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儿活体肺叶移植的临床应用解剖学研究

1983年,Cooper等成功地为一例终末期肺纤维化病人进行了右肺移植,并获得长期生存。从此有效的肺移植已成为终末期肺病患者生存的唯一希望。近二十年来,肺移植在国外有一定规模的开展,我国到2004年9月为止,全国大约有18家医院开展了人体肺移植手术,共开展单肺移植30多例。目前有单肺移植病人长期生存的医院约有8家,病人术后肺功能明显提高,生活质量明显改善。随着肺移植术后生活质量和生存期的延长,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供体的短缺严重制约了肺移植手术的开展。尤其在儿童和体型较小的成年人表现更为明显。其中许多儿童患者为肺动脉高压或先天性心脏病合并艾森曼格综合征(Eisenmenger's Syndrome),其它脏器功能良好,在肺移植的同时进行心脏畸形修复效果比较满意。但成人尸体肺大多数不适合儿童,而可供小儿肺移植的儿童尸肺来源奇缺,质量很难保证。为解决供体短缺的问题,研究应用减体积肺和活体肺叶作为供体,进行单侧或双侧肺叶移植,从而增加了肺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药学》2017年04期
天津药学

1例肺移植患者颅内感染并发肺部感染的药学监护

由于移植患者术后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免疫功能低下,容易继发感染,而感染是限制病人长期生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治疗过程中,既要有效控制感染,又要考虑免疫抑制剂与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使药物治疗更加有效,而药物不良反应更少,因此有必要对患者实施药学监护。本文通过1例肺移植患者颅内感染并发肺部感染的药学监护的实践,结合药物治疗过程,对临床药师如何有针对性地开展药学服务和药学监护等进行总结和分析。1病例资料1.1基本信息患者,女,69岁,3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间断性恶心,呕吐,非喷射性呕吐,呕吐胃内容物,伴发热,头痛,体温最高37.7℃,伴咳白色黏痰,无明显头晕、胸闷、憋气,无明显腹痛、腹胀等症状。于天津市某三甲医院查胸部CT示双肺间质性肺炎,于天津市另一三甲医院住院给予美罗培南及利奈唑胺抗感染对症治疗,症状好转后出院。2周后再次出现头痛、发热,伴小便失禁,反应迟钝,表情淡漠,再次入住前次住院的三甲医院对症治疗,行腰椎穿刺术后请本院医师会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护理杂志》2017年08期
中华护理杂志

1例晚期肺纤维化老年患者肺移植术后早期运动的护理

[8]Nongnuch A,Tangsujaritvijit V,Davenport A,et al.Anticoagula-tion for renal replacement 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acute kid-ney injury[J].Minerva Urol Nefrol,2016,68(1):87-104.[9]徐丽华,钱培芬.重症护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519.[10]张伟英,邱文娟,顾君君,等.谵妄护理干预方案在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后患者中的应用[J].中华护理杂志,2015,50(8):917-921.[11]汤展宏,蒋良艳.ICU谵妄的预防:早期活动[J].医学与哲学,2013,34(12B):14-18.[12]Ely EW,Inouye SK,Bernard GR,et al.Delirium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胸部外科电子杂志》2016年01期
中华胸部外科电子杂志

中国肺移植面临的困难及对策

一、国外肺移植的概况肺移植的实验研究开始于1946年的前苏联,此后在动物实验的基础上,1963年6月11日,美国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Hardy等[1]为一例58岁左侧肺门部鳞癌、对侧肺气肿的患者进行了首例人类肺移植,术后第18天患者死于肾功能衰竭。1971年比利时Derome等[2]为23岁的终末期矽肺患者作了右肺移植,术后出现支气管吻合口狭窄、慢性感染和排斥,住院8个月,出院后只活了很短时间,但此患者为1963年至1983年间40余例肺移植受者中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例,其余病例均于术后短时间内死于支气管吻合口漏、排斥、感染、肺水肿等并发症。Veith等[3]认识到支气管吻合口并发症是肺移植后死亡的主要原因,供肺支气管的长度与支气管吻合口并发症有直接关系,缩短供肺支气管长度可以减少并发症的发生。进而又证实套入式支气管吻合可以减少缺血性支气管并发症。同期斯坦福大学的Reitz等成功完成心肺移植术,大大促进了临床肺移植工作。此时,新的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3年04期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肺移植国内外研究近况与展望

肺移植术是目前终末期肺疾病可选择的唯一有效方法,已成为当今器官移植领域和普胸外科界最有潜力的课题之一。美国的Hardy在1963年进行了首例临床肺移植,患者存活了18天。此后约20年中,全世界共报道了40例临床肺移植,仅一例生存10个月。80年代初,新型、高效免疫抑制药物———环胞素A的临床应用,使肺移植与其他器官移植一样,进人了一个非常活跃、蓬勃发展的新时期,单肺、双肺及心肺联合移植3种主要术式均相继获得成功。目前全世界共完成单、双肺移植20,000多例,且每年以1500~2000例的速度增长。我国肺移植起步很早,始于1979年,成功于1995年北京安贞医院完成第一例单肺移植,1998年又完成了序贯式双肺移植,此后发展迅速,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国内至少已经有25家医院先后开展了肺移植,共完成200余例手术。目前,国内有肺移植患者存活三年以上的医院十多家,术后患者肺功能明显改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相信我国的肺移植必将与其他器官移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临床医学工程》2011年12期
临床医学工程

肺缺血再灌注损伤机制在肺移植中的研究现状

肺缺血再灌注损伤(lung ischemia reperfusion injury,LIRI)可导致肺移植术后发生原发性移植肺功能障碍(primary graftdysfunction,PGD),从开展肺移植手术以来,关于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供肺保护方面的研究,就成为许多学者在肺移植领域研究的重要内容。虽然供肺的保存方法、外科手术技巧和围手术期管理水平不断提高,但是LIRI仍然是肺移植术后最常见的手术并发症,严重者可导致死亡。据2003年统计数据报道[1],PGD发生率为10%~20%,大约97%的肺移植术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肺门周围水肿症状。因此,只有了解LIRI在肺移植中的发生机制,才能有效地预防和降低肺损伤的发生。1LIRI与炎性细胞关系近年来,许多针对肺再灌注损伤的研究都集中在炎症反应方面,Fiser等[2]研究指出,不同的灌注时间由不同的炎症细胞介导组织损伤,早期的再灌注损伤由供肺的肺泡巨噬细胞介导,再灌注2h后则由受体的白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