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北地区回族宴席曲及其流变

本文由绪言、正文(五章)和结论组成。绪言中,阐述了以西北回族宴席曲及其流变作为研究对象的缘由、研究目的、研究方法等。正文五章,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为西北回族婚礼习俗中的宴席与宴席曲。第一章阐述了西北回族的婚礼习俗产生的历史缘由、婚礼仪式、宴席在婚俗中的地位以及婚俗文化的历史变迁。第二章论述了西北回族的宴席与宴席曲、宴席曲演唱中的以茶代酒、宴席曲的传承方式,社会功能、宴席曲的类别。下篇为西北回族宴席曲的流变。第三章阐述了西北回族宴席曲流变的历史文化背景。第四章论述了回族宴席曲的地域性流变,分别对宁夏、新疆、甘肃、青海四个省(自治区)几首具有代表意义的相同类别相同曲目进行了比较分析,试图明确它们之间的异同和流变及其原因。第五章论述了西北回族宴席曲的个人审美性流变。通过对马生林、马古白、韩生源、马占才等四位歌手及其演唱曲目的分析,阐明个人审美性特征。进而从自然、社会、历史、文化以及歌唱者的个人性格、气质、人生观、艺术观、嗓音条件等方面分  (本文共2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外语艺术教育研究》2008年01期
外语艺术教育研究

宴席曲《送大哥》在西北回族地区的流变

能够在宴席场演唱的曲目,除属于叙事曲、五更曲、酒曲、打调四个类别之外,其余的所有曲目都属于散曲的范畴。散曲的曲目较多,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下面以曾经普遍流行于回族宴席场中的《送大哥》为例,分析它在不同地区的传承与流变情况。一、音乐结构(一)宁夏回族演唱的《送大哥》[1]乐曲结构是以四句为基础将第四句作扩充变化重复的五句体单乐段分节歌,其结构图式:A+A1+B+C+C1(2+2+2+2+3)。(二)新疆回族演唱的《送大哥》[2]乐曲结构为四句体单乐段分节歌,其结构图式:A+A1+B+C(4+4+4+4)。(黄德良演唱、富林记谱)(三)甘肃回族演唱的《送大哥》[3]乐曲结构为六句体单乐段分节歌,其中第五、六句为第三、四句的变化重复,其结构图式:A+A1+B+C+B+C1(3+2+2+3+2+2)。(四)青海回族演唱的送大哥[3]乐曲结构为四句体单乐段分节歌,其结构图式:A+A1+B+C(4+4+2+4)。(白章英唱赵志和记)以上四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4期
中国民族博览

回族民间舞蹈语汇中的传统武术元素

一、回族民间II路的由来丝绸之路为回族的形成提供了必然的历史条件,是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波斯人(中亚各族)通过丝绸之路进人中国后与汉族密切交往,逐步形成于明末清初的一个民族。早在西汉初年,张骞作为汉朝的使节被派遣至西域,不仅促进了中西文化交流还带来了西域乐舞,其中就包括回族舞蹈的前身“回回乐舞”,虽然回回乐舞流传于西域但是在与汉族以及其他民族的交流融合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独具一格的回族舞蹈风格,其风格的形成不仅仅有历史的原因还有环境因素、宗教因素、民俗因素等综合影响的作用。所以想要对回族民间舞形成要素分析就不得不从其居住、生态环境、宗教信仰、生活习俗等入手探究。(_)绿洲文化对回族民间舞蹈的促成现在,回族居住的特点上是“大分布、小聚集”,而在100年前回族则有更为广泛的集中居住区,主要是在陕、甘、青和云南。那时的甘宁青,是“回七汉三”,陕西是“汉七回三”。由此可见在历经100多年的动荡以后才逐步形成现在这个局面。以宁夏回族自治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回族宴席曲的传承与流变

回族宴席曲是流行于西北地区的回族民间音乐文化艺术,主要是在回族婚庆喜宴上,以歌唱为主,偶有男子简单伴舞渲染宴席气氛的民间歌舞表演形式。在回族民间重大喜庆宴席中尤为盛行。一、回族宴席曲概述回族宴席曲产生于元代,其音乐具有西域和蒙古族古调的色彩,又吸收了中国西部多民族民间音乐的元素,曲调既有西北民间音乐的特点,同时保留了元、明、清时期西北少数民族歌舞小曲的音乐特点。[1]回族宴席曲以仪式的形式出现在民族婚宴和喜庆场面,通常在回族的婚礼、生子、乔迁等喜庆场合都会听到回族宴席曲。[2]回族宴席曲目众多,可分为叙事曲、五更曲、打调(也称“打搅儿”)、酒曲和散曲。叙事曲如《满拉哥》《蓝桥担水》《方四娘》等;五更曲如《五更哭》《五更莫奈何》等;打调如《园子家》《大脚婆娘》等;酒曲如《尕老汉》等;散曲如《恭喜曲》《青溜溜青》《十二个月》等。这些宴席曲大都有原始的曲牌名称,有的以衬词命名,如《牡丹月里来》《野麦青》等;有的以人名命名,如《方四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2012年03期
青海民族研究

门源回族宴席曲音乐文化特征研究

宴席曲,也叫“菜曲儿”,“是流行于青、甘、宁三省区的回族民间文化艺术,门源是具有代表性的流行地,被称为‘伊斯兰文化走廊”,111。门源回族宴席曲长于叙事,音乐具有古典套曲的特征,旋律中融合了古代西域各部族的民间音乐特色,并且保留着元、明、清时代西北少数民族歌舞小曲的古老风格’,121。现在,流传于门源的回族宴席曲,反映了当地回族群众数百年来的历史文化和民俗民风,是研究青海回族历史变迁、风俗习惯、语言文学以及文化艺术等方面的重要资料,是一份非常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门源回族宴席曲的源流与传承门源是一个大山环抱、远离回族中心区的山区小县,在宴席曲的传承过程中,保留下了许多原汁原味的曲令,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自然地吸收了当地的音乐元素,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由于历史的动荡和文化的局限,对于宴席曲的发源、传承及流变都没有文字的记载,它以口头传授的形式延续至今。从史料来看,“门源地区唐代起就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先民们涉足当地,但真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2010年01期
中国民族

回族宴席曲

一每每想起回族宴席曲,我就想到消失已久的清油灯。在记忆的地平线上,它们一度摇曳在乡村的黄泥小屋里,温暖了人心,照亮了贫苦。想宴席曲诞生时,回族先民们刚刚问居中华。那时,汉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处鼎盛之势。“知识哪怕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先知穆罕默德的一句告诫,就使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包括成吉思汗西征时的俘虏),怀着对中国的向往,怀着吸收一切、消化一切的大胸怀,散居中华各个角落。不久,在入乡随俗的过程中,他们很快学会了汉语,也感知到唐诗、宋词等代表了汉文化的最高水平。但对于刚刚适应汉语和汉文化语境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毕竟是一座不可企及的高峰。这使他们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隐隐的忧伤。就是这一丝忧伤,奠定了回族文化命运中的底色。宴席曲就诞生在他们颇觉得意,也觉失落和孤独的元代。这应该是比较准确的推测。我始终这样认定。几十年来也一直通过读书和寻访求证着,到今天也没有看到过言之凿凿的结论来否定自己。我常想,元代是孕育和诞生了回族的时代,那时,元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