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艺复兴时期法国民族史学研究

美国史学家斯多雅诺维奇在其《法国史学方法:年鉴模式》一书中,把迄今为止的西方史学归纳为三种模式:一是以修昔底德-圭查迪尼为代表的古典历史学,即把历史作为研究当前政治的方法和工具;二是以19世纪德国学派为代表的,强调整体的“进步和发展”的线性历史学;三是年鉴派的史学。年鉴模式强调各种系列的、功能的、结构的研究方法,把社会作为一个总体的、相互联系的有机结构来认识。我们认为年鉴派的“总体史”是文艺复兴时期博杜安的“整体史”,勒鲁瓦的“文明史”,波丹、拉波佩利埃尔等人的“完美历史”的发展。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史学不同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发展路径,赋予法国史学独特的品性。法国史学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独特发展历程与法兰西民族史学的开创,以及这一时期法国史学对近现代西方史学的贡献是本文的论题。从15世纪初起意大利人文主义学术就开始影响法国,到15世纪后期逐渐形成气候,16世纪是法国人文主义新学术蓬勃发展的时期。意大利人文主义对法国学术的影响主要是四个方面  (本文共1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0年10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21世纪中国民族史学研究的趋势

论21世纪中国民族史学研究的趋势●刘天明/著[提要]本文对21世纪中国民族史学研究的趋势作了分析。[关键词]21世纪中国民族史学趋势21世纪中国社会经济将实现现代化,社会文化事业将有大的发展,中国同世界各国的关系将越来越密切。这一切将有力地推动中国民族历史的研究有一个大的发展。1、国际化趋势一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与国际社会的联系、交往越来越紧密;二是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成功,中华民族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将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兴趣、热爱、崇尚,必然兴起学习、研究中华历史文化热潮。正在兴起的国际性的学习汉语热潮就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华历史文化的关注、热情。另外,不断扩大的中国国际宣传也将推动这一热潮的高涨。据《中国电视报》1996年第17期报道,从1996年4月开始,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的中文节目开始向全世界传送。1996年10月1日,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将正式向全世界播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1989年01期
民族研究

中国民族史学的现状和展望

近年来,面临改革开放新形势,要求我们对民族史学现状从宏观上有一个恰当的评价,既不为“史学危机”的惊呼声所困惑,又能清醒地看到当前史学研究存在的问题,自觉反省,积极进取,以适应社会变革的需要,使史学更有效地为我国的精神文明和现代化建设服务,并对世界文化的发展作出应有灼贡献。一、+年民族史学的成绩 究竟如何估量中国史学的重要分支—民族史学现状和发展趋势,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当前民族史学是否存在危机?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危机”。按字面解释,“危机”一般是指潜伏的祸机或生死成败的紧要关头。“危机”意味着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停滞、倒退和衰落现象,如同过去西方国家经济危机一样,整个社会处于衰退过程。那么,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特别是19了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十年中,中国民族史学的发展是否处于上述状况呢?回答应该是否定的。事实证明,三中全会以来,在史学战线上,也和其他战线一样,是建国以来最好的时期,是成果最多和水平较高的时期。...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评述、反思与整合:西方学界当代“民族史学”观

国内外学界在如何评判西方“民族史学”或“民族历史学”(ethnohistory)这种学术现象的学理价值上,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台湾人类学家黄应贵在《历史与文化:对于“历史人类学”之我见》中,在述及“民族历史学”与“历史人类学”的关系时指出:“在美国鲍亚士历史学派理论的影响下,有关被研究民族的历史之探讨,一直是民族历史学的工作。虽然,民族历史学在人类学的发展史上,并没有重要的成就与影响力,但其悠久的研究领域,终究累积出一些具理论意涵而属抽象层次的研究提纲,成为历史人类学形成与发展的重要源泉之一。这正可见于该研究领域的代表性人物孔恩(Bernard S. Cohn)的研究上……孔恩虽然集民族历史学研究的大成,提出人类学与历史学结合之研究领域的提纲,但这些想法,必须等到萨林斯发展出文化结构论的理论观点来处理库克船长造访夏威夷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才开花结果。”[1]美国人类学家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自己在《别了,忧郁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04年05期
贵州社会科学

梁启超与近代中国民族史学

在中国近代史学研究中 ,梁启超拥有的史学成就与扛旗之功 ,已为大家所熟知。有关他的研究论著可谓汗牛充栋 ,不计其数。但细考所有关于梁氏的论著 ,着重讨论和研究其民族史学成就和特点的却寥寥无几 ,实为遗憾。而梁氏对民族史学的重视程度是极其显著且影响亦是极为深远的。诚如其友林志均所说 :“知任公者 ,则知其为学虽数变 ,而固存其坚密自守者在 ,即百变不离史是观已。”① 笔者认为任公于史学中最“坚密自守者”乃民族史学。早在 2 0世纪初 ,梁氏就在多篇论著中谈论民族、人种等问题。如在其尽人皆知的两篇掀起“史界革命”的文章中 ,就直言道 :“民族为历史之主脑 ,势不可以其难以分析而置之不论” ;“历史者何 ,叙人种之发达与其竞争而已 ,舍人种则无历史。”“叙述数千年来各种族盛衰兴亡之迹者 ,是历史之性质也。叙述数千年来各种族所以盛衰兴亡之故者 ,是历史之精神也。”② 足见其对史学中民族史学之重视和认识。后来 ,梁氏又写就许多专门的民族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研究》2019年02期
广西民族研究

立足本土:构建中国民族史学话语体系的新探索——史金波、关志国著《中国民族史学史纲要》读后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善于记载历史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一般来讲,中国民族史学是中国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拼图。中国民族史学有着悠久的历史,自商、周阶级社会产生后,就已出现有关民族史的记载,此后绵延不断,直到今天呈现蓬勃发展的景象。中国民族史学资料非常丰富,但又十分分散。众所周知,中国历史资料浩如烟海,其中蕴藏着大量的有关民族史的记载。从文字上看,有汉文文献,也有少数民族文字文献;从载体上看,有纸质文献,还有大量的金石文献。除国内外,还有大量的海外资料,其中有我国固有的民族史籍由于种种原因流落到海外的,也有外国人对中国民族历史的记述。同时,与一般历史事物一样,中国民族史学的发展,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具有不同特征。因此,随着当前我国民族史研究不断深入发展,有必要对以往中国民族史的史籍及其发展历程进行系统梳理,总结其自身特征、凝练其发展规律。这不仅能进一步充实中国史学史内容,也更能促进中国民族史学科建设,从而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