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佛经叙事文学与唐代小说研究

本文择取“佛经叙事文学与唐代小说研究”作为论题,意在从比较文学角度,探讨汉译佛经与唐代小说两类叙事文学之间的交涉及影响。论文绪论之外,共设四章,约18万字。绪论首先论述佛经的文学属性及其价值,民间文学与宗教文学作为佛经文学的两大内涵,共同构成了佛经文学的重要叙事内容与主体风格特色,翻译文学不仅包含了佛经由梵转华的文体创新,同时亦彰显了汉译佛经作为“外来文学影响之载体”的价值特性。接着通过回顾学术史,确立本文研究方向和内容重点。最后是对研究范围和方法的简要说明。第一章对佛经叙事文学的类别和分布情况进行概说。现存《大正藏经》“本缘部”为汉译佛经叙事文学的一大汇集,本文在借鉴前人观点的基础上,兼顾经典内容与形式体制,将佛经叙事文学分为佛传、本生(含本事)、因缘、譬喻四大类别,接着列举主要经典,概述其内容形式特征。之后,分别介绍四《阿含经》、汉译广律以及大乘佛经的文学风貌和叙事特征。第二章为传播途径研究。唐代佛教发展为佛经文学的传播营造  (本文共1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佛教传播对唐传奇小说通俗化的影响研究

唐传奇是唐代文学的一朵奇葩,与唐诗并称为“一代之奇”,它的产生标志着中国古代小说文体的独立。作为叙事性的文学体裁,唐传奇能够更加生动、直接地展示唐时的社会风貌、宗教信仰与文士的心态与生活。唐代传奇小说脱胎于史传、子书、六朝小说(从小说属性看,仍属于散文类型)等雅文学,经过初盛唐小说的过渡,至中唐进入繁荣时期。同唐前小说相比,唐代传奇小说的宗教色彩渐淡,政治劝诫、讽喻等功利主义特征渐弱,但娱乐功能却渐次增强。唐代传奇小说在人物、情节、观念等方面出现了通俗化的倾向,这从很多不被正统文学接受的人物(妓女、侍婢等)进入唐代传奇小说并成为主人公这一现象中可窥一斑。印度佛教在隋唐进入发展的鼎盛时期,其时,崇佛之风弥漫朝野。佛教对当时的社会生活、风俗民情、文士思想、文学创作等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两汉之际传入中土的佛教,经过汉魏六朝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百年冲突与融合,逐渐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至唐代慧能禅宗的兴起,佛教的中国化进...  (本文共2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试论汉译佛典对唐代小说叙事之影响

印度佛教是影响古代中国思想文化的重要介质之一。早期佛教主要是通过口头传播的,东汉时始有汉译佛典出现。从晋代到唐宋期间,佛典的翻译真正达到了高潮。译经高潮的到来也使佛教思想进一步深入到文学的各个领域,佛经词语典故在文学作品中大量使用,而且许多文学体裁都吸收了若干佛典的文学精华,如小说。中国古代的小说脱胎于子史之书。因而,小说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成为子史的附庸。佛教的传播促使六朝志怪小说的产生,志怪小说又影响了唐代小说的创作。六朝志怪小说与大规模出现的汉译佛典的双重影响使唐代小说逐步走出子史书的束缚,完成了文体的独立。同时,汉译佛典所具有的趋渐成熟的叙事规范更是积极深刻地影响了唐代小说的叙事。如唐代小说受佛典的影响出现了因果报应型、冥界游行型、动物报恩型、梦幻离魂型、神通变化型的情节模式范型。另外,唐代小说还发生了叙事结构、叙事时间、叙事视角、叙事意象等叙事模式的变化。如缘起因果影响下的环形结构、虚实互证式结构、连串嵌入式结构等是汉译...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1年06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叙事文学的自由

叙事文学是一古老而传统的文学形式。与传统相比 ,当代叙事文学则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 ,运用多种手法 ,在情节的叙述、艺术的表现方式等方面演绎出了更为开放、更为灵活的个性。鉴赏叙事文学作品 ,首要任务便是充分把握当代叙事文学的某些变化特征。情节叙述的自由 在叙事文学的创作中 ,艺术地再现现实一度被奉为不变的规律 ,作家本身注重完整情节的构思 ,注重紧密的情节主干的审美效果 ,这是传统叙事文学的特征之一。回忆诸多习见的传统小说 ,我们大致可以从中概括出“性格—事件”的情节模式 ,这种传统情节的规范程序在叙事文学中已表现出一种极其强大的控制力 ,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惰性。令人欣喜的是当代文学的叙述情节则慢慢摒弃了这种惰性 ,而代之以令人耳目一新的自由程序 ,呈现出一种无主干情节的自由与洒脱 ,活动于其中的人 ,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十足的个人色彩 ,原汁原味地表现着自己 ,无需特意去干什么 ,也无需为情节所累 ,从而在一种不负载任何意义的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中国古代叙事文学中的龙王形象

中国文化中,龙是先民们面对神奇莫名、不可言说的自然现象所虚构出来的一种凝聚着无穷力量的想象创造物。在传说中,龙能大能小,能曲能伸,能升能隐,飞则翱翔于九天之上,入则潜藏于九幽之下,龙兴于天时,吞云吐雾,驱风驾雨;龙行于地时,草木拜服,万兽称尊,彰福显圣,无所不能。故而在中国人的心中,对龙这种想象创造物有着很深的心理认同感,而历代的统治者更是将龙作为自己权柄的图腾标志,“九龙至尊,真龙天子”偶像般存在于中国文化中,可谓受尽了尊崇与膜拜。而由此所衍生出来的龙文化,更是贯穿了中国文化的整个发展历程,龙形雕刻,龙形器物,以龙为标识的壁帛图画,数不胜数。但在龙文化中,却有一种与主流标识差异甚大的龙形象,这就是中国古代叙事文学中的龙王形象。作为龙形象的人格具象化代表的龙王,在中国古代叙事文学中却丧失了它固有的神圣地位,反而常常受着玩弄与嘲讽。尽管这些龙王们依然掌管雷霆,能够兴云布雨,但却常常受人操纵,不得自由。这种迥异现象的出现与发展,颇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剑南文学(上半月)》2016年11期
剑南文学(上半月)

卷首语

在文学作品中,特别是叙事文学作品中,有两个基本的构成要件,一个当然就是时间,另一个是空间。所谓的时间是指什么呢?任何一部小说,任何一部叙事文学作品,它都必须经历一个时间的长度量。也就是说,它必须有起始、发生、发展、高潮、结尾,要经历一个时间的跨度。然后作家通过时间的变化,来展现人物的命运。通过展现人物的命运,来表达他的某种道德判断,他对读者的劝告,他提供的意义。那么什么是空间呢?空间是在时间变化当中出现的另外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场景、画面、人物的装束、衣服、帽子、环境、肖像——所有这些东西,包括戏剧性的场面,都在空间的范围里面。本期《小说地带》栏的作品带给我们强烈的时空感。陈立的中篇《浮世绝恋》和张开平的中篇《磨刀河背影》,把我们拉回到旧中国的黑暗年代,在时代风云的翻卷中,与作品里的人物共同经历了命运的颠簸、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下)》2017年08期
参花(下)

中西叙事文学中的人物塑造与时序安排略谈

一、人物的塑造:圆型人物和扁型人物扁型人物的存在对于作品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并且有的作家笔下的人物虽然是类型的,但并不显得刻板单调,相反,还呈现出人性的深度。如狄更斯的著作《双城记》中的主要人物有显著的特征,呈现出明显的正反面人物之间的斗争活动。此外,狄更斯还非常巧妙地塑造了一些言行相矛盾的人物形象,这些在小说中的活动显得更为活泼、有趣。作家让这些言行合一的扁型人物与言行相矛盾的扁型人物相互交流、相摩擦,从而使读者能从中体会到人物语言交流背后的心理活动,而人物就从扁平的外壳中活现了出来。狄更斯小说中人物外在的语言与内在的心灵之间出现了隔层,甚至是矛盾之处,不过这个矛盾并不是人物性格的矛盾、内在的矛盾,而只是表层与内在的反差。如果人物身上的矛盾深入成为了人物性格内在的矛盾,那应该就变成福斯特所说的“圆型人物”了。这些圆型人物内在不同的“面”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对立,但是却依然可以从根本上将这些“面”凝聚在一个人物身上,而不会显得毫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