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仇兆鳌及《杜诗详注》研究

论文题目:仇兆鳌及《杜诗详注》研究作者简介:吴淑玲,女,1963年11月生,2002年师从韩成武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将于2005年6月毕业于河北大学人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论文摘要:本论文研究仇兆鳌及《杜诗详注》,结论如下:仇兆鳌的思想:以正统儒家思想为其主要思想,同时杂有一定成分的道家思想。学术皈依:清初“经世致用”的学术思潮、追求博学的文化倾向、浙东学术的经史之学,是仇兆鳌治学的学术根底。杜诗批评思想: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其杜诗批评受儒家诗教理论影响很深;仇氏本人的忠君思想中有一定愚忠成分,其对杜诗的解说既在匡君致君方面做出了贡献,也有因愚忠导致对作品的误读;受清初杜诗研究的影响,他对杜诗“诗史”说既有深入的挖掘,也有因囿于“诗史”说而产生的拘直之见;由于时代文化氛围的影响,其杜诗批评注入了博学理念,收集材料广博,成就了集大成的杜诗批评著作,但也给《杜诗详注》收集材料带来了芜杂之病。杜诗批评方法:使用集义理、考据、辞章于一炉  (本文共3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保定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保定学院学报

仇兆鳌诗文辑补

仇兆鳌(1638—1717),字沧柱,号知几子,浙江鄞县(今宁波鄞州区)人,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早年从学黄宗羲,深受赞赏。黄宗羲《仇公路先生八十寿序》中称其“湛心经术,墨守庭诰,故文章风韵,主盟于当世而无愧”[1]682。平生勤于著述,代表作有《四书说约》《通鉴会纂全编》《周易参同契集注》《悟真篇集注》《杜诗详注》等,博涉四部。其中,《杜诗详注》一书因“援据繁富”“可资考证者为多”[2]1997,被誉为杜诗学的集大成之作,在学林享有盛名。然而,仇兆鳌无诗文集传世,以致生平创作的诗文散见于总集、友朋别集、地志、族谱等书之中。对此,学界已有相关的搜集成果。本文在前人的基础上,又发见仇兆鳌的部分诗文,因加整理,以期为相关研究提供一些新的材料。一、学界关于仇兆鳌诗文的辑佚成果吴淑玲《浙东学人仇兆鳌著述钩沉》[3]一文考察了仇兆鳌的经部、史部、子部、集部著述,在“诗文辑佚——集部著述考察”中指出其诗五首:《陆稼书令灵寿未与荐牍漫赋志感》《壬...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杜甫研究学刊》1999年02期
杜甫研究学刊

说仇兆鳌以楚辞注杜诗

杜甫诗笺注昔时号为千家注,注家林立,今昔纷如手异同,多相牾,使读者无所适从。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汇集康熙前各家注释,对杜诗进行详注集解,堪称集注杜大成之作。此集是四库全书所收的不多的注杜集本中仅有的几部内府藏本之一,这足能说明官方重视和其文献价值。官方重视,大概在于仇兆鳌此集能阐发杜甫的诗史诗圣之义,即通过此集可以更加明确了解杜甫论世知人和立言忠厚的垂教意义。文献价值,大概在于其广搜博征,讨杜诗之典故,扩见闻,补缺略的学术意义。仇兆鳌注杜,疏渊源脉络,挈领提纲,钩索字句,阐明诗义,广泛取注于经史子集稗野志怪,以利于寻杜诗师法之源。在杜诗与经史诗赋的源流关系中,诗骚为重,在与诗骚的源流关系中,尤以楚骚为密切。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中以楚辞注杜诗者,据不精确统计就约有260条。于此清晰展示了杜甫师承楚辞的痕迹和取法楚辞模仿而能融会贯通的作诗之法,及其诗艺精湛之所以然,亦明显可见仇兆鳌注杜对杜诗与楚辞的渊源关系及其承传脉络之重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献》1988年02期
文献

海内罕见的仇兆鳌自订《尚友堂年谱》

按年记载人物生平事迹的传记式年谱,自宋以来,代有继作,鉴精代蔚为大观,为我们研究历史人物的基本情况,提供了宝贵的材料。来新夏先生所编《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_L_.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著录了清人年谱,包括自订和他人所编写的在内,约八百种以上。而在自汀的年谱中,清康熙年间的仇兆鳌《尚友堂年谱》,是比较罕见的一种,来先生写了简要的经眼记,并指明该自订年谱手抄本,现珍藏于中华书局图书馆。 这部年谱虽属罕见,但始终未曾受到人们的足够注意。早先转相征引的尚有三家:杭州大学图书馆所编的《中国历代人物年谱集目》,曾著录一条《仇沧柱(兆鳌)自订年谱》,并指明它是据《民国郸县通志艺文志》著录的。来先生曾加按语云:“杭日系据著录,似未经眼此谱。”的确,杭大图书馆同仁们在编写此书时,势难逐条经目。《民国郸县通志艺文志》著录的仇氏年i将所据乃是“伏跄室藏本”,而清冯贞群之伏附室藏书,现暂存宁波天一阁。近接天一阁文物保管所骆兆平先生来函云:...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献》1988年02期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89年02期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

论仇兆鳌的批评观及其方法

仇兆鳖(1638—17】3以后),清代文学批评家。他编著的《扎诲洋注》(又名《杜少陵集详注》)是研究杜甫诗歌的重要参考书籍。他的批评观及其批评方法颇具特色。例如,在《札诗详注·序》中,仇氏云t 其最称知杜者莫如元稹、韩愈。稹之言日: “上薄风骚,下该沈宋, 铺陈终始,排比声韵,词气豪迈而风调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愈 之言日: “屈指诗人,工部全美,笔追清风,心夺造化, ‘天光晴射洞庭 秋,寒玉万顷清光流。州二子之论诗,可谓当矣。然此犹未为深知杜者。 论他人诗,可较诸词句之工拙,独至杜诗,不当以词句求之。 这段话包括仇氏对诗歌批评的两点看法: - (一)诗歌有两种类型,故批评的角度也应有两种,或“较诸词句,之工拙”;或“不当以词句求之”。(二)作为批评家,要达到“深知”作家作品,则不膨拘泥于某一种批评尤法,而应针对具体的作家作品,采用相应的批评方法。 从【f1围文学批评发展史来看,仇氏所阐明的批评观点是相当有见地的。强调文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徐州师范学院学报》1989年03期
徐州师范学院学报

杜诗《韦曲二首》其一解

韦曲花无赖,家家恼杀人。绿禅质尽日,白发好禁春。石角钩衣破,藤梢 刹眼新。何时占丛竹,头戴小乌巾。 仇兆鳌注引《杜臆》语说:“此诗全是反言以形容其佳胜。曰‘无赖’,正见其有趣,日‘恼杀,人,正见其爱杀人,日‘好禁春,,正是生奈春何;日‘钩衣,,‘刺眼’,木可憎又转觉可喜。”又云:“按此诗所言,若以二语括之,即‘剑南春色还无赖,触件愁人到酒边’。……大旨只在‘白发禁春’四字。”浦起龙《读杜心解》评此诗亦云:“韦曲花繁,乃当时行乐之地,如公所谓‘仆本恨人’者也,见花之繁,赏花者之盛,转觉搅动春愁,又故曰‘无赖’,日‘家家恼杀’,非尽日腾腾取醉,无由禁此老将至之春光也。下遂激为逐世之思,曰‘钩衣’,日‘刺眼,,景物若为之勾引耳。”杨伦《杜诗镜论》亦于“绿博须尽日,白发好禁春”句下引朱鹤龄注云:“禁,犹言禁当之禁,言我已白发,无奈此春何,即上恼杀人意。二句言老畏见春,惟恃痛饮以消愁耳。” 归纳上引三家之注,有一个共同点,即认为在诗人的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