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日本战后基础研究发展与诺贝尔科学奖获得的历史考察

本篇论文将以对“日本基础研究”的理解为基点,以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研究经历为案例,在对各位诺贝尔获奖者所处时代日本基础研究发展的背景和概况进行描述的同时,借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研究经历凸显他们所处时代日本基础研究发展的主要特征,从而勾勒出战后日本基础研究发展历史的大致脉络。本篇论文共由七章组成,除第一章导论和第七章结论之外,论文的主体部分将按照自然时间的顺序,以目前日本学界流行的分期法为依据,将从二战结束后到今天的日本基础研究的发展历史分为以下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战后恢复期。在这一阶段中,论文将以福井谦一的研究经历为例,重点论述在这一外部环境恶劣的时期,学术自由的传统对日本基础研究发展的促进和影响。第二阶段是高速成长期。在这一阶段中,论文将以江崎玲於奈的研究经历为例,介绍日本企业设立中央研究所的第一次高潮。第三阶段是转型期。在这一阶段,论文将以白川英树的研究经历为例,介绍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末,特别是日本大学的讲座制及讲座费  (本文共1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我国基础研究基地若干管理问题研究

新世纪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科技实力特别是原始性创新能力已成为国家科技和经济竞争的焦点之一,许多国家都将建设一流的科技基础设施作为国家科技战略的基本任务。随着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不断深入,知识经济迅猛发展与知识成果储备不足、全面融入世界竞争与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等矛盾日趋凸现,基础研究已成为国家战略性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障和提高国家利益的关键性投资,是保障社会公共安全、提高社会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的需要,对于我国经济、社会和科技持续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基础研究基地是我国基础研究、战略技术储备和重要公益研究的核心力量,是进行知识创新和创造性人才培养的重要载体,是带动国民经济增长的技术源泉和重要动力,也是各国参与国际科技竞争的物质基础和技术支撑,还是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竞争、抢占战略制高点的有效组织形式。深入研究影响基础研究基地的核心要素,探索新的运行管理模式,建立科学可行的评估模型和方法,不仅能对政府制定政策和战略提供依...  (本文共1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群众》2019年17期
群众

切实加强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

党的十九大做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历史性判断,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要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发展,江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积累了较为充裕的物质资本,打下了较好的科技基础,当前正处在当前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关键时期,要坚定不移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着力加强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为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夯实根基。基础研究是科学之本、技术之源,是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根本途径。基础研究虽然不直接提供新产品、新工艺和解决技术问题的具体方案,却向社会提供新知识、新原理、新方法,其重大突破会对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产生巨大的、甚至颠覆性的推动作用。如果说创新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发动机”,那么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成果则是这部“发动机”的“燃料”,只有源源不断地为“发动机”输送“燃料”,“发动机”才会有持续强劲的驱动力。近代以来三次工业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群众》2019年17期
《安庆科技》2009年01期
安庆科技

上海基础研究投入全国居首

向基础研究“播种”,上海力度最强。去年,上海地方基础研究投入超过3.7亿元,在全国居首位。据初步统计,今年这一数字将刷新至4.6亿元,同比增长24%。今年,科技部对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地方基础研究工作做了专项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全国各地基础研究投入约12.22亿元,比2005年增长3...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8年12期
科学学研究

中国基础研究改革与发展40年

(1)一九五六——一九六七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修正草案),http://www. most. gov. cn/ztzl/gjzcqgy/zcqgylshg/200508/t20050831_24440. htm。1基础研究认识变迁基础研究政策包括政府促进基础研究发展的政策,以及政府为了国家的总体目标而开发利用基础研究成果的政策。其内涵取决于政府对基础研究的认识,受制于国家政治经济体制、产业发展阶段以及国际科技竞争态势,也深受科技体制架构与科技发展战略的影响。基础研究作为重要的科技政策概念引入我国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此前的政府科技政策文件中,我国多采用“基础理论”或“理论研究”而不是“基础研究”作为相对于应用研究(考虑具体实用目标的研究)甚至技术研发的概念(1)。1985年,我国开展第一次全国科技普查,首次正式引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研究分类,并作为科技政策制定和科技体制改革的重要基础。在此分类中,基础研究并非仅限于纯基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中国》2018年12期
科技中国

韩国文在寅政府基础研究振兴基本方向

一、振兴基础研究遵循的基本原则为促进基础研究的长远发展,需要遵循的基本价值导向包括:创意性、自由度、多样性、稳定性和责任感。为实现基本价值导向,在制定基础研究政策和开展研发支持的过程中遵循10个基本原则:(1)建立创新型创意自由发展的体系;(2)明确世界最领先、最高水准的研究方向;(3)大力支持科研人员;(4)确保科研成果具有长远影响力;(5)拓宽研究领域;(6)为青年科研人员发展创造条件;(7)建立没有干扰专心研究的环2018年6月29日,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发布《第4期基础研究振兴综合计划(2018—2022)》,旨在营造各领域具有创新意识的科研人员能够自由、专心进行研究的环境,推动各学科领域持续产出具有创新性的科研成果。未来五年的主要措施包括:推动以科研人员为中心的基础研究创新、构建全周期的基础研究支持体系、营造自由与责任并存的科研环境、建立国民感同身受的基础研究生态系统。境;(8)以信任为基础推广成熟的科研文化;(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