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儿活体肺叶移植的临床应用解剖学研究

1983年,Cooper等成功地为一例终末期肺纤维化病人进行了右肺移植,并获得长期生存。从此有效的肺移植已成为终末期肺病患者生存的唯一希望。近二十年来,肺移植在国外有一定规模的开展,我国到2004年9月为止,全国大约有18家医院开展了人体肺移植手术,共开展单肺移植30多例。目前有单肺移植病人长期生存的医院约有8家,病人术后肺功能明显提高,生活质量明显改善。随着肺移植术后生活质量和生存期的延长,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供体的短缺严重制约了肺移植手术的开展。尤其在儿童和体型较小的成年人表现更为明显。其中许多儿童患者为肺动脉高压或先天性心脏病合并艾森曼格综合征(Eisenmenger's Syndrome),其它脏器功能良好,在肺移植的同时进行心脏畸形修复效果比较满意。但成人尸体肺大多数不适合儿童,而可供小儿肺移植的儿童尸肺来源奇缺,质量很难保证。为解决供体短缺的问题,研究应用减体积肺和活体肺叶作为供体,进行单侧或双侧肺叶移植,从而增加了肺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实用器官移植电子杂志》2017年05期
实用器官移植电子杂志

努力打造与国际接轨的肺移植团队

自从1983年加拿大多伦多肺移植中心成功完成第1例肺移植以来,肺移植经过30多年的临床实践已经成为一项成熟的技术,每年全球肺移植总量在4 000余例,能够完成50例以上的肺移植中心全球有13个。自2015年1月1日起,我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心脑死亡器官捐献供体成为肺移植供肺的唯一来源,但由于与欧美国家比,中国器官捐献及肺移植仍处于初级阶段,在我国有肺移植资质的医院有20多家,2016年全国有4 080例心脑死亡患者进行器官捐献,但肺移植仅为204例,仅利用了5%的供肺,主要在少数几个移植中心开展,与肝、肾移植相比,我国肺移植的数量和质量还有待提高。1肺移植目前两大瓶颈1.1优质供体获取困难:2015年中国肺移植供体获取和国际移植接轨,做1例肺移植手术,从器官获取组织(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OPO)协调员进行供肺维护协调、作出评估,到肺源获取直至最后民航、高速、高铁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7年30期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

肺移植相关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的研究进展

肺移植是终末期肺疾病的有效治疗方法。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肺移植后1年生存率已从70%升至80%[1],但长期生存却受到肺移植相关闭塞性细支气管炎(OB)的威胁。在多数肺功能下降患者中,OB呈逐渐发展趋势,对加强免疫抑制治疗反应差,并最终导致呼吸衰竭和死亡。1概述1.1定义1984年,斯坦福大学最先描述了一例接受心肺移植的患者出现第1秒用力呼气容积(FEV1)下降和OB的组织学特征[2]。这些特征包括黏膜下嗜酸性纤维瘢痕组织增生导致终末细支气管管腔闭塞,并可能伴黏膜下炎症性单核细胞浸润(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综合征(BOS)是指较术后3周和6周分别测得最高的FEV1下降超过20%。FEV1下降必须出现在手术1个月后,且无法用其他原因解释,例如感染、急性排斥、支气管吻合口并发症等。1.2发病率OB-BOS总发生率在34%~65%之间,5年未发生的可能性为15%~37%。表明OB-BOS影响了多数肺移植患者。多数学者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华重症医学电子杂志(网络版)》2017年02期
中华重症医学电子杂志(网络版)

肺移植术后患者在重症监护病房的处理

肺移植是治疗良性终末期肺部疾病的安全有效的方法,适应证包括晚期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纤维化、原发性肺动脉高压、结节病、支气管扩张、淋巴管肌瘤病、职业性肺病和肺动脉高压[1]。国际心肺移植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球肺移植总量超过50 000例,每年约有4000例肺移植手术[2]。国内的肺移植手术也在逐年增加,2016年中国大陆的肺移植手术总量已超过200例,其中无锡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手术总量和年手术量均占70%。肺移植专业性强,手术复杂且肺是实体脏器移植中唯一与外界相通的器官,肺移植术后多有其他特殊并发症[3]。随着肺移植需求的剧增,重症监护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ICU)医师需熟悉患者移植术后所面临的问题及其相应处理。肺移植患者的术后问题涉及呼吸和血流动力学的治疗,感染的预防和治疗,排斥反应和免疫抑制剂治疗。一、肺保护性通气策略呼吸功能的恢复是决定肺移植成功与否的关键。肺移植术后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急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津药学》2017年04期
天津药学

1例肺移植患者颅内感染并发肺部感染的药学监护

由于移植患者术后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免疫功能低下,容易继发感染,而感染是限制病人长期生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治疗过程中,既要有效控制感染,又要考虑免疫抑制剂与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使药物治疗更加有效,而药物不良反应更少,因此有必要对患者实施药学监护。本文通过1例肺移植患者颅内感染并发肺部感染的药学监护的实践,结合药物治疗过程,对临床药师如何有针对性地开展药学服务和药学监护等进行总结和分析。1病例资料1.1基本信息患者,女,69岁,3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间断性恶心,呕吐,非喷射性呕吐,呕吐胃内容物,伴发热,头痛,体温最高37.7℃,伴咳白色黏痰,无明显头晕、胸闷、憋气,无明显腹痛、腹胀等症状。于天津市某三甲医院查胸部CT示双肺间质性肺炎,于天津市另一三甲医院住院给予美罗培南及利奈唑胺抗感染对症治疗,症状好转后出院。2周后再次出现头痛、发热,伴小便失禁,反应迟钝,表情淡漠,再次入住前次住院的三甲医院对症治疗,行腰椎穿刺术后请本院医师会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护理杂志》2017年08期
中华护理杂志

1例晚期肺纤维化老年患者肺移植术后早期运动的护理

[8]Nongnuch A,Tangsujaritvijit V,Davenport A,et al.Anticoagula-tion for renal replacement 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acute kid-ney injury[J].Minerva Urol Nefrol,2016,68(1):87-104.[9]徐丽华,钱培芬.重症护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519.[10]张伟英,邱文娟,顾君君,等.谵妄护理干预方案在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后患者中的应用[J].中华护理杂志,2015,50(8):917-921.[11]汤展宏,蒋良艳.ICU谵妄的预防:早期活动[J].医学与哲学,2013,34(12B):14-18.[12]Ely EW,Inouye SK,Bernard GR,et al.Delirium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