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性问题图景中的马克思哲学革命

本论文试图以现代性问题作为叙事背景,对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意义提出一种新的解释。按此解释,马克思哲学之所以是现代哲学史的一次革命,是因为马克思从反现代性反资本主义这一根本立场出发,把近现代西方学院哲学的整个传统判定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个组成部分,要求未来哲学必须跟这种学院哲学彻底决裂并以此来推进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霸权的终结。这就是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意义。本论文进一步认为,如果从这一反现代性的问题背景出发,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根本向度便是一个伦理学向度,但这不是西方传统哲学中的那种“形式化”伦理学,而是一种全新的以批判资本主义之反伦理性为主题的实质伦理学。从形式伦理学到实质伦理学的这种转换,构成了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内容。所谓“形式伦理学”是指西方传统伦理学研究普遍使用的“形式化”方法,即在“悬搁”现实社会制度安排之正当性问题的情况下,对善良、幸福和自由等伦理学概念和一整套的伦理学规范进行抽象的探讨。马克思根本不接受这种伦理学,称之  (本文共1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马克思与现代性批判”研究

“现代性”是马克思思想的本源性的理论视域,“现代性批判”是马克思的思想主题,也是马克思的实践课题。马克思现代性批判的最终价值旨向是实现人的“自由”、“解放”、“全面发展”。因而,剖析、诊断“现代性”的历史命运,肯定、继承“现代性”的历史成果,批判、扬弃“现代性”的历史形态,思考、发现人类解放的“现实性”的历史道路就成了马克思现代性批判的基本关怀。考察马克思的一生及其思想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诗歌”、“资本”和“历史”是理解马克思思想的关键词和经纬线。这三个关键词对应于人的“情”、“知”、“意”心意结构,分别构成了马克思的感性学(或美学)、逻辑学、伦理学。因而,对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问题所进行的研究也应该在由“诗歌”、“资本”和“历史”构成的“现代性问题关联域”中进行整体的考察。由此,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也就有了三个基本的维度或层面:即“体验的现代性批判”、“反思的现代性批判”和“实践的现代性批判”。以“诗歌”为中心所进行的现...  (本文共28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实践批判的逻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以“实践”为核心范畴重新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乃至用“实践转向”来概括马克思在哲学史上实现的革命性转变。实践本身表征着人与世界的否定性统一关系,在马克思这里,它展现为“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在理论内涵上是实践批判的逻辑。本论文试图论证这个逻辑,以深化对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理解。从实践批判的逻辑来解读马克思哲学革命,在本论文中展开为三个维度:在历史—生成的维度上,马克思从“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人的生存状态”出发,把人看作是实践—历史—生成的过程,将传统哲学对自由的承诺实现为对人类解放的现实道路求索;在实践—反思的维度上,马克思从人的实践活动出发,把传统哲学理性自由的形上之思转向人的实践活动的批判反思,赋予实践以能动性和超越性,进而深入到人及人类社会历史的内在结构,成为人的存在本身的实践批判;在批判—建设的维度上,马克思从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的价值理想出发,把理论反思的辩证法转变为实践批判的辩证...  (本文共1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马克思哲学革命后的形而上学补写

早在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通过批判德国古典哲学完成了一次伟大的哲学革命,从此哲学的性质、对象、内容和功能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最突出的表现是用“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取代了传统的实体本体论思维方式。然而,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在理解和介绍马克思哲学时,仍然把它视为传统本体论哲学,做着各种形而上学的“补写”工作。俄国的生产力落后,小农占人口的大多数,东正教思想的控制,革命战争的需要,计划经济的特点,“人的形而上学本能”等因素的影响,决定了俄国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只好用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思想来宣传和组织群众。苏联哲学教科书并非斯大林一人的作品,而是一个时代的必然。  (本文共2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马克思哲学革命的逻辑进程及其思想内涵

自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的哲学革命一直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常青树”。马克思究竟如何变革旧哲学而创立一门新哲学?对此,不少学者都作了深入研究。国内学术界提出了“两次转变说”和“双重逻辑说”。近几年来,孙正聿、张一兵和吴晓明等教授又提出了许多深刻的观点。在充分借鉴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笔者将进一步对马克思哲学革命进程进行研究。笔者认为,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是一个整体。它不但有确定的问题域,而且在问题的推动下,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呈现出多维综合的过程性特质。一、旧哲学基本理论建制的维度缺失探讨马克思的哲学革命,首先得弄清它的对象和问题域。马克思针对的并非某个哲学流派,而是全部旧哲学,不仅包括唯心主义,也包括“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1]499。但马克思的哲学革命又有着根本不同于以往的本质规定。以往的哲学革命普遍都不彻底,都没有真正撼动西方哲学根基,反而要“夯实地基”以“重建形而上学”。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现代。以海德格尔为例,他虽然深刻指出了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桂海论丛》2010年06期
桂海论丛

反思与推进: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实质

在改革开放以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回到马克思、走进马克思、重新理解马克思的思潮,一定程度上凸显了马克思哲学革命问题的前提性与根本性。在总结与反思关于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实质的诸种争论的基础上,探寻马克思开辟的哲学道路,对于我们基于马克思哲学的本性发展与创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重要的意义。一、缘起:当代中国学者的理论自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取得了进展,主要表现为在一定程度突破传统教科书体系的基础上,从以下两个方面开启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与创新之路:一方面,我们坚持“返回”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作家的文本,在文本语境中解读经典作家的原初思想,一定意义上还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本来面目;另一方面,我们坚持联系中国实际、面向中国问题进行理论“开新”,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研究,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了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进一步发展,必须基于马克思哲学的本性。马克思无疑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第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求实》2008年02期
求实

马克思哲学革命视域下的现代性批判话语

一、深化对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理解是解读马克思哲学思想的重要理论前提要理解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必先把握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根本性质。当前学界对于“马克思实现了哲学史上的一场革命”、“马克思终结了传统形而上学”等诸如此类的观点已成为共识。但正如有学者指出的,虽然人们一直谈到马克思完成了一场哲学变革,却始终未能真正涉及到这场变革对哲学本身意味着什么这样一个问题。也就是说,这种表面化的普遍共识却在实际上遮蔽了马克思的哲学革命的实质及其真实意蕴。正是由于这样的遮蔽,使我们当下谈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又重新滑向了传统形而上学的巢臼之中,从而抹杀了马克思所实现的哲学革命。而要准确地把握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实质,还需将其置于一个历史坐标中。因此,对马克思所处的西方形而上学传统进行一番系统梳理就成了逻辑的必然。在西方形而上学的历史演绎中,柏拉图是形而上学的奠基者,他创立的理念论直接引导着以后西方哲学的发展路向。柏拉图把整个世界分为:现象世界和理念世界。前者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实》2008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