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动结构的认知阐释

本论文对于西日耳曼语和汉语中的中动结构进行了全面的描述。并从认知的角度对中动结构的形成、构句制约及其语义、句法特征进行了统一的阐释。本论文主要做了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本文确立了汉语非施事主语“起来”结构的中动地位,并对其语义、句法特征进行了描述和分析。在过去的25年中,中动结构一直是国外语言学界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其中尤以对欧洲语言的研究最为深入,研究表明中动语义具有跨语言普遍性。相比之下,汉语中动研究却相对滞后。现有的研究主要是在生成语法框架内进行的。通过用广为接受的中动语义、句法标准来检验汉语非施事主语起来句[NP V起来Adj],我们发现这一结构体现了所有的中动语义,具有跟西日耳曼语中动结构[NP V Adv]相同的语义特征和相似的句法表征。据此我们确立了其中动地位,这一结构跟西日耳曼语中动结构同属阿克马和舒莱默所归纳的类型—中动结构。相对于西日耳曼语的中动结构,汉语中动结构能产性更高,事件的各种被动参与者甚至场景等  (本文共2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2年03期
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英语中动结构的特征及认知阐释

“中动结构”这一术语源于对语态(Voice)的研究。传统语法以主语(Subject)是动作的施动者还是承受者为标准,将英语的语态分为主动语态(Active Voice)和被动语态(Passive Voice)。一般认为,英语中除这两种语态外,还有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中间语态(Middle Voice),即句子的主语是受事(动作的承受者),谓语动词却用主动形式。学界将这类结构称之为中动结构(MiddleConstruction),如:a.The car drives fast.(这辆车开起来很快。)b.The room cleans easily.(这房间容易打扫。)c.This cloth washes well.(这种布很耐洗。)(1)正因为中动结构具有独特的语义句法特征,使之成为近几十年来语言学界研究的热点。本文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归纳总结出中动结构的基本语义特征是表示事件的状态,其句法结构为NP+V+ADV,同时将以原型语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6期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英语中动结构的转喻认知阐释

一、引言中动结构因为涉及到复杂的句法、语义及词汇选择关系,一直成为众多学者研究的热点话题。近年来,很多学者从生成语法和认知的角度研究了中动句的界定、时体的限制、修饰语的选择限制以及区别于受事主语句和作格句等特征问题,何文忠(2004;2005;2007)对中动结构的形成、构句制约及其语义、句法特征进行了统一的阐释并对“中动结构”的概念进行了专门界定。中动结构用主动形式表达被动含义,是一种用于描述句法主语固有的内在特性的一种特殊结构,并非只是介于主动和被动结构之间的一种结构形式。杨晓军(2006:287)认为这种结构主要是用来说明说话人主观评判主语所指的对象是否有助于隐含论元实施某个动作行为或过程,从而体现出某种属性、功能和价值。本文试图从认识语言学的视角,用转喻思维阐释典型的英语中动结构的认知过程,以便对中动结构的深入研究奠定基础。二、转喻既是种思维方式又是种认知过程Lakoff和Johnson(1980)在他们的著作《我们赖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外英语》2011年10期
海外英语

中动结构的认知阐释

Keyser和Roeper(1984)认为若句子语义有隐含的施事论元,这些句子就是中动结构。例如:(1)This book sells well;(2)Bureaucrats bribe easily;(3)The car drives fast.那么,何为中动结构?其句法、语义有什么特征?中动结构的理论基础是什么?何文忠(2005)指出,中动结构有两方面的含义,其一:被动参与者充当主语,谓语的动词为主动态形式;其二:被动参与者发挥积极作用。过去对中动结构的研究主要基于生成语法理论框架,涉及中动结构的句法、语义及语用特征,及其生成机制。但是,对于中动结构的理论基础,其语法与语义之间的关系没有一个合理的阐释。认知语言学认为语言结构与人们的认知经验密切相关,不同的句子结构反映不同的认知方式。中动结构作为一种句子结构,也反映了人们某方面的认知方式。本文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出发,运用图形/背景理论寻找中动结构的认知机制。1图形/背景理论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英语作格结构与中动结构的认知动因研究——基于认知语法小句分析的阐释模型构建

作格动词(ergative verb)源于作格语言的概念,早在1968年,Anderson就对及物性和作格性做了阐述[1]。1976年Perlmutter提出了非宾格动词假设(Unaccusative Hypothe-sis),将不及物动词分为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2],其中非宾格动词就是作格动词。之后还有其他学者也对作格动词作出论述,如Dixon发表了论文“作格性”[3],之后又出版同名专著,Burzio提出对作格动词进行界定的“Burzio原则”[4]。与此同时,国内不少学者,如赵彦春[5]、邓思颖[6]、王文斌等[7]也从不同角度对作格动词做出论述和解释。但到底什么是作格动词,学界一度存有争议。赵彦春[5]在对Burzio原则批判的基础上,指出存现句中的动词不属于作格动词,并进一步对英语作格动词的概念进行厘清,指出由于英语是主格语言,作格并非基本格,所以英语作格动词有自己的特征,即这类动词具有不及物性,但有及物意义,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S2期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英汉中动结构对比与认知阐释

一、引言Keyser和Roeper(1 9 8 4)把下列的句子结构称为中动结构:(1)This book sells well.(2)Bureaucrats bribe easily.(3)The car drives fast.那么,何为中动结构?存在在英语中的中动结构是否也存在于汉语中?如果是,它们之间又有何相同,有何不同?中动结构产生的机制又是怎样的?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许多中外学者对此展开了研究。Keyser和Roeper认为若语义上存在一个隐含的施事论元,这些句子就是中动结构。Iwata甚至认为应该将隐含施事论元作为中动结构的界定标准。而Massam则把情态语义(modality)特征作为中动结构的界定标准。何文忠(2 0 0 5)在“中动结构的界定”一文中指出,中动结构或中间结构,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其一是被动参与者充当主语而谓语的动词为主动态形式,其二是被动参与者在事件发生过程发挥积极作用,事件似乎是由该被动者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