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拉木伦河中上游流域水资源变迁因子分析及其恢复建设建议

本论文采用地质历史分析的方法以“3S”技术为平台以野外地质调查和前人资料为佐证对影响西拉木伦河中上游流域水资源变迁的因子进行了综合分析研究确认了在晚更新世中晚期以前的数十万年里内蒙古东南部存在一个古大型河湖网盆地是一个三水动态循环良好的系统它是大兴安岭阴山造山带周围外流河流西拉木伦河滦河永定河等河流的真正发源地西拉木伦河西部分水岭是在近万年里才形成的原西拉木伦河流域的西部分水岭应该还要往西内蒙古东南部的古大型河湖盆地应该是西拉木伦河流域的一部分而且是该流域的真正的源头大兴安岭阴山弧形造山带是造成西拉木伦河中上游流域水资源变的真正原因通过研究分析将影响流域水资源变迁的因子分为基础性因子地学因子重要性因子气候因子和关键性因子人类活动三种且它们分别在不同的阶段所起的作用不同然后根据对各因子的客观分析提出了恢复重建流域水资源的建议  (本文共1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草原》2016年12期
草原

西拉木伦河(外二首)

n?r^*-B MS U.M-TL曰出而扬蹄,背驮红色巨石一路向北那m,红^色巨石是她的负累?,也B是她横生于人间的宝t贝n我们身体里流消着这样浑黄的血液我们注定这样野蛮而卑微?直到母亲再也无力抬起佝偻的脊背直到悬在心尖上的秤砣沉重砸向大地西拉木伦河,一块筑在儿女心中的无字碑石化的河床,圈住她未曾流出的泪水西拉木伦的孩子是一轮月亮,空空地勾着北国的边陲西S'河’老哈'河不去猜想往曰燕山的哈欠,打得太过寂寞凸出一个你凹出一个我从东北望向西誠《我是你的西5!你是我的老哈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16年12期
《鸭绿江(上半月版)》2017年03期
鸭绿江(上半月版)

赵宝坤作品

《等》50cm x 70cm《西拉木伦河畔》8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7年06期
散文诗世界

情醉草原(三章)

西拉木伦河天籁在人间。想到三毛,那个在沙漠中寻找生活的女西拉木伦河,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是醒子,那个在沙漠中灵感飞扬的女子,那个在着的,水波轻扬,桨声摇起的,是一湾欢笑。沙漠中享受爱情的女子,蓦然,听到生命在西拉木伦河,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是醉歌唱。着的,掬一捧阳光,便可以在浪花上,放牧掬一捧细沙,感悟时光,涅槃的灵魂,思想。是我攀援抵达的圣境。古老而多情,年轻而时尚,西拉木伦河,一桨狂野,你挑逗了我所有的欲望,让压抑阿斯哈图石林已久的激情,缤纷。阿斯哈图石林,每块石头都是一个传说,用力喊出一个名字,那泊在歌词里的亲翻开历史,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幅风景。切,如野百合般纷纷绽放。伸手挽住一帘清越,站在石头上,我想象远古,在成吉思汗谁的梦,湿漉漉随心漂流。的弯弓里,我体验一代枭雄的赞歌。此时,顺流而下的,不仅仅是小舟,随靠近一块石头,等于倾听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球人文地理》2017年13期
环球人文地理

西拉木伦河 我们不可忘记的祖母河

对于绝大多数国人来说,西拉木伦河应该是一个陌生的地名,在历史的烟尘中封闭了太久。而我们关注西拉木伦河,源于摄影师滕利明给编辑部的来信。在看过他所写的关于这条河流的大量文字和拍摄的数百张照片之后,整个编辑部都震撼了,因为这条河流有着太多的传奇,历史上的地位甚至不亚于长江与黄河。然而,一种淡淡的忧伤很快蔓延于心,因为如此伟大的一条河,竟然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正是因为这种情愫,才有了本期策划,我们希望让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这条不应该继续沉寂下去的河流,都能够了解到这条河流的故事。西拉木伦河发源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大红山北麓海拔1420米的白槽沟,主要流经赤峰市。西拉木伦是蒙古语,意为“黄色”,的确,混浊色黄的河水蜿蜒曲折800里,犹如一条黄色的经脉穿行在赤峰辽阔的大地上,极其壮观,所以,典籍《吕氏春秋》《淮南子》将其列为“中国六大川”之一。西拉木伦河流域传奇众多,第一个传奇便是自然风光。四季如画的乌兰布统草原,既有南方的秀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辽河》2016年01期
辽河

西拉木伦河(外二首)

西拉木伦河你从草原深处走来,带来牧草的芬芳。老额吉亲手制作的奶茶香,勒勒车嘎吱的声响,蒙古汉子纵马地疾驰,也随你一起流淌。你从草原深处走来,带来牛羊地徜徉。老阿爸马头琴的悠扬,蒙古包静静地张望,乌兰姑娘天籁般的歌声,也随你一起流淌。啊,西拉木沦河,内蒙古的母亲河。你的力量在这里集聚,你的生命在这里成长。长成了绿色的河谷,长成了红色的村庄,长成了宽阔的河畔,长成了伟岸的山岗。啊,西拉木沦河,你流淌过多少欢乐,你诉说着无尽的忧伤,我的心早已沿河上溯,去寻找那无尽的天堂草原,去寻找你足迹开始的地方。乌兰布统的篝火夜色墨蓝,草原无声。马儿息了,羊儿睡了。我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6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