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创新的哲学研究

本文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视角研究科学创新,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框架下,对有关科学创新的哲学问题给予了探讨。第一,对创新概念涵义的历史演变进行梳理,结合现代科学发展的新特征,提出了不同于其他领域也不同于西方科学哲学理论的科学创新概念,通过分析创新作为科学哲学范畴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在与其他相关概念的区别中,澄清并界定科学创新概念,规范其内涵和外延,继而探讨科学创新的本质特征。第二,对科学创新进行生存论分析,解决科学创新何以可能的问题,从科学创新在人的存在中的意义出发论证科学创新的存在根据。第三,分析科学创新的认识论意义,阐述科学创新对科学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论贡献。第四,对科学创新进行价值论分析,揭示出科学创新在社会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中的意义。  (本文共20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科技》2010年20期
河南科技

科技创新的哲学研究

一、科技创新的哲学研究应成为科技哲学研究的新阶段逻辑经验论者的科学哲学研究从一开始就区分了发现的语境和辩护的语境,如果我们要对科技创新做哲学研究,首先就应该在前两个语境基础上引人第三个语境,即创新的语境,然后再对创新作语境分析,研究其哲学问题,探讨其认识论和方法论。科技创新的特点包括多学科多领域竟先并进。学科间交叉融合互动。当代哲学必须要开展创造论的哲学研究。哲学说到底就是两大块:第一大块是本体论,第二大块是创造论。长期以来,哲学研究的重点,在古代是本体论,到近代是认识论,其实,认识论应该属于创造论的一个部分。因为人类的创造比自然的演化还要辉煌,所以哲学的创造论应该写得比本体论还要好。人类认知和实践活动的本质是创新。创新是人生最高价值的体现。因而人类的认知和实践活动实质上是一种价值活动。作为人类认知和实践活动形式之一的科技创新活动也不例外。对科技创新的社会价值可从内外两方面考察,就内在价值而言,科技创新的社会价值即人类在科技活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理工大学
哈尔滨理工大学

技术创新方法论的哲学思考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我们进入到了一个高速创新的时代!技术创新作为当代物质生产实践的创造性本体正在生成,技术创新越来越成为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基础和标志。因此,如果要本质地把握并切实地指导当代社会及其生产力的发展,就必须深入研究技术创新方法论进行哲学思考。创新时代的哲学创新必须聚焦于技术创新实践本身。从“马克思实践哲学的自然改造论”的高度看,技术创新研究包括方法论、本质论、实践论等方面,而技术创新方法论是核心。本文主要研究技术创新方法论的内容。具体的说,通过技术创新方法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为切入点对技术创新方法论进行哲学思考,希望通过研究能引起更多的学者从哲学视角对技术创新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以便进一步丰富和发展技术创新理论。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张岱年人生哲学研究

张岱年(1909—2004)先生是中国现当代著名哲学家、哲学史家、文化巨人,为中国哲学和中国文化的总结和创新做出了重要贡献。总体上来看,虽然学界近年来对张岱年哲学的主要范畴和命题都已经有所论及,但对张岱年哲学还存在着重视不够的现象,特别是还缺乏对张岱年人生哲学的系统研究,而这正是本文所要完成的主要任务。第一章从哲学观、方法论、认识论、宇宙论和人生哲学五个方面来审视张岱年哲学体系,论证人生哲学在张岱年哲学中的核心地位。第二章价值论是张岱年人生哲学的理论基础。张岱年既是20世纪30—40年代中国价值哲学的重要开创者,也是80—90年代“价值热”思潮的重要参与者,其价值论包括一般价值论和人生价值论,论文分别论述其价值界说、内在价值和外在价值、“兼和”价值标准,并归纳其人生价值体系的基本原则。第三章理想论是张岱年人生哲学的核心,论文首先论述人生意义(人在宇宙间的地位)问题;其次论述人性论,包括人性的界定、人性善恶以及“尽性”等问题;最后...  (本文共3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学术》2007年03期
东南学术

制度哲学研究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创新

在我国学术界,对各种具体制度或特定制度类型的研究早已有之,但是关于制度本身的研究,则是相当晚近的事情。大约在10年前,哲学界对制度的问题还十分敏感,学术刊物对专题研究制度的哲学论文还十分谨慎。但是到今天,在制度成为各门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主题之后,也成为哲学研究的重要主题。与各门具体科学对制度的操作性层面进行研究不同,哲学关于制度的研究是一种根本性的研究,涉及到制度的一些根基性问题,不论对制度研究,还是对哲学的研究,都产生了一些有待梳理和分析的内容。本文就此相关问题作些探讨。一、新时期我国哲学界关于制度问题的哲学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西方哲学研究和中国哲学研究,构成了我国新时期哲学研究的三大块。这“三架马车”合力推进了我国哲学研究的纵深发展。在人们对这三大块的研究进行评估时,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倾向于对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的研究作出正面的积极评价,极力从西方哲学研究和中国传统哲学研究中汲取营养,而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的研究者则往往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2年02期
黑龙江社会科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两种类型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是国内哲学界普遍并持续关注的话题。近年来,学者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方式、路径、生长点和基本原则等问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讨。通过讨论,学者们普遍意识到:缺乏问题意识正在成为当前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瓶颈,而如何面对现实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关键性问题。在笔者看来,要更好地做到强化问题意识、有效面对现实,从而切实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我们还需在理论上澄清一个与创新有关的前提性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创新”与“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的明确区分。陈德容先生在《哲学研究与研究哲学》中明确指出:“哲学研究”是一种原初哲学活动,“研究哲学”是对前者的工作过程及其成果的反思;“哲学研究”是直面现实的哲学活动,“研究哲学”是关注历史(传统、文化史)的工作;前者是创造性的哲学活动,后者是诠释性工作,等等[1]。这一观点是富有启发性的,如果忽视了这种区分,我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各种方案就有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