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刑事证据研究

在刑事诉讼中,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唯一根据。没有证据,就不能查明犯罪和对犯罪人处以刑罚。没有证据,也不能查明事实、明辨是非,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然而,到底什么是证据?证据与事实的关系如何?证据为什么能够证明刑事案件的案件事实?它证明的案件事实是法律上的真实还是客观真实?刑事诉讼证据的存在形式到底有哪些?等等,如此一些有关诉讼证据的基础理论问题,至今仍然众说纷纭。研究和回答诉讼证据的这些理论问题,对于诉讼法学的理论研究,对于立法和司法,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本文以刑事案件的案件事实及其信息为主线,尝试以事实信息的理论来解读刑事证据,并以此重新构建刑事证据法学的理论体系。全文共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共有四章,是关于刑事证据基本范畴的研究。笔者将其称为刑事证据总论。在本篇,笔者试图通过对证据与案件事实、证据与案件事实信息、事实信息与证据事实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构建以刑事案件中的案件事实信息为原点的事实信息理论,并以这一新的证据理论去重新解  (本文共1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邮电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重庆邮电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事实信息理论:证据法学研究之出路——评《刑事证据研究——事实信息理论及其对刑事证据的解读》

熊志海教授新近编著的《刑事证据研究———事实信息理论及其对刑事证据的解读》(以下简称《刑事证据研究》,该书由法律出版社于2004年10月出版。它提出了事实信息理论及其对刑事证据基本概念的新的解读。这对刑事证据的研究,对证据法学理论的完善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刑事证据研究》一书针对我国刑事诉讼理论研究中和证据立法中的实际状况,提出了一些看似平常、但却很重要的问题:到底什么是证据?证据是否就是证据事实?证据与证据事实是什么关系?证据事实为什么能够证明案件事实?证据事实怎样发现、如何认定?有没有虚假的“证据事实”?经过诉讼活动查明的案件事实到底是法律上的“事实”还是“客观真实”等?这些问题由于关涉到刑事证据制度,甚至整个刑事诉讼证据的整体构建,因此就这些“平常”问题进行研究并作出回答,对于证据法的理论研究、立法模式和司法实践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刑事证据研究》一书由于系首次提出用事实信息理论解读刑事证据的若干重大理论问题,所以该书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刑事诉讼中的辅助证据研究

实质证据的真实与否对于发现案件事实、防止冤假错案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辅助证据系以实质证据的真实性及合法性为证明对象的证据。与实质证据之间的相互印证模式不同,辅助证据对于实质证据的证明模式系一种外部证明模式。此种证明模式的一大优势即系,可以打破内容能够相互印证的虚假抑或不合法的实质证据所形成的封闭的证据锁链。另,辅助证据规则作为一种质证规则可促进实现质证的实质化,进而实现以一审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遗憾的是,我国的理论界及实务界对于辅助证据制度的涉猎均显薄弱,且已有的研究中亦存在诸多误解之处。故,研究刑事诉讼中的辅助证据制度不仅可厘清理论界的误解、充实证据制度,亦有助于保障案件真实、防止冤假错案及促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于不同种类的实质证据,辅助证据的运用规则有所不同。在实物证据的审查中,物证、书证及电子证据等均具有不同的辅助证据运用规则。诸如,真实性被质疑的物证可通过与众不同的特征予以证明,通过保管链条予以证明等。...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警察盘查获取证据相关问题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赋予了人民警察盘查的权力,为更好的预防和打击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法律保障。盘查能及时有效的预防、打击违法犯罪,尤其针对一些危害社会的持有型犯罪,盘查的作用显得更为突出。如实践中,公安机关破获的非法持有毒品案件70%都是通过警察盘查发现的。类似案件犯罪成本低,犯罪面广,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严重,较隐蔽,警察通过盘查能够及时发现这些犯罪线索或犯罪行为,相对降低了维护社会稳定的成本,以小投入获得大收益。在获取证据材料方面盘查也展现了高效性,能够促使刑事案件的顺利立案,节约司法资源,提高侦查效率,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正是由于盘查自身独特的作用和价值,在警务实践中,各国均予以了高度重视与充分运用。在域外法治国家,盘查措施与刑事强制措施必须事前获取司法授权的做法不同。盘查只有在特定情形下受令状原则的约束,即一般情形下不是以司法授权为前置条件,因此,警察实施盘查措施时有较大自由裁量权。盘查行为本身具有相当的强制性,可能会...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证据科学》2018年02期
证据科学

中国证据法40年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引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证据法律制度基本形成,证据法学呈现出繁荣发展的局面。通过对中国证据法40年发展历程的回顾,本文试图对各阶段发展的主要特征和问题作一个简要概括,并从其内在逻辑对中国证据法的发展轨迹和未来方向作一些初步描述。一、加强法制,证据法恢复重建(1978—1995)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民主和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任务。邓小平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应该集中力量制定刑法、民法、诉讼法和其他各种必要的法律……。”11979年9月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坚决保证刑法、刑事诉讼法切实实施的指示》2,批评了过去有政策就不要法律、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等现象,明确宣布取消各级党委审批案件的制度。在加强法制的大背景下,证据法伴随诉讼法的发展,在立法、司法和法学教育等方面开始恢复重建。(一)证据法在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初步确立1979...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刑事证据关联性规则研究

随着我国诉讼模式从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的转变,当事人在庭审中的举证享有完全的自主权。但是由于当事人胜诉心切以及法律知识的缺乏,提出的证据范围非常广泛,如果进行一一的质证会严重影响诉讼效率,并且有些证据能影响法官对案件进行正确的审判。然而有些证据是完全不需质证的,比如跟案件无关联的证据以及有关联但不能当做证据使用的,但是有些应该排除在质证之外的证据在特定情况下,也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这就比较复杂,如果仅靠法官个人理解,那全国的法官在法律适用上会产生不统一的现象。这就需要法律建立一套统一的规则,对哪些证据需要质证,哪些证据不需要质证作出规定。本文所论及的刑事证据关联性规则在英美法系已经发展成熟,在实务中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像我国这样,法治建设刚刚起步不久的国家,目前面临着司法资源少,案件量大的窘况。笔者认为如果在我国建立证据关联性规则能较好地完善我国司法制度,对我国法治水平的提高具有重大意义。本文在研究关联性规则时,主要从刑事证据角度...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