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代套色印本研究

明代刻書承前启後,以其刻本衆多、题材广泛、技术创新的特点著稱於後世。铜活字印書、套版的应用、“餖版”、“拱花”的发明,成为明代雕版印刷技术的三大辉煌。其中套印技术的广泛传播,更是明末印刷史上一道特殊的“風景线”。明人陳继儒云:“自冯道、毋昭裔为宰相,一變而为雕板,布衣毕升再變而为活板,閔氏三變而为朱评。”“朱评”即套版技术,陳氏将套版技术与印刷史上雕版、活字两大发明并提,可見其在時人眼中有着重要地位。後世衆多版本学、印刷史、出版史著作中,明代套色印刷技术及其应用情況都是不可缺少的部分。长期以来,人们对明代套色印本的认识一直聚焦在吴興閔氏、淩氏的套印出版,民国时期陶湘撰寫《閔板书目》,進一步加深了这种印象,以致後人所作有关明代套色印本的论述、研究,大多集中在吴興闵、凌两家的套色印刷出版。然而根据笔者搜集的资料和目驗實踐,发现实际情況遠比陶湘《閔板書目》的记载複雜。明代套色印本的出版者不僅有閔、淩二氏,還有茅氏等私人刻本和坊刻本。前  (本文共4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苏大学
江苏大学

明代套色印刷插图设计研究及应用

本文以明代套色印刷插图设计为探讨对象,通过设计艺术学的角度,对其进行专题研究。明代套色印刷插图,是我国古代刻本插图设计“登峰造极”的典型实例。彰显了中国传统印刷插图的设计特征及设计文化,见证了刻本插图的发展历程,形象地体现了读者阅读习惯和刻本市场需求演变的具体过程,其所包含的设计思想对于我们现代的设计有着诸多借鉴和启发。本文通过古籍记载、现存明代善本及相关专著、学位论文和期刊等文献为主要研究资料。主要运用设计艺术学的研究方法,并结合文献学、图像学、社会学等学科的研究方法。论文通过明代的政治、经济、社会背景及当时出版业发展状况的分析、明代套色印刷插图的缘起和设计目的阐述,在考据、整理明代套色印刷刻本的取材范围基础上,按刻本题材进行分类、统计,以体现市场需求和读者兴趣对套色印刷刻本出版的影响。意在揭示明代套色印刷插图设计紧跟时代变化、顺应市场走向、迎合读者需求的特征。进一步研究明代套色印刷插图详细的制作工艺流程、套色印刷插图的设计过...  (本文共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国家图书馆学刊》1989年03期
国家图书馆学刊

“宰相出版家”——毋昭裔

雕板印书术发韧于唐朝,至五代而渐盛。非但中原地区的梁、唐、晋、汉、周历朝政府赓续雕印《九经》、《经典释文》等,环绕在五代周围先后并存的十国,如吴越、后蜀乃至于西北边睡的瓜、沙二州,也出现了雕板印书。刻书的当中有割据政府,也有官员或私家。这些机构或个人虽然都算不上是什么职业出版单位或职业出版家,但此期所出现的雏形出版形态,却影响了中国一千余年的出版格局。五代国子监校刻儒家经典,开了此后历代国子监刻书的先河,史称“监本”,和凝雕印自己的文集,是中国古书“自刻本”的滥筋,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版印佛经佛画,是地方官员刻书的先驱;而蜀相毋昭裔主持模印图籍,则是国家政府官员刻书的开端。 毋昭裔,河中龙门人。博学有才名。后蜀高祖孟知祥镇守西川时,辟掌书记。及孟知祥登极(公元925),摺为御史中垂。.后蜀后主孟叔践昨之明年,即明德二年(935),拜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不久改任门下侍郎。广政三年(94。)分判盐铁,以后以次晋为左仆射。最后以太子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史研究》2019年02期
中国出版史研究

论五代至北宋中期士大夫对雕版印刷术所持的心态——以冯道、毋昭裔、欧阳修及王安石为中心

关于雕版印刷术与印本的关系,学界较为通行的观点是:雕版印刷术用于印制儒家经籍,其开端不晚于初唐,扩张于五代,而精于宋代。“雕版印刷术的应用也表现为一个由俗到雅的发展过程。唐代的雕版印刷品主要是经文、咒语、历日以及迷信类的书籍,这些都是大众化的读物,主要服务于文化水平不高的布衣百姓。大约在唐末,才开始有了诗赋文章的印刷品,雕版印刷与知识分子的趣味逐渐结合,但是其中的主要动力还是世俗化的商业意识。到了五代时期,中央政府才参与到雕版印刷活动中来,儒家经典等正统‘雅’文化最终登上了印版。”【注文1】可见,作为一种传播技术,雕版印刷术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时间才获得以士大夫为主体的国家精英群体的认可。本文的假设是,在漫长的创新扩散过程中,五代至北宋中期的士大夫们对于雕版印刷术所持的心态必然存在着一个缓慢变迁的总体趋势:由“路径依赖”到“技术赋权”。当然,上述心态并非只是一种历时性的存在关系,它们也呈现共时性的存在关系。为了验证上述假设,本文采...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华文史论丛》2014年01期
中华文史论丛

評杜希德《中國中古時期的印刷與出版》(Printing and Publishing in Medieval China)

杜希德先生(Denis Twitchett,1925—2006)的《中國中古時期的印刷與出版》(Printing and Publishing in Medieval China)本是1977年爲英國印刷學會(The Wynkyn de Worde Society)作的一次演講,後於1983年出版成書。此書從紙張的發明、中國印刷術的起源、早期書籍的出版與銷售、敦煌藏經洞的發現、10世紀的大規模印刷、刻印儒家經書、宋代的雕版印刷、佛藏和道藏的刊刻、紙幣的印刷、福建書坊、政府與出版、宋代的出版經濟、雕版印刷、活字印刷、朝鮮的印刷業、金屬活字以及雕版印刷的優勢這幾個方面,撮述了自雕版印刷術發明以來,中國印刷術發展的各個面相。本書雖名爲《中國中古時期的印刷與出版》,主要討論的時期集中在唐宋兩朝,但書中涉及的話題,一直延伸到清代。書中在相關説明後配有大量書影,這些書影是杜希德先生精心挑選,對直觀了解中國印刷史、更好理解書中相關内容,都大有...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1期
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宋刻《五臣注文选》孟氏本与陈八郎本关系考

宋代出现的《五臣注文选》,今人所知的版本有以下几种:西蜀毋昭裔刻本、平昌孟氏刻本、杭州猫儿桥河东岸开笺纸马铺钟家刻本、建阳陈八郎刻本。其中刻于五代行于宋初的毋昭裔本早已佚失,刻于建炎元年的猫儿桥本现仅存二十九与三十两卷。要研究宋代《五臣注文选》,今日可用者,唯有刊于天圣四年(1026)的平昌孟氏本《五臣注文选》与刊于绍兴辛巳年(1161)的建阳陈八郎本《五臣注文选》。前者被作为底本较好地保存在我国第一部五臣注与李善注合并的宋刻秀州本《六家注文选》中①,而秀州本《六家注文选》递翻本为韩国奎章阁所藏;后者则今有递修本全帙存世,中国台湾国立中央图书馆有藏。《五臣注文选》的孟氏本与陈八郎本,在正文字句、义注、音注等方面有着相当的差别,故而学者们很少将二者联系起来合并考察。但孟氏本中沈严所作《五臣本后序》提到的孟氏本的底本特点:“旧本或遗一联,或差一句。若成公绥《啸赋》‘走胡马之长嘶,回寒风乎北朔’,又屈原《渔父》云‘新沐者必弹冠’,如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1986年01期
史学月刊

宋代的刻书业

“书籍之有雕版,肇自隋时,行于唐一世,扩于五代,精于宋人”①。宋代是我国_雕版印刷史上的黄金时代。宋代确立的我国雕版印刷史上的官刻、私刻、坊刻三大刻书系统,一直垄断了其后近九百年封建社会的图书刊行,直到十九世纪中叶,西方机械印刷术的传入和图书出版事业资本主义经营方_式的出现之后,才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宋代的刻书业引起中外学术界的广泛注意,本文仅就宋代的刻书业概况略述陋见。 宋开国之初,《宋史·太祖本纪》载:、建隆三年二月,“上谓侍臣曰:‘联与武臣尽读书以通治道,何如?’”赵匡撒深知读书对国家的作用,因此,宋代政府对图书出版事业非常重视,把它作为宣扬封建思、想,维护封建秩序,巩固封建统治的一件大事来提倡,多次下诏购求图书。大中祥符三年,五代后蜀毋昭裔之孙毋克勤向北宋政;府捐献其祖所刻“《文选》、《初学记》、《六帖》诸版,’补三班奉职”②。宋代皇帝一常往主持刻书、修书和藏书的国子监、崇文院视察,并对编修官、修书人给予金帛器币等奖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