停,佛学与美学都适于担当此任;从文化发展的模式看,西方文艺复兴运动中“宗教”与“文艺”共襄盛举的成功模式可堪效法,而佛教与  (本文共2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宗白华美学思想述评

宗白华作为是二十世纪中国美学史上的杰出美学家,以艺术体验为美学研究的挈入点,独特地走出了散步美学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他构筑了以艺术境界为核心的美学思想体系,为美的基本性质探讨与中国传统的艺术所具有的美学思想内蕴的双向契合提供了具有启示意义的师范,为中国美学现代性转换提供了另一种样式。对于美的本质性认识,宗白华采用目击而道存的方式来体悟。他结合艺术体验来分析美的基本性质,以凸现出中国生命美学的价值意蕴。在意境的创构方面,比之前代,他做出了以下探讨:在认定意境是造化和心源合一的基础之上,从艺术境界创造的“直观感相的模写;活跃生命的传达;最高灵境的启示”三个层次进行分析论证,指出作为直观方式的静观寂照抛却了纯粹客观反映自然的直露,而是虚一而静地去接近鲜活的生命之韵。而生命的彰显还不是艺术境界的终极追求,亦真亦幻的生命之颠的灵境启示才是它怅望的彼岸。宗白华落实这一意境之玄邈于时间、空间两翼之上,纵深地拓宽了意境的言说学理空间,克服了意...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宋明理学美学引论

国内学术界对宋明理学美学的研究尚处于理论准备的初级阶段,一些基本的理论问题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论证和说明。本文的论证和研究力图回答宋明理学美学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宋明理学的道德审美如何可能?并在此基础上尝试性的探讨关乎宋明理学美学的基本理论内涵及其内在矛盾,为进一步全面、深入的研究宋明理学美学奠定理论基础。本文首先在总体上澄清宋明理学的基本哲学特质: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道德形而上学,并且追源溯流,考察其历史流变。本文认为对宋明理学美学的研究、思考和阐释都应该以此道德哲学底蕴为基础。宋明理学美学审美发生是一种综合性的审美超越,它的基本立足点在于宋明理学道德形而上学的道德本体、道德主体与道德实践。并表现为性体之美与心体之美两大审美形态。由道德向审美的过渡与超越隐藏于宋明理学道德形而上学的深层伦理关怀与价值信仰之中,对此问题的解答也是宋明理学美学得以成立的立论基础。当然,宋明理学美学的深层次内在矛盾也内含于其审美发生的最初契机。本文对宋明理...  (本文共1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批判与救赎——从存在论美学到生活诗学

海德格尔美学实质上是“存在诗学”,是其沉思存在之真理的花朵,是对西方传统知识论美学的批判。海氏美学的最大贡献是超脱认识论二元对立,将美学建基于存在之上,使美学自此成为一种有根的科学。艺术论、诗论是其美学核心。(1)艺术论主要从真理的维度,论述真理在艺术中的生成与发生。海氏认为作品的本质就是真理的发生;创作即是对存在之真理的接收和获取,艺术就是对作品中的真理的创作性保藏;现代艺术是异化的艺术,复兴本真艺术具有拯救现代艺术和拯救人类未来的双重使命。(2)诗论主要从道说(本真之语言)的维度,论说诗与艺术、诗与存在、诗与栖居的关系。海氏认为一切艺术本质都是诗;诗乃存在之词语性创建;诗提供人借以诗意栖居的神性尺度。(3)此外,海氏美论也富于启发。如分析艺术作品时从真理的角度指出,美乃真理现身之光亮;分析逻各斯时从存在的角度指出,一切在者之在是最美者;分析自然时从此在的角度指出,同时的迷惑与出神是美的本质。海氏美学以存在为本体,来消解认识论...  (本文共1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美学的实践、生命与存在

本文所说的中国当代美学,指的是90年代以来的中国美学。中国当代美学的存在形态问题,一言以蔽之,也就是中国当代美学的实践、生命与存在的问题。这里的“实践”、“生命”、“存在”,并不是含义上并列的三个概念,而是彼此有互涉关系的概念。这意味着:如果说美学的生命毫无疑义地是在美学的存在状态中呈现和展现出来,而美学的存在既有其理论形态,也有其实践形态的话,那么,美学的理论形态和实践形态的总和并不就等于美学的存在的全部内容;也就是说,从美学的生命赖以勃发和延续的全部缘由来看,美学在其理论形态和实践形态之外,自有其别样的即既非理论形态也非实践形态的存在形态。中国当代美学的存在形态,是多元、多层次、多状态并彼此渗透、相互影响的;换言之,多元、多层次、多状态是中国当代美学本体精神的具体展现。中国当代美学的本体论精神,是本真的美学精神即美和审美所必然蕴含以及美学研究所自然流露的对人的存在的终极性关怀的学理性体现。本真的美学精神,它是与美学所涉及的范...  (本文共2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两宋理学美学之形成初探

两宋理学家在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的同时,提出了许多关于文艺美学的思想与见解,成为中国儒家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将这些散落在大量哲学著作中的零星的、片断式的美学观点归拢起来,形成一个有机的系列,梳理出一条理学美学产生和发展的明晰思路,并由此建构起理学美学的完整体系,这是一个任务艰巨、意义深远的重大课题。本文正是基于此一目的,试图在尽量占有材料的基础上,厘清理学美学在两宋时期孕育和形成的具体过程,并初步建构起一个相对清晰与完善的理学美学体系。全文主要分为四部分,第一章考察理学美学产生的文化背景和理学美学的基本特征,主要是对理学的渊源和流变进行梳理,厘清理学美学的中心和边界,辨析理学与美学、理学美学与其它美学形式之间的深层次关系,认为理学美学不仅是一种本体论的哲学美学,而且是一种以道德为中心的伦理美学和以“乐”为最高审美体验的境界美学。第二章对理学美学的几个基本范畴加以讨论,以“文道合一”论题为中心,探求“道”、“气”、“文”、“乐”...  (本文共2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