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济伦理研究的一个契入点

经济与伦理的关系经过了一个历史的变化过程。最初,经济研究并不是一门独立的学问,它往往与政治学、伦理学等混同为一;随着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经济学开始逐步从其他学科中分化和独立出来,在其理论的发展中渐渐抛弃了伦理学。以亚当·斯密为开创者的古典经济学发展到数学化的新古典经济学以后,经济学因其失去了伦理学的支撑和形式化特征而愈益远离现实,失去了其解释现实的生命力。于是,适应理论与现实的双重需要的新制度经济学再次把伦理因素纳入到自己的理论视野中。新制度经济学以交易成本为研究与分析经济现象的核心范式,其理论体系主要包括交易费用理论、产权理论、制度变迁理论等。虽然在新制度经济学的制度理论中包含了伦理道德等非正式制度对降低交易成本的作用。但多数新制度经济学家并没有对之给予足够的重视,惟有诺斯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诺斯对非正式制度的强调侧重于意识形态方面,对伦理道德因素的论述也不是很详细。事实上,一个国家的传统伦理文化作为非正式制度的组成部分,  (本文共1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2015年00期
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

使公民有道德:导论

法律并不能使人成为道德的。只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只有基于正确的理由而自由地选择做道德上正确的事情,人们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法律能够命令人们从外在方面遵守道德规则,但是不能强制理性与意志的内在行动,而正是这些内在行动使得从外在方面遵守道德要求的一个行动成为一个道德行动。然而,关于道德、政治与法律的前自由主义的核心传统一直坚持认为,在帮助人们使他们自身成为道德的这个方面,法律起到了一个正当的辅助(subsidiary)①作用。根据这一传统,并通过:(1)阻止人们选择沉溺于非道德行为的(进一步的)自我堕落;(2)阻止会诱使其他人模仿同样行为的坏榜样;(3)帮助保护道德生态,在其中人们做出他们在道德上构建自我的(self-constituting)选择;(4)并且教导人们道德上的是非,法律禁止某些非常引诱人的和堕落的不道德行为(有一些关乎性,有些不是),从而有助于人们确立并保守一个有德性的品质。对这一传统的当代批评者坚持认为,被设计...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伦理学研究》2017年02期
伦理学研究

市场经济的合道德性与道德质疑

道德质疑属于道德评价的范畴,评析道德质疑的作用,离不开对道德评价的总体考量。道德评价的两个端点为道德肯定和道德否定。目前道德肯定在道德评价中呈现压倒性力量,它能起到道德评价的正面引导作用,会从一个侧面让道德氛围逐步浓郁,具有积极的意义。然而,盲目的道德肯定并不有利于道德建设,也不是实事求是的。任何时期的道德状况,总有其需要改进的地方,恰当的道德否定,是提升道德力量的另一种必不可少的方式。无论是道德肯定还是道德否定,真正体现其科学性,让其充分发挥作用,必须建立在道德质疑的基础之上。唯有通过质疑让真正的道德行为显其精彩,让非道德行为现出原形,而不是随意简单的肯定或否定,才能使道德评价减少盲目性,使鉴别和导向的功能充分发挥。强化道德质疑,正确鉴别社会现象,为真正的道德行为鼓与呼,让非道德行为现出原形,是非常必要的。一、道德视阈下的市场经济概览每个时期的道德状况都有其特点,均离不开社会的本质属性、基础性条件的制约与指向。当下讨论道德状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商》2015年25期

法治的道德性

党的十八大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1。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将法治上升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之一,是时代的需要,同时法治本身所具有的道德性也是它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之一的基础。一、法治道德性的历史学依据道德与法律、人治与法治是中西方法制史上永远不能绕开的重大问题。从整个人类社会法制发展史中,我们可以得知人们对于“如何进行国家治理”这一问题的思考几乎总与道德的变化、法律的发展相紧密联系的。当法律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开始从原始伦理规范中剥离开来,法治与人治、法律与道德、法治是否应该反映一定的道德价值取向,也越来越成为中西方学者思考、关注的问题。对于法治道德性的问题,他们更多的是从法治构成之基——法律这一角度来论述的。在西方文明史上,首次明确提出“法治”概念的第一人是伟大的古希腊思想家、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在与柏拉图关于国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5年25期
《哲学研究》1988年12期
哲学研究

在现阶段应怎样看待共产主义道德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应如何看待共产主义道德?这是当前道德问题上的首要困惑。由于我国的社会生产力还很不发达,不仅远未到达实行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也远非己是马克思当年设想的作为共产主义低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所以,肯定我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处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正是我们党十一届主中全会以来,按照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中国革命实践中对马克思主义作出的新发展;而上述困惑的存在,必将影响我们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正确理解,也必将导致在实践中不能准确把握现阶段的改革、开放方针。为此,有必要首予澄清。 破除不把共产主义道德看作贯彻共产主义 运动始终的完整体系的误解 长期以来,人们对共产主义道德存在着一个误解,即不把它看作贯彻于共产主义运动始终的道德体系,而仅仅看成共产主义高级阶段的社会道德。于是,有人便以为共产主义道德只是个鸯远的道德理想或理想人格;有人否认共产主义道德与社会主义道德间有质的联系;有人则干脆认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提倡共产主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哲学动态》1988年03期
哲学动态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德建设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进行道德建设,是当前伦六学界比较关注的问题。木刊编辑部陆续收到一些从不同角度阐述这个问题的稿件,现将部分稿件中的主要观点摘编于后,以飨读者。 一、道抬建设的价位目标(四平师范学院兰秀良)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终极目标乃是人的需要。偏离这一终极目标,道德建设就会沦为一台发疯的钢琴,发出撕裂人心的奇音怪响。在这一限本价值取向上,我们别无选择。问题在于,人的需要是多样的,究竟应该优先满足哪一类需要?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全社会所面临的最为严峻的现实就是经济上的贫穷与落后,对于大多数社会成员来说,物质生活基本需要的满足显得格外突出。所以,发展产生力就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根本任务,成了我们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自然,也就合乎逻辑地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道德建设的首要价值目标。这当然不是说道德建设别无它图。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政治的民主与开明,人际关系的平等与和谐,社会成员思想境界的净化与升华,个人的自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