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宋代刑法研究

宋代统治阶级惩唐末五代诸侯割据之乱,采取“事为之防,曲为之制”的治国方针,极为重视法制建设,制定了一套比唐代更为周密、详备的刑事法律制度。宋代是一个立法活动十分频繁的社会,早在真宗大中祥符七年即设立了专事立法的编敕所,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司法职能部门之外建立了立法机构。宋一般设有几个负责编纂法典法规的专门机构,分别制定不同种类的法。在立法上宋代有一套较为固定的程序。宋修纂一部新法,通常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对已有的法典重新审定,予以修改,二是对皇帝陆续颁布的诏敕命令进行整理,使之成为新的法律条款。修定法典先由编敕所拟定草案,再经必要的立法审查程序,报皇帝批准。立法过程中,宋广泛征集意见,鼓励官吏百姓奏陈法律得失。在健全立法制度的同时,宋建立了相应的法律公布传达与接收登录制度,形成了完整的法律公布体系,使得朝廷颁布的法令能及时让民众知晓。在立法技术方面,宋将法律划分普通法和特别法,并大量编纂《看详卷》,《看详卷》虽不颁降,但对于立法活  (本文共2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宋真宗时期法制探微(997-1022)

本文主要由以下六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绪论。主要交代本文的选题意义、研究目的及研究现状等。在研究现状部分,对学界相关的著作、论文逐一作了简介。第二部分为第一章,主要介绍宋真宗在位时期的立法状况。提出编敕是这一时期最主要的立法形式,并对前人的研究成果作了一番梳理。同时指出,当时已经有了专门的立法机构——编敕所,由该机构负责立法事务,向皇帝提出立法建议以及协调不同位阶的法律之间的冲突。第三部分为第二章,主要介绍了宋真宗时期的刑事法律。真宗在位期间,对新出现的、《刑统》没有加以规制的一些犯罪以诏令的形式予以定罪量刑,不仅填补了成文法典的疏漏,而且也完善了宋代的刑事法律规范。第四部分为第三章,主要介绍了宋真宗时期的刑罚制度。刑罚的轻重,是对当时的法制状况、社会形态以及统治者的刑罚理念的反映。大体而言,真宗一朝,刑罚适用的趋势仍是宽仁平允,鲜有法外行刑、滥用刑罚之事。改元大中祥符之后,刑罚的执行便与封祀活动紧密相关,在大量宽宥罪犯的同时,...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敕与北宋立法关系研究

立法是指各种法律形式的制定、修改和废止。北宋的法律形式有《宋刑统》、令、格、式、例以及“编敕”和其它由各种法律形式混合编修而成的法典。北宋的立法就是这些法律形式的制定、修改和废止活动。在帝制时代,王言为命,皇帝发布命令都是通过一定的文书形式来实现的,其立法亦然。在北宋,基于敕这一文书形式使用的广泛性和频繁性,就成为各种王言之制形式的代称。北宋政府用敕对《宋刑统》进行修改以适应社会变化的需要,修改的方式有冲改《宋刑统》中的律文,也有冲改其中的敕条。北宋政府还用敕对《宋刑统》进行补充,主要采取制定“准律处分”、“以违制论”和“以大不恭论论”等类型的敕来补充《宋刑统》适用的范围和对象。就敕与《宋刑统》的适用来看,北宋通过敕对《宋刑统》进行修改和补充,新定的敕具有优先适用性,随着越来越多的优先适用新敕的制定,最后使得《宋刑统》成为一个原则性的基础法典,而不是一个实用性强的法典。北宋政府通过敕制定令、格、式条文,其语言表达形式主要有:著为...  (本文共2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学术书讯

本书是系统点校整理宋代大型历史文献《宋会要辑稿》的一个门类——《刑法》门,约70万字。整理者研究宋代刑法近10年,运用多种校勘方法,通过调整门类、补遗订误等,力图恢复《宋会要》刑法门的原貌。《宋会要辑稿·刑法》以年、月、日系事,综合记述宋代有关法律制定的背景、法律内容、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2017年01期
青春

葉棋的诗

牢城给罗伯特西“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必须硬着头皮打针”此刻,他像是一件新出土的文物,两分钟内迅速氧化,褪去光鲜的外壳。危险的交谈后,我仿佛看见瘦骨嶙峋的牲畜穿过老城的街道。兜售口水和刻刀的摊贩沿着起伏的山坡铺展,他怀着颤动的焦虑在中途流泪,深知闲散的手艺已无处容身,绝口不谈落日或是美术馆。入夜后,空白总是奢侈地占有生命,或者说放慢脚步时,早些年积累的暗疾会突然爆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春》2017年01期
《意林》2017年17期
意林

为什么曹操比司马懿名声好

武曹操,晋宣司马懿。虽生前非帝王,实有开国之功。都是枭雄,连评价也有许多类似:权变,诡诈,深谋,酷虐……然而格局,却是差得大了。司马懿在小说里,被塑造成诸葛亮的终身对手。《三国志》里注引都吐槽:“仲达据天下十倍之地,仗兼并之众,据牢城,拥精锐,无禽敌之意,务自保全而已,使彼孔明自来自去。”司马懿十倍地盘,手握精锐,占据险要,只敢自我保全,任诸葛亮自来自去。意思很明显了。大概罗贯中的想法,诸葛亮天人也,得搞个超级对手才能配他,所以凭空提了司马懿许多戏份,好显得有诸葛亮时,司马懿有对手;无诸葛亮时,司马懿天下无敌了。然而,司马懿终究是差了曹操许多的。曹操以一归乡校尉起兵时,海内大乱,群雄林立,东汉其实已亡。到他奉天子以令不臣时,天子自长安东奔,群臣死于沟壑,洛阳已成残垣。汉献帝与一乞丐无异。所以曹操匡扶汉献帝,类似于项羽扶立楚怀王,简直凭空扶起一个朝廷。其实那时,天下哪里还有汉室?曹操这一辈子,平黄巾,扫群寇,挟天子,平李郭,灭吕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7年17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唐宋时期牢城使考述

牢城使是唐五代以及两宋时期的一个重要使职官。最早出现于唐末,五代后梁时曾避讳改为牢墙使①,后唐时又复称牢城使,五代其他各朝及宋朝皆沿袭之,十国中也有出现。目前学界对这个职官几乎一无所知,诸多研究职官的著作也未涉及。有人从使职之名“牢城”二字来推断,认为牢城使为执掌牢狱及罪囚俘隶之职,并将其归入司法系统使职,显然是未加深入探究的结果。从宋代的情况来看,这种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从唐五代的情况来看,则大误矣。唐五代的牢城使是牢城指挥使的简称,其职能在各个时期是不同的。那么,牢城使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职官,始置于何时,其职能的演变情况如何?这些都是本文所要考述的重要问题,希望能抛砖引玉,得到方家指正。一关于牢城,《宋史》明确记载说:“皆待有罪配隶之人”[。1]卷189《兵志三》同书卷199《刑法志一》载宋太宗雍熙二年(985)诏曰:偷盗满七贯者,“决杖、黥面、隶牢城”。可知牢城在宋代作为一个机构,是关押罪囚并充役的场所。《辞源》、《辞海...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