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转型时期政府公共权力效益问题研究

人类活动有许多追求,但效益是其中的一项最基本的追求。个人的活动如此,政府的活动亦如此。人类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归结为有效益的个人活动或组织活动的确证和扩展。我国正处在转型时期,即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因此必然会导致政府转型,导致政府在职能、体制及运行机制等诸方面的根本性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转型也是一场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政府必须脱身“经济建设主战场”而转向满足公共需要的社会目标上来,转向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提供公共产品的“公共服务主战场”上来。在当今世界的沧桑巨变和全球化激烈竞争中,要使我们立于不败之地,转变政府职能是提高政府公共权力效益必不可少的前提。“再造”政府,就是要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公共权力运作的效益,这样才能为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条件和保障。公共权力运作的科学性随着人类文明素质的提高和科学技术的进步而不断得到增强,“野蛮”、“愚昧”的成分不断减弱。政府公共权力在对公共资源整合的过程中,应该有其内在  (本文共2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唐山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唐山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政府公共权力的有效性及其实现途径研究述评

政府行政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如何促成政府公共权力的有效实现以及积极地预防因政府公共权力异化而导致的政府腐败。近年来随着我国政府行政改革的逐步深化,学术界逐渐展开了对政府公共权力有效实现途径的综合研究,在政府公共权力实现过程中的异化与政府腐败防治、服务型政府建设等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理论成就,有力地促进了我国政府的行政改革和机制创新。当然,因受认识的、时代的以及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与限制,我们在取得巨大研究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研究局限或研究困境,为此,最大限度地克服或摆脱这些研究局限或研究困境无疑成为我们当前一项极为重要的理论和实践课题。一、政府公共权力的概念诠释政府公共权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概念?这是我们研究政府公共权力有效实现途径必须予以解决的重大概念问题。围绕着对这一概念的科学诠释,学术界形成了众多的理论观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认为政府公共权力就是公共权力的一种,它应该服从公共权力概念所有的规定性和特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06年08期
中国图书评论

论政府公共权力运作的效益问题——评《政府公共权力效益问题研究》

从人类发展的大背景来看,效益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也始终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重要的价值追求。政府公共权力运作也应如同其他各种实践活动一样必须产生效益,只有获取良好的政府公共权力效益,才能保证全社会公共利益和人们生活质量最大限度的提高,才能取得人类社会经济和各项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才能促进社会快速进步。我国正处在重要的转型时期,首先就是经济转型,但转型又绝不仅仅是经济转型,它会带来一系列其他方面的转型。另一方面,我们又知道经济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政府公共权力状况,从政府现状看仍然存在诸多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影响经济转型的速度与质量。所以,必须进行政府改革,提高政府公共权力运作的效益.这样才能为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条件和保障。同时,提高政府公共权力效益也是一种“政府再造”的世界潮流。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世界范围内的新公共管理运动蓬勃兴起,政府理念更新,认识到了政府的有限性,建立法制政府、分析政府、民主政府,讲求政府公共权力运作效益也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1980年30期
理论与改革

论政府公共权力的扩张与限制

论政府公共权力的扩张与限制杜兴洋唐艳艳政府公共权力自从它产生之日起,就具有了两重性。一方面从政府公共权力产生的根源看,它是为人民谋利益的。个人权利是人类生存的基础。然而,在实际生活中,个人权利是非常脆弱的,人类自身是无力保护自己的。政府公共权力是保护个人权利的最有效的工具。它具有巨大的规模效益,因而是其他权利保护措施无法相比的。政府公共权力的保护作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就表现为“公共物品”的生产和提供。如保护产权,提供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建设基础公共设施、提供环境保护、社会福利、消防救灾等公共服务等。公共物品在消费上,具有不排他的特性,因此公共物品的生产和提供是市场和其它社会组织所不能做到的,只能由拥有公共权力的政府来行使。这也是人类选择政府而不是选择市场或其它一般性的社会组织来满足自己需求的原因。另一方面,政府公共权力又有一种“天然”的扩张倾向,事物总是存在着正反两个方面,光明和黑暗互依,天使和魔鬼同在。政府公共权力既是个人权利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06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现代政府公共权力责任性流失的控制

一、对政府公共权力责任性流失的界定政府公共权力的流失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无论那个国家都不例外,不同的只是流失的具体形式和程度上的差别。政府公共权力不能任意流失,它有一个限度,当超过这个限度时,国家就有被另外一个政府取代的危险,这个限度即公共权力流失的临界点。目前人类还不可能完全杜绝公共权力的流失,而只能降低流失的程度。公共权力流失的形式很多,腐败只是公共权力流失的一种极端表现形式,人们称之为副流失。其实公共权力流失更多的是正流失,即公共权力在正常作用范围内与公众消费目标函数相背离的现象。比如公共权力因体制不完善没有发挥应有的正常效能而造成的流失;公共权力因运行效率低而造成的流失;公共权力因配置不均衡而造成的流失;公共权力因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响而造成的流失等,都属于正流失。而在这种正流失中,危害最大的,群众反映最多的,莫过于公共权力的责任性流失。什么是政府公共权力的责任性流失?政治学理论认为,当人们通过将自己所拥有的权力授予某些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政治学研究》2005年04期
政治学研究

中国政府公共权力实现的路径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历届中国政府视行政改革为施政目标之一,几度行政改革的结果使中国政府发生了全方位的深刻变化,但是,一些深层次症结却难以根治,甚至反复发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多次行政改革的重头戏—机构改革难于走出“精简一膨胀一再精简一再膨胀”的怪圈。从20世纪80年代下半叶开始,我们就强调:“改革要以转变职能为中心”,但政府职能的转变却总是举步维艰。中国行政改革之所以出现种种不尽人意之处,其最根本的原因是纲不举则目不张,由于没有抓住“牛鼻子”,致使我们的改革难以触及公共行政的核心,从而使改革总是在具体层面上徘徊而难于深化。笔者认为,中国行政改革的“牛鼻子”是对政府权力进行新的解构与重新配置。通过改革,更新中国的政府权力,并以此为基点,实现中国行政体制的全面创新。一、当代政府公共权力的价值目标—公正与效率 现代政府的权力主要聚焦于对社会公共产品的生产与分配上,而公共产品具有两个明显的特征:“非排他性”(nonexeludability...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