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格、人格权与中国民法典

本文系统地论证了人格权的基础理论问题,阐明了民法与人、人格、人格权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文章首先从人格在民法发展历程中所表现出的不同态样出发,指明了近现代民法中各典型立法例对待人格权态度的差异及其原因,由此而说明了人格与人格权的关系。以此为基础,文章又对人格权的理论基础及内涵、法人人格权之否定、人格权法定化的理由、承认一般人格权的原因及其模式等基本问题展开了较为全面的主题分析,从而为我国民法典的制定应坚持人格权法独立成编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本文共22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发展》2002年03期
法制与社会发展

人格权法与中国民法典的制定

时下 ,关于中国民法典制定的问题已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体现的阶段性成果之一就是徐国栋教授主编的《中国民法典起草思路论战》。在此书中 ,提出了所谓的“物文主义”与“新人文主义”对抗的问题。徐国栋教授在其文中主要就梁慧星研究员设计的民法典大纲从结构安排上提出了“见物不见人”的观点。无论其核心观点的立论、论证正确、妥当与否 ,其就人格权法在民法典中的地位问题 ,却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大的启示 ,因为如何设计、安排人格 (权 )法正是“物文主义”与“新人文主义”争论的一个焦点。本文就此问题提出若干粗浅看法。一、人格权法在民法典中设计的几条思路(一 )大陆法系国家民法典中关于人格权法的几个典型立法例人格权是一个渐次发展、不断完善且愈来愈受到重视的一个权利类型。因此 ,关于人格权法在民法典中的编排 ,因民法典制订时间、采取的结构体例以及对人格权重视程度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立法例。《法国民法典》承继罗马法传统 ,采三卷结构。第一卷 :人。其中分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州学刊》2016年02期
中州学刊

中国民法典中不能设置人格权编

中国民法典对人格权如何规定,是单独设编,还是在民法总则编的自然人一章加以规定,学界对此一直存在争论。主张人格权单独设编的学者主要是王利明教授,反对人格权单独设编的学者以笔者为代表。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在2015年年会上,以研究会的名义提出了《民法典·人格权法编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这表明,人格权是否单独设编,已不仅是笔者与王利明教授之间的分歧,还是笔者与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之间的分歧。必须说明的是,双方的分歧不在于对人格权本身的认识不同,也不在于对人格权是否重要的认识不同。笔者反对人格权单独成编,但并不否认人格权的重要性,也不否认应强化对人格权的保护。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人格权是否单独设编,选择何种立法模式。在此,笔者郑重表态,不赞成中国民法典设立人格权编,而主张在民法总则编的自然人一章规定人格权。一、民法典不应设置人格权编的主要理由1.人格权与人格有本质联系作为人格权客体的自然人的生命、身体、健康、自由、姓名、肖像、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学研究》2003年02期
法学研究

人格权制度在中国民法典中的地位

人格权制度是有关对生命、健康、名誉、肖像、隐私等人格利益加以确认并保护的法律制度。作为上个世纪初特别是二战以来形成发展的一项新型民事法律制度 ,它在法国民法典与德国民法典中并不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然而 ,一百多年的人类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法治的进步 ,人格权的重要意义日益凸现 ,其类型与具体内容都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在我国当前制定民法典时 ,如何认识人格权制度在民法典中的位置引起学者极大的争论。反对人格权独立成编的学者的理由主要有三点 :一是我国属于大陆法系 ,而在大陆法系尤其是在德国民法典中人格权制度并不具有独立的地位 ;二是人格权制度与人格制度不可分离 ,应当包括在民事主体制度当中 ;三是人格权只有在受到侵害时才有意义 ,因此可以在侵权行为法中加以规定。这些观点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但是我认为 ,人格权制度的独立成编不仅是出于丰富与完善民法典体系的需要 ,也是为了满足我国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充分保障民事主体人格利益的迫切...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探索》2003年03期
探索

关于中国民法典的人格权立法

21世纪依然是法典化时代,中国社会的全面发展孕育了对民法典的强烈需求,民法文化的生成也为民法典创造了必要的主观条件。在中国领导人的推动下,民法典的起草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国内民法学界为此掀起了一次堪称为“世界民法典编篡史上第四次大论战”的学术争鸣。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争论中,人格权法在民法典中的设置问题是一个守舌跃的亮点。一、中国民法典人格权立法思路及其比较分析 (一)四种不同的人格权立法思路 在研究民法典的体例时,我国学者提出了制定人格权法的四条思路: 1.采用《法国民法典》做法,在人法编中运用学理上“主体性要素”的概念来涵盖人格权。持此种主张的学者认为德国式民法典“见物不见人”,应高举“新人文主义”大旗,以制度的重要性为标准来凸现结构之含义,建构以人为中心的民法体系;认为人格权的理解应更广一些,涵盖以人的主体资格为保护对象的人格权,以统摄于为“人法”的主体法性质所要求的“主体性要素”名下。① 2.采用《德国民法典》的做法,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索》2003年03期
《法制与经济(中旬)》2012年03期
法制与经济(中旬)

人身人格权与财产人格权之比较及对中国民法典的启示

一、近代民法财产性人格的确立(一)古罗马社会之人格权古罗马社会便基于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形成了不平等的人格制度,只有享有自由、家长和市民身份的人才具有完整的人格。今天民法上的人格在罗马法上大致对应于罗马市民身份所包含的“交易资格”,而这种资格仅蜷缩在市民阶层中局部发挥作用。[1](二)1804年法国民法典之人格权规定了主体平等的原则在不平等的身份被破除之后,维系市民社会的纽带便转为财产,市民社会的关系也成为一种平等的交易关系。马克思认为:“为了使物作为商品彼此发生关系,商品的监护人必须作为有自己的意志体现在这些物中的人彼此发生关系。”这说明民法财产法上的人格的确立,是由商品交易本身的属性决定的,这正与古罗马法中的“交易资格”为民事人格之源相吻合这种交易性的人格表现为财产的监护人,在此基础上,在民事关系中,财产的监护人是民事人格的本质。(三)法人与自然人两者人格一致的根源———“财产的监护人”现代意义上的人格平等规则是对资本主义生产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