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传统伦理与五四作家人格及其文学创作

五四作家的人格是以传统伦理的“三不朽”思想为基点的,他们十分注重人格修养,往往用传统伦理中的“君子”人格来塑造自己,不管在“公德”还是“私德”方面,都与传统伦理的“立德”理想相吻合,并且通过文学创作这一“立言”方式来达到“立功”之效——通过文学创作来“立人”,通过“立人”来救国、立国。在他们的人格构成中,也有西方学说的影响,但中国传统伦理是“体”,西方学说只是“用”。这种人格特征也造成了其心灵的矛盾、交战,形成了他们的“双重人格”,让他们充分显示出了“历史中间物”的地位。这种人格特点决定了五四文学发生的动因是感时忧国,而其救国的途径与手段则是“立人”,这是由于中国伦理文化素有“借思想文化以解决问题的途径”的传统,五四作家也正是这一传统的传承者、实施者:他们的救国也就是“伦理救国”;基于此,他们必然倡言“人的文学,当以人的道德为本”了。在文学功能观上,“人生派”的主张就与“文以载道”有了内在的联系;而“为艺术派”的观念也在很大程度  (本文共1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养成人的道德,实现人的生活”——回望五四文学

(1)周作人:《人的文学》,《新青年》,1918年第5卷第6期。(2)鲁迅:《论睁了眼睛看》,《鲁迅杂文全集》(上),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1年版,第67页。(3)鲁迅:《论睁了眼睛看》,《鲁迅杂文全集》(上),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1年版,第67页。1918年12月,周作人的《人的文学》在《新青年》上发表,文章一开头便提出:“我们现在应该提倡的新文学,简单的说一句,是‘人的文学’。”(1)从此“人的文学”成为五四新文学的口号以及后人认识五四文学的标签。在这个口号或标签之下,五四文学是如何思考“人”、如何关注“人”、如何书写“人”的呢?讨论这些问题不仅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五四文学,也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五四新文学传统在百年中国文学中的影响与流变。本文即围绕以上几个具体问题,对五四文学进行回顾与解读。一、对生命存在的探询鲁迅在《论睁了眼睛看》中说:“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16年09期
山东社会科学

五四文学发生学研究的新突破——李宗刚教授著《父权缺失与五四文学的发生》评介

李宗刚教授继《新式教育与五四文学的发生》之后,又出版了《父权缺失与五四文学的发生》(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以下简称《父权缺失》)一书。父权的缺失为何使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不约而同地成为五四文学革命先驱?这种社会角色的形成与发动文学革命的历史创举有必然联系,还是一种历史的巧合?如果这种偶然蕴含着历史必然,那么这些父权缺失者为什么只有在五四文学的发生或缔造过程中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年03期
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中西之辨——五四文学发生动因辨析

近一个世纪以来,学术界对五四文学一直投以高度的热情,尤其是它的发生动因,犹如斯芬克斯之谜一样,吸引着人们探究的目光:五四文学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是西方文学的移植,还是中国本土文学的传承,抑或中西方文学综合作用的产物?一在五四文学发生动因的探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西方文学引发五四文学产生的观点。受西方文学的影响而引发五四文学,这种观点几乎从它诞生之日开始,一直在学术界占据主导地位,这方面的论述可谓汗牛充栋。这种研究视角首先是由五四作家自身激烈的反传统姿态引发的。许多五四作家摆出了强烈的反传统姿态,诚如有的学者概括的那样:“肩负着庄严而沉重的历史使命,面对着巨大的传统压力,前驱者的焦虑可想而知,在此情势下,难免态度偏激,主张激烈。行文中用一些‘死文学’、‘选学妖孽’、‘桐城谬种’、‘文妖’等语汇,这种语言偏激倾向,是革命时期极易产生的思维特点与语言风格,古今中外并不鲜见。”[1]这种强烈的反传统姿态是五四先驱者们面对包括文学在内的中国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06年02期
文学评论

新式教育下的学生和五四文学的发生

五四文学的主要接受主体并不是在传统教育熏 染下成长起来的士子或市民,而是在新式教育的培 育下成长起来的学生和由学生转化而来的知识分 子。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时的通俗文学如“旧式白 话小说”,依然“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他们的‘太 平皇帝’的宝座上’,①,而新文学本身则“反而和 群众隔离起来’,②。有鉴于此,他们认为,“‘新文 学’尽管发展,旧式白话的小说,……还能够完全 笼罩住一般社会和下等人的读者。这几乎是表现 ‘新文学’发展的前途已经接近绝境了’,③。因为五 四文学作为“新文学”,从其诞生伊始就和“旧式 白话小说”有着很大的分野;“旧式白话小说”的 接受主体则主要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熏染下成长起来 的士子或粗识文墨的市民阶层,他们的文化心理结 构缺少了新式教育熏染这一环节。如鲁迅的母亲喜 欢中国传统小说,“几乎中国的小说她都看过了。 鲁迅经常要给母亲找小说,过不了几天,母亲又 说:‘老大!我这几天看完了,还有别的小说 吗?”,④这说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03期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对五四文学发生的历史回眸与当下反思

五四文学的发生一直是诸多学者无法纾解的心理情结。的确,要对五四文学作出更为符合实际的言说,实在无法绕开五四文学的发生这一门槛。尤其是随着一代代学人对中国现代文学本体世界认识的突进,后来者就更有理由瞩目于中国现代文学是怎样走过来的,正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以五四文学为肇始的中国现代文学便成为人们争相言说的对象。这甚至还凝结成为研究者心目中的五四文学情结。诚如有的学者所说的那样:“我感到整个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制高点就是‘五四’,正如古代文学的制高点是先秦一样。”[1](P1)如果说五四文学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制高点,那么,五四文学的发生就是整个五四文学的制高点。在五四文学的发生这一制高点上,我们可以真切地倾听到“众声喧哗”的声音。一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作为五四文学的亲历者,本该是对五四文学的发生最具权威的言说者。然而,由于他们的文化立场不同,解读五四文学发生的视角不同,于是众说纷纭。陈独秀,作为五四文学的“总司令”,对五四文学的发生握有重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