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近代佛教史学探研(1900—1949)

中国有着悠久的佛教史学传统。但真正具有近代意义上的佛教史研究产生于20世纪上半叶。当时的一流学者,如梁启超、胡适、汤用彤、陈寅恪、陈垣等,无不参与到佛教史的研究中来;加上吕澂、蒋维乔、黄忏华、李翊灼、妙舟、法尊等佛教界的僧俗学者,阵容更为庞大。他们把欧美的实证主义理论、语言学与文献学为主的历史学方法,和清代考据学传统结合起来,在佛教史研究的多个领域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基本上厘清了佛教初入华土至民国初年的流传概况,总结了其兴衰衍变的规律,揭示了佛教与中国社会、政治、文化之间的关系,对中国佛教史上的许多疑难问题进行了考辨,对历来暗昧不明的禅宗史和藏传佛教史作了较为深入的研究。近代佛教史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史学和佛学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与特点,是研究中国近代史学史和学术史的一个较好的切入点。但是,对于这一专题,尚无人从整体上进行梳理、总结和评价。本文试图以1900—1949年间的佛教史学作为研究对象,从史学史、学术史的角度,探索这一时期佛  (本文共3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宗教学研究》2018年02期
宗教学研究

区域佛教史研究的重要著作——评段玉明《成都佛教史》

段玉明教授等撰写的《成都佛教史》最近(2017)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了。这部著作规模宏大、体例完整,细致而完整地再现了成都佛教发展的兴衰起落。作为区域佛教史研究的专著,《成都佛教史》不仅为佛教研究提供了非常有意思的个案探索,其中所展现的编撰体例和学术思想更是拓宽了当前佛教史写作的视野。成都是佛教最早传入的地区之一,早期学者如伯希和、梁启超等都曾对此进行过推测。近年来的考古发掘也进一步证实,佛教在很早之前就传入了巴蜀地区,时间应不晚于东汉中期。南北朝的动乱纷争为僻处西南一隅的成都佛教带来了发展的良机,外来高僧增多,本土僧人水平提高,寺院和信众数量也随之激增,成都一跃成为全国著名的佛教文化中心之一。隋唐五代是成都佛教的繁盛时期,一方面,佛教义学得到传播并发展壮大,吸引了大批如玄奘大师这样的高僧纷纷前来参学,同时本土禅宗——剑南禅派也异军突起;另一方面,以壁画为代表的佛教艺术也空前繁荣,其影响波及中原乃至全国。宋元时期的成都佛教与士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船山学刊》2018年04期
船山学刊

中古佛典序跋的佛教史价值刍论

序跋有时或涉及到书写对象所形成的社会文化背景及其作者的生平事迹,或对其书写对象的梳理,在此过程中无疑涉及到对历史的记载。序跋具有浓厚的历史因子,一方面对历史的记载具有一定的广泛性,另一方面对历史的记载方式多样化。作为序跋的一个子类,中古(1)佛典序跋相应地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只不过它与佛教、佛典、佛事活动等密切相关,融进了大量的佛教史因子:印度早期佛教的某些风貌、佛教中国化变迁的痕迹、佛典翻译与整理底本的变化、统治者与佛教的关系、佛教的发展程度、佛教的态势、佛教史实。整体观之,中古佛典序跋对佛教史的记载方式较为多样化,所记载的范围涉及域外与域内两个层面。一、保存印度早期佛教的因子中古佛典序跋尽管在形式上源于我国,其内容则多与佛教、佛典等域外文化有关,其中不乏印度早期佛教。由于记载印度早期佛教的原始佛典,在我国翻译与整理时被保存下来。汉译佛典源于对域外佛典的翻译,二者的内容具有一致性,因此域外佛典中的印度早期佛教成分,在其汉译本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山东艺术》2017年01期
山东艺术

《山东书法全集·十·佛教刻经》 山东北朝佛教刻经概论(节选)

佛教刻经是我国佛教史上极为重要的文化遗存,其价值与意义是多方面的。较早的刻经主要分布在河北邯郸周围与山东泰峄山区。前者以字数多、篇幅完整而名扬海内外,后者以规模大、气势宏伟而著称于世。被康有为誉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是目前国际上佛教文化、美术考古、书法艺术史等研究领域的一大热点。徂徕山刻经一、佛教刻经的起源与发展(略)二、山东刻经的分布与概况山东北朝佛教刻经,集中地分布在泰山、峄山周围。泰山周围的刻经,一是分布在泰山前后,一是集中在东平湖周边沿岸。峄山周围的刻经,主要集中在山之前后。总的说,都分布在北朝时期的兖州境内。内容包括经文、偈语、佛名、经名、题名、题记、铭赞、颂文等。有的刻在碑上,但多数刻在山体摩崖上。(一)千佛山黄石崖经偈黄石崖在千佛山南约一公里处,古名历山。崖上现存佛教龛窟造像、偈文及造像题记若干,为山东地区较早的佛教摩崖造像经偈遗迹之一。偈文位于黄石崖最高处,魏书,十二行,行十二字不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山...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10期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杨仁山:中国近代佛教史的开创者

近现代以来,在学习西方的时代背景中,欧美文化的强力渗入深刻影响了中国佛教史的写作目标,使建构佛教历史知识成为佛教史的核心,以重现佛教历史面貌,揭示其内在的因果关系。这样的佛教史观点将佛教史置于自然科学的研究法则之下,体现了近代以来源于欧洲的科学主义的历史学理念。与这种纯粹知识化的佛教史不同,杨仁山则将佛教史视为透析生命现象,把握生命本质的探索过程。作为一个佛教史家,他采用的佛教史研究方法成为近现代佛教史普遍采用的方法。然而,中国佛教史学史中却忽略了杨仁山在佛教史上的开创性贡献。尽管龚隽承认杨仁山开创了佛教宗派史的研究范式,[1]但这没有引起起学界广泛的重视,成为当代佛教史学史上的遗憾。因此深入挖掘杨仁山在佛教史上的开创性贡献,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一、杨仁山的佛教史作品及其主要内容事实上,杨仁山是一位非常深刻的佛教史家。他的佛教史作品包括两部作品,一部是《佛教初学课本》,另一部是《十宗略说》。《佛教初学课本》完成于1906年,由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佛学研究》2014年00期
佛学研究

《中华佛教史》

: 《中华佛教史》是山西出版传媒集团旗下山西教育出版社近年来打造的最|;为重要的学术著作之一,由学界泰斗季羡林、汤一介两位先生担任总主编,汇丨;聚一大批佛教文化研究精英,历时15年潜心编纂而成。全书共11卷约500万丨i字,包括《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卷》、《隋唐五代佛教史卷》、《宋元明清佛丨;教史卷》、《近代佛教史卷》、《佛教文学卷》、《佛教美术卷》、《西藏佛教史丨;卷》、《云南上座部佛教史卷》、《中韩佛教交流史卷》、《中国佛教东传日本史丨i卷》、《佛教史论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