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佛教禅宗与唐代诗风之发展演变

论文题目:佛教禅宗与唐代诗风之发展演变作者简介:胡遂,女,1956年11月生人,2002年从师于詹福瑞教授,2005年6月毕业于河北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并获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论文摘要:本论文分四个专章探讨了佛教禅宗与唐代诗风发展演变的关系,目的在于具体考察随着有唐一代禅宗理论在历史上空前发达、不断创新发展之盛况,当时的诗坛究竟是如何受到其各种影响,从而在不同时段显示出怎样的态势、潮流与风貌的。这其中也包括对在同一政治历史环境与社会文化心理的氛围中,禅宗思想与诗歌理论及创作同步发展现象的考察,因为归根到底,唐代佛禅理论与唐代诗歌风貌,都是同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都是那个时代人们心理需要、精神追求的反映。大致来看,初唐时代,禅宗思想理论与诗歌创作思潮的发展基本上是同步的,在精神内质上是互为呼应的。从盛唐开始,随着禅宗思想理论在社会与人心中的深入普及,就逐渐形成为主要是禅宗理论对于诗歌创作倾向的影响与渗透局面。总而言之,禅宗的佛性  (本文共2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09期
名作欣赏

唐代诗歌中的广告研究

唐代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伟大朝代,以其包容的政治姿态、繁荣的经济开创了中国鼎盛朝代的新气象。基于唐代经济的空前发展,为人文艺术的迅速发展构建了坚实的基础,从而在诗、书、画等各领域涌现了大批名家。尤其是唐诗名家开创了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吸引了当时以及后来众多的敬仰者和研究者对其进行不断的研究和探索。但纵观这些理论研究,笔者发现,前人对唐诗的研究视角多聚焦于诗歌的美学、文学及政治层面,而较少有学者从学科融合的角度尤其从艺术设计的层面来深入研究唐代诗歌的广告现象。本文即创新的从此角度出发,对唐诗1中存在的大量广告进行梳理和分析,以期为唐诗的研究以及现代广告的创新设计贡献一份绵薄之力。一、唐代诗歌中广告现象盛行的背景研究1.唐代政治思想的开放性及经济的繁荣为诗歌广告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石。唐代的统治者在国家政治大统一、经济繁荣的全新气象下,以一种开放包容的政治姿态吸引和接收着当时世界各民族宗教文化、习俗的影响,形成了开放、多种思想文化并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月读》2017年01期
月读

唐诗与长安

唐代文化是我国古代社会文化的顶峰,唐代诗歌则是唐代文化中的杰出代表。唐代诗歌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突出地位,代表了我国古代诗歌的最高艺术成就。享有世界声誉的伟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都成名于长安。唐诗中开宗立派的伟大诗人,无一不是从长安走向全国或从各地来到长安,在长安曾经留下了许许多多名篇佳作,其中不少诗篇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描绘了长安这座世界名城。这些诗篇犹如一幅唐代长安的瑰丽画卷,成为了长安的史诗。被杜甫誉为“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初唐四杰,其中卢照邻写出了脍炙人口的长诗《长安古意》,骆宾王留下了称为绝唱的《帝京篇》,王勃供职长安时,咏出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佳句。盛唐时期,长安日益繁华,唐诗也达到了它的顶峰,其中的代表诗人是李白、杜甫和王维。翰林学士李白,名满京师,被誉为谪仙人,颇受玄宗赏识,以至于皇帝亲自为他调羹。李白在兴庆宫沉香亭,为唐玄宗和杨贵妃“援笔成文”的《清平调》三章,“婉丽精切”,千古传诵。他在《古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月读》2017年01期
《山西青年》2017年03期
山西青年

论唐代诗歌的爱国主义情节

祖国、民族,这是历史的范畴,而爱国是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打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册,每一页无不闪烁着爱国主义的灿烂光辉,爱国主义是一个民族强大的精神支柱,是不可战胜的伟大力量。唐诗作为我国文化艺术的瑰宝,也承担着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历史使命。唐代诗歌内容宽泛,风格各异,无论是山水田园诗,还是边塞诗,无论是赞美诗还是讽刺诗,无论是豪放派还是婉约派,爱国主义的主题总能渗透其中,这是唐代文人历史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的集中体现。在浩如烟海的唐代诗歌中,爱国主义精神突出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对祖国壮美山河的热爱幽静的田园风光,壮阔的山川江河,苍凉的塞外景象,祖国的一切美景都化作了唐代诗人笔下的文字,它流淌在中国古代文学的典籍中,经久不衰,生生不息。早在初唐,就有了广为人知的赞美《春江花月夜》的名篇,这首诗被闻一多先生称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张若虚的作品流传下来的并不多,但仅凭一首《春江花月夜》,就足以确立他在唐代文坛上无可动摇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品文选刊》2017年03期
小品文选刊

唐代诗歌中的酒价

酒可以激发诗人的灵感,诗人也可以借酒浇软胸中的块垒,所以唐人有“斗酒诗百篇”和“乞酒缓愁肠”之说。由于诗人与酒的关系极为密切,唐代诗歌中不但写到了酒,还写到了酒价。杜甫在《逼侧行赠毕四曜》一诗中写道:“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杜甫诗歌对酒价的叙述,成了一个聚讼纷纭的话题。以为然者不乏其人。宋代刘邠《中山诗话》写道:“真宗问进臣:‘唐酒价几何?’莫能对。丁晋公独曰:‘斗直三百。’上问何以知之,曰:‘臣观杜甫诗:速须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宋代陈岩肖《庚溪诗话》也认为:“少陵诗非特纪事,至於都邑所出,土地所生,物之有无贵贱,亦时见于吟咏。如云:‘急须相就饮一斗,恰有青铜三百钱。’”这里“速须相就饮一斗”和“急须相就饮一斗”,皆为“速宜相就饮一斗”之误。不以为然者认为,杜甫诗中所谓的“三百青铜钱”之说,来自于前人的典故。北齐卢思道曾说过:“长安酒钱,斗价三百”,所以王嗣奭在《杜臆》中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延河》2017年05期
延河

贯珠:唐诗的石器时代

玉柙珠帘卷:诗歌史的回顾唐代诗歌质地的感觉,很难准确地形容,虽然前人有了很好的妙悟,但我总觉得不够;有一日想起“黄金时代”、“白银时代”的说法,虽然这种提法有很深的缘故,不过就浅层来说,使我徒然觉着器物的质地有时候能和语言的质感相通起来。于是我便得了以下的臆断(任何隐喻式概括都意味着某一方面的严重疏漏,它乞求着学理上的原谅):以陈子昂、四杰为象征的阶段对应着唐诗的石器时代,峥嵘已露,而质朴犹存;以李白为象征的阶段对应着黄金时代,高、岑、王、孟等等他的同时代人,都在散发着遮掩不住的光芒;杜甫是唐诗的青铜——它不止象征着他的时代,它是诗国的重器,一如青铜器是祭祀的礼器;元白诗派与韩孟诗派双峰鼎峙的中唐诗坛是诗歌的白银时代,极大地拓宽了诗的流通疆域,从不同的维度擦亮了汉语的光华;晚唐使诗歌进入了它的玉器时代,这个年代的汉语光泽温润、美妙,不耀眼,却光华内敛,五德俱全。当然,以上这种具有极强隐喻色彩的印象式评判存在很多问题,这里面的异端...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7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