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古代女性意识——从原始走向封建礼教

本论文以中国古代的女性意识为研究对象,从文化学的角度分析中国原始社会的女性意识、《诗经》时代的“礼”化的女性意识,以及汉代发展为封建妇德的女性意识,从而阐释中国古代女性意识从原始走向封建礼教的过程。全文共分五章,由序言、正文和结语组成。序言阐述了论文选题的价值、意义和研究方法。表明本文是对中国古代女性的文化研究,试图从文化的视角,把文学作为文化的不可分割的部分,论述中国古代女性意识。第一章分析了中国的原始女性意识。阐述了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女性意识、考古发现中体现的原始女性意识,以及中国文字中所反映的原始女性意识。把原始女性意识概括为女性的原始性、自然权威性、母爱、母情、慈母性、为群体利益而自强不息的英雄性和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等。第二章从《诗经》产生的社会文化背景入手,分析了周礼对《诗经》的影响、《诗经》中体现的母系氏族遗风、《诗经》时代女性的沉重压抑与不懈追求,两性关系中的女性意识由自然到自然的约束。第三章分析了《诗经》中见于女性  (本文共10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诗书画》2015年04期
诗书画

温·婉——中国古代女性文物大展

无款古代仕女行乐图(局部)无款古代仕女行乐图(局部)主持人语龚良博物馆的展览有赖于策展人的创造性劳动。当我院古代艺术研究所曹清老师说,她想以南京博物院的藏品为主要内容,策划一个以“女性”和“艺术”为主题的展览时,我欣然同意并充满期待。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多元、多极、高速发展的时代,以往同一社会结构下代表不同背景的“男”“女”鸿沟正在不断缩小,中性的词语与行为已越来越多地充斥着今天社会的各个角落。于是,对于女性而言,传统的要求(束缚)已逐渐放开或完全放开,为缤纷世界毫无羁绊地施展才华并做出贡献,已具备充足的条件。然而回首过去,我们还是应当知晓,许多当下女性正常进行的社会活动或者说个体行为,在漫长的中国封建时代都是不可想象的,或者说是不被社会所容忍与允许的。上世纪初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动摇了传统礼教的统治地位,给中国女性带来思想上的解放。随着时代的进步,女性越发崇尚独立自主,她们以聪慧睿智、干练通达、慎重勤谨的秉赋,追逐美好理想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5年23期
青春岁月

中国古代女性文学的批判初探

虽然说中国古代女性文学远不能和男性文学相提并论,但是经过两千年的积累,中国古代女性文学也取得了相当辉煌的成就。在古代,由于封建思想的渐渐加剧,女性文学的发展空间愈发狭窄,所创作的作品数量以及质量有有所欠缺。所以,对于古代文学史上的为数不多的女性文学作品,尤其女性作品对当代社会状态有一种批判性,对其中的思想,内容的进行进一步的探究就显得非常必要。一、中国古代女性文学创作的渊源先以诗歌为根据探索古代女性文学。据《诗经》考,卫庄姜傅母作《斫人》、卫宣夫人作《柏舟》、许穆夫人作《载驰》等乃中国女性文学创作之滥觞。更有后来的鲁漆侍女所写的《处女吟》,陶婴所作的《黄鹄之歌》,越王勾践夫人所作《乌鸢之歌》,赵简子夫人文笔一洒,作成《河邀之歌》等形式上都以民谣为主的文学作品。再后来,到汉魏六朝时代,经过文化的再一次膨胀,涌现出戚夫人,班婕妤,王昭君,卓文君,谢道韫,班昭等著名的一批女诗人。再到诗词大繁荣的唐宋,时代更是束缚不了女性的文学天赋。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5年06期
参花(上)

山月不知心里事——中国古代女性“幸福”之我见

在泱泱华夏里,中国古代女性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中生存,追寻,挣扎到最终趋于绝望,她们始终渴望幸福,追求幸福却一生不得幸福,不管是天界、人间还是红尘之外的多数女性都对那微茫的期望永远是求而不得,终生不幸。而她们的追求与憧憬就如山岗上那轮静静的满月逐渐消逝,就连山月也从不曾知晓古代那些女子对幸福的心里事。那么本文主要从古代女性不幸福的原因和古代女性不幸福在现实和作品中的各种表现等几个方面来探究中国古代女性不幸福的宿命悲剧。遍观人类文明,史籍浩如烟海。细细阅览,男人往往是国家政治、社会历史中的主角,女性只是在历史大幕一角下偶尔闪现的一丝风姿。她们在各种制度、传统的束缚下舍弃了自我,迷失了自我,大多数女人在种种禁锢中失去了生命的纯真,如同行尸走肉般匆匆过完自己的一生,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更没有幸福可言。一、古代女性不幸福的原因自中国进入父系氏族后,社会对女性的尊重大不如从前。在各种制度和伦理道德的压制下她们丧失了自己的主体地位,她们只能依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2015年05期
散文百家(新语文活页)

山月不知心里事——中国古代女性“幸福”之我见

自从我们的社会发展到父系氏族之后,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在各种制度和道德约束下,女性逐渐丧失了自己的主体地位,只能依靠男性生存。所以总体上她们是没有自我,无法幸福。一、女性不幸福的原因首先是政治上的孤立与经济上的无助。古代女子既不能像士人那样在仕途官场上大展拳脚,也不能像男子那样逍遥归隐于尘世之外。没有经济收入来源的她们把自己的年华供献给公婆、丈夫与儿女。所以无法参与政治经济生活的她们注定不能活得恣意张扬。其次是思想上对女性的禁锢。自中国进入封建社会后,古代女性都是从属于男性,她们从小培养的就是以男为尊的意识,例如班昭的《女诫》塑造的皆是温良贤淑却无半点自由的传统妇女。再次是男尊女卑与“一夫一妻多妾制”的传统。古代男子由于体力上面比女性战局有事,所以男子在后来的生产部门当中占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所以导致社会以男为尊,女子必须顺从而不能反抗。并且在婚姻上一直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所以男女在地位上十分不平等,男子可以妻妾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世纪图书馆》2014年08期
新世纪图书馆

中国古代女性阅读史分期述略

1中国古代女性阅读史分期问题目前,对中国古代阅读史的分期并没有特别明确和权威的说法,我们只能从一些相关研究成果中进行推测。曾祥芹主编的《古代阅读论》一书,选录自先秦至晚清两千五百余年来名人、学者有关阅读的种种论述,是我国古代阅读学研究的重要资料。其例言中写到:“本书把我国古代阅读学的历史划分为四个阶段:先秦为开创期;秦汉至南北朝为发展期;隋唐至两宋为成熟期;元明清为高潮期。”而对这一分期,在该书的《引言》中,周振甫却认为先秦和秦可以合为一个时期,作为“中国阅读学的开创和限制时期”;从两汉到魏晋六朝,称为“阅读的复苏和发展期”;唐宋两代为“古代阅读理论的成熟时期”,又可以分为前后两期;明清两代称为“阅读的复古和丰富时期”。虽然,他们讨论的是“古代阅读学”的分期问题,但其与古代阅读基本是相通的。周振甫先生的提法中,就是“阅读”与“阅读学”相混的[1]。关于我国古代阅读史的分期问题的论文,目前笔者所见到的也只有鲍盛华非常独特的划分: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