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融摄与对话:现当代佛教与科学关系研究

宗教与科学是人类社会中两种重要的文化现象,它们的对话是处于分裂状态的人类文化寻求自我融合的一个必要途径。20世纪初期以来,伴随着中国社会天翻地覆的裂变,中国佛教自身也在进行着从古代佛教向现代佛教转型的历史性嬗变。随着近现代科学在人类社会中的崛起,融通佛教与科学的关系,成为事关佛教生存与发展的重要课题。一些著名的佛教学者对佛教与科学的关系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对佛教这一传统文化在科学时代的存在价值作出了多方面的论述,从而推动了佛教自身的现代化演变。在与现代科学的对话过程中,佛教特有的文化内涵也由于新的历史条件而再次得到了彰显和肯定。在融通佛教与科学的过程中,既有现代佛教领袖、教内学者的参与,也有一些信教科学家加入其中,以科学家的独特身份现身说法,王季同、尤智表等就是他们中的代表人物。他们认为,近现代文化建立在一个不可靠的基础之上,因此它是不稳固的,并具有很大的弊端,这种文化不能认识、甚至遮蔽了对世界真实性的认识。他们相信,只有佛教才能  (本文共1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五台山研究》2017年01期
五台山研究

印顺大和尚对柬埔寨、泰国进行友好访问

~~印顺大和尚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五台山研究》2014年01期
五台山研究

印顺大和尚率中佛协代表团赴泰

~~印顺大和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神州》2013年06期
神州

印顺法师的唯识思想

印顺法师(1906一2005)是当代著名的佛学大师,一生致力于对纯正佛法的探索和研究,并以其“人间佛教”理念,影响了台湾佛光山、慈济、法鼓山等三大道场的佛教实践活动,其宗教、学术思想已经成为台湾佛教界热门的话题之一,形成了一股“印顺学”的研究之风。本文尝试从唯识学的角度,梳理出印顺法师的有关思路,从这个侧面将其“人间佛教”思想的内涵展现出来。一、唯识学在近代的影响唯识学在唐时因玄奖著《成唯识论》而风靡一时,但是到了唐末研习的弟子就渐渐稀少了。直到近代,由于杨仁山从日本找回古代唯识文献,并刻印流通,唯识学才又得到广泛的关注,不仅教内的重要人物如欧阳渐先生、太虚大师等人对唯识学有深人的研究,就连一些著名的思想家,在构建其理论体系时也受到了唯识学极大的影响,熊十力先生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当时,围绕着唯识学曾出现了不同的主张,并先后兴起了几次重要的学术争鸣事件,时至今日,这些学术探讨仍然为有关学者们津津乐道。第一场争论发生在欧阳渐先生和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神州》2013年06期
《现代台湾研究》2005年02期
现代台湾研究

台湾佛教的印顺时代与后印顺时代

在台湾佛教思想史上,有学者将1950年至20世纪卯年代中期称为印顺时代,21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称为后印顺时代,?如果以印顺法师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基本封笔及之后出现有代表性的对印顺法师著作的驳疑现状看,是适合台湾佛教研究史的划分的。印顺法师,俗名张鹿芹,1906年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县农村,1949年由厦门赴香港,1952年抵台至今。1972年间,日本大正大学关口真大博士翻译印顺法师所著《中国禅宗史》为曰文,并提请授予文学博士而通过,使印顺法师成为未赴日留学、未参加面试而获博士学位的中国第一位博士比丘。印顺法师著作等身,涉及内容博大精深,其著述共出版四十一部,有代表性的如《妙云集》27册,基中包括《般若经讲记》、《宝积经讲记》等。印顺法师以其著述的广博,大大地推动了台湾各层面的佛教研究,提升了台湾佛教研究的水平,普及了台湾信众对佛法的认识。印顺法师对台湾佛教研究的贡献是多方面的,最为学术界所重视和认可的,主要如:1、对阿含学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京农业大学
南京农业大学

印顺法师佛教与科学关系思想研究

近百年来,“人间佛教”思潮从思想萌芽到实践发展,几近主导了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历史走向。这其中不可多得的一位“人间佛教”领航者——印顺法师。印顺法师所处的时代正是科学昌明、佛法衰微之际,为更好地续佛慧命、传承法脉,他作出一系列积极的探索。印顺主动荷担如来家业,一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致力于推动传统佛教的现代化改革。在其先师释太虚“人生佛教”基础上丰富发展,并提出“人间佛教”的理念。自此,“人间佛教”思想泽被两岸三地僧俗学人,印顺也理所应当地成为推动佛教现代化建设的中流砥柱。可以说,伴随现代化而来的世俗化“反玄祛魅”倾向不可避免地给佛教带来诸多的挑战。印顺法师敏感地洞察到现代科学与佛教护法之间的微妙关系,即面对科学的挑战,佛教若一味采取自卫式反击,不仅无助于现状的改变,还有碍于佛教自身的发展。因此,印顺自觉借鉴吸收了近现代科学观念的影响,并将其运用到对宗教神学观的否定批判以及对客观的“科学主义”佛教研究原则的贯彻中。此外,在印顺对佛教...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