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20世纪中国美术教育情境中的吕斯百

20世纪中国美术史及美术教育史中有许多被模糊的人物。吕斯百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和艺术家,因其在历史上的重要作用,是不应忽略的人物。但是,既有美术史料中,他的名字往往只是随着对民国时期一段虚写的历史而略过。1949年以后,由于种种原因他被时势忽略,阻碍了他以作品与观众的沟通。一段历史的缺失造成了人物的模糊和作品的尘封。吕斯百对中国美术教育事业付出的几十年努力,以及他在教学示范和授课之余所作的个人风格鲜明的油画作品,都需要放在时代的背景上予以研究,从中也能观照他在坎坷一生中体现出的人格魅力。本学位论文是一个人物个案研究。笔者从探寻吕斯百油画创作与美术教育活动的分期入手,将其生平、艺术创作与教育活动分为三个时期,并辟为三章。分别是吕斯百的“早年求学与留学法国时期”、“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时期”。笔者主要关注下列问题:首先,吕斯百的作品作为重要的实物史料和图像文献,是笔者研究的重点。笔者将吕斯百各个时期的作品与其文章、自述材料,以及时代背景  (本文共1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美术》2005年05期
美术

纪念吕斯百先生诞辰100周年 吕斯百及夫人墓碑揭幕暨灵骨安葬仪式举行

吕斯百先生是我国著名美术家、教育 家,1905年生于江苏。今年正值吕斯百先 生诞辰100周年在其义女常沙娜及吕斯 百先生生前所在的南师大校方多方面努力 下,将他与夫人马光漩的灵骨合葬在西山 脚下的万佛华侨陵园。 吕斯百先生早年受教于徐悲鸿先生, 并因其推荐留学法国.对法国及欧洲的绘 画艺术作了长达六年的深入研究.并取得 了优异的成绩。归国以后,他成为徐悲鸿 先生办学的得力助手,对推广徐悲鸿的写 实主义教学体系,弘扬徐先生的艺术思 想.做出了无人能以替代的工作。吕斯百 先生对中国的学院美术教育和社会美术教 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先生经7年的 苦心经营.建立西北师范学院艺术系。他 一生曾先后在3所高师艺术系任教,并主 持系务工作,始终未脱离学院美术教育工 作。他曾作为国家美术活动的重要组织 者办展览,著文章,为油画艺术在中国 的普及和提高倾尽全力。他在授课之余所 作的个人风格鲜明的油画作品.已载入中 国油画的经典史册。吕斯百的油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2005年05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年03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艺苑翘楚 风范长存——忆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吕斯百先生

吕斯百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油画家和美术教育家。1905年10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太平桥一个贫寒家庭。1927年进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受教于徐悲鸿先生。在校学习期间,艺术才能崭露头角,1929年由徐悲鸿先生推荐,去法国里昂美术专科学校学习,从师达望贝,同时在里昂中法大学学习,1931年以优异成绩毕业,进入巴黎儒里昂油画研究院深造,从师劳郎斯。在法期间,曾至意大利、比利时、英国、德国等国,对世界各国艺术大师的作品,进行考察和研究。1934年毕业后回国,先后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系主任,直至1949年。解放后进华北革命大学政治研究所学习一年,1950年来到位于西北高原的兰州,任西北师院艺术系教授、系主任。1957年调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系主任。从1934年留学回国至1973年含冤去世,在我国艺术界和美术教育界勤勤恳恳、辛勤耕耘,创作了大量独具风格的艺术作品,培养了大批绘画创作和美术教育的人才。他的作品不仅是当代中国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年03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吕斯百先生遗作选刊

左下::水沪赶果 ︵油画︶尚的影响,简练概括,野味︵油画︶富有生活气息。曾一九三二年作于法国。画风深受塞 强烈有力。曾获法国沙龙奖。一九三二年作于法国。构图严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术》1989年04期
美术

吕斯百遗作展

将于4月中旬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吕斯百先生(1905一1975)是中国杰出的油画家和艺术教育家,江苏省江阴县人。他是西北艺术教育的开拓者,早年曾留学法国,作品曾获法国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1989年04期
《美术》1989年06期
美术

回忆吕斯百先生

吕斯百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在中央大学艺术系徐忿鸿先生、吴作人先生和吕先生交替着给我们卜课.有时三位老师一起到教室。吕先生长期兼任艺术系主任的职务,他几乎每天都到学校,经常很忙碌 找入学后的第一幅素描习作《荷马头像’\只画了两天就搁浅了。吕先生在第三天来看我们的作业,知道我画不卜去,用手势比划着对我说:’你把石舟像画成木头做的了,你看我手就可把丫’羚起来.很轻,没有画出质员感”·石六的明暗吕斯百过去时代 吕斯百像调子极细微,几耍好好规察;木炭条要善于掌握,不能画得黑呼呼的。”“石介像上最黑的地方只有一点点,也不是黑,是灰色,比较深一点罢了。”我们知道,荷马的头发胡子连在一起,一大团,许多络须发很难处理得统一。吕先生开门见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当时说的话,我直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说:“艺术要求简练,简练这两个字,是侮个画家必须终身服膺的。”说着对我笑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因为他的这个要求,对初学者来说是高深了,怕我不理解。可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1989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